引爆金融海啸的导火索到底在哪里?(图)

2017-2-16 08:30 作者: 如松


【看中国2017年2月16日讯】一直有朋友问,什么时候是金融危机的引爆点?其实判断危机的发生时间是全世界的难题,这一点每个金融财经人士都深知其中的道理与难度。所谓黑天鹅,就是难以判断的事件。既然大家不断发问,今天就勉强谈谈这个话题,不妥之处请拍砖。

首先可以从从美债、黄金、美元的联动走势上来判断,这是常规的方法,关于这一点,在以往回答网友提问的时候多次说过。但是,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困难:其一,时间滞后,当这些现象开始出现的时候,往往已经过了危机的最初时期;第二,关于技术图表的判断,误差非常大。同样一张图表,不同的人可以得出不同的结论。等等。

需要说明,对于这些事情的判断,没有一定之规,更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比如:2007年开始发生次贷危机的时候,耶伦说:美国的金融体系似乎不再创造信贷。结果在2008年发生次贷危机。而在其它的时期,反应的确是不完全相同的迹象。所以,这里最根本的要求是对哲学有很深的理解,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形抓住焦点因素。

今天的焦点因素是什么?

未来的世界一定会爆发严重的经济危机导致萧条,这点是没有什么疑问的,因为全球化的不断推进过程中,大家都放胆印钞,形成债务的堰塞湖,当全球化逆转之后过剩产能无法出清,这些堰塞湖必定垮坝,酿成全球性的债务危机,最终导致经济危机与金融危机。


引爆金融海啸的导火索到底在哪里?(网络图片)

当今的全球经济体系,核心是美元本位制,这点没什么疑问。新兴国家的货币基本是以美元为锚发行的,当这些国家得不到足够的美元(美元是主要的外汇)的时候,本币就会丧失信用,这会导致债卷收益率暴涨,债务堤坝垮塌。对于欧、日、英、加、澳等货币来说,虽然是自由兑换的货币,但一样需要保持国际收支平衡,如果国际外汇收入快速下滑,而国际支出不变,货币一样剧烈贬值,债卷收益率暴涨,导致债务危机!

由此可以看到,有能力进行资本输出的国家,就是这个链条的最顶端,他决定了全球的多米诺骨牌是完整还是倒下。

从2016年的贸易数据来看看(这只是为了方便,暂时不考虑资本项下)全球经济的核心焦点在何处:

美国:贸易逆差为5002.25亿美元。其中服务贸易顺差2470.82亿美元,货物贸易逆差7500.07亿美元。最大逆差来自中国,为3470亿美元(美国商务部的数据)。

中国: 贸易顺差5099亿美元(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

欧盟:按欧盟统计局数据,2016年1-9月,欧盟贸易顺差199.4亿美元。对美国是贸易顺差929.2亿美元,对中国是逆差1353.7亿美元。简单算数折成四个季度,欧盟对中国将产生约1938亿美元逆差,对美国实现1238亿美元顺差。

日本:按日本财务省数据,2016年日本实现贸易顺差40741亿日元(以日元兑美元全年平均112计算,折合363亿美元)。日本对美国贸易顺差为68347亿日元(约折合610亿美元),对中国贸易逆差为46531亿日元(约折合415亿美元)。

不考虑资本项下,只考虑贸易因素,美国是资本输出方:2016年贸易项下输出的资本是5002.25亿美元。欧盟资本流入199.4亿美元。日本资本流入363亿美元。中国资本流入5099亿美元。

美国是多米诺骨牌的龙头。最大的流入地是中国。

中国贸易项下的资本流入看起来来自欧美日,本质上几乎都来自于美国,为什么这么说?

中国对美国产生的直接贸易顺差是3470亿美元,对欧盟的贸易顺差约1938亿美元,对日本的贸易顺差约415亿美元。合计是5823亿美元,高于2016年国家统计局的贸易顺差数字5099亿美元。说明中国在东盟、俄罗斯、南美、非洲等地合计产生的是逆差,进行了资本输出。这可以理解,因为中国需要纯进口很多大宗原材料,否则,国内需求的原油、铁矿石、农产品的缺口无法弥补。

现在,换个角度来看欧盟和日本为何可以对中国产生逆差、以贸易的形式对中国进行资本输出。根源在美国,因为欧日对美国都产生了贸易顺差,2016年分别实现了大约1238、610亿美元(也就是欧日实现了资本流入),这是他们可以对中国以贸易形式输出资本的先决条件,否则,他们的国际收支就无法平衡,货币体系就难以稳定,也就很难维持自由兑换,这对于他们的影响当然是十分严重的,也不准许。

所以,中国以贸易形式获得的资本流入,实际上基本来自美国。一旦美国开启贸易保护主义,收紧贸易项下的资本输出,就会导致欧日也需要同时收紧对中国的资本输出。当中国没有资本流入的时候,中国身后的一帮小弟就出现“饥荒”,这些小弟主要是大宗商品生产国,因为中国的“铁公基”经济模式需要净进口原油铁矿石等大宗商品,粮食也是净需求。例如:2016年中国对巴西输出了117亿美元。此时,大宗商品生产国也遇到麻烦。

这是完整的资本链条。

当然,这里未考虑到资本项下,或者说资本流动被各国完全管制。但即便考虑到资本项下,上述流动的顺序也是一样的,原理也一样,不过是补充一点数据而已。

这就是危机的源头。

当全球经济正常运转的时候,美国消费全球的一大部分产能,而全球国家购买美国的航空、军工、医药、高科技等设备与商品,形成循环。2008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需求紧缩,流动性紧缩,结果波及了全球,最后传导至大宗商品国的货币汇率暴跌。

当美国与欧日中、欧日与中国、中国与大宗商品生产国之间无法进行正常的资本流动的时候,全球危机的导火索也就点燃了,手持打火机的那人就是川普(特朗普),办法就是贸易保护。

所以,大家都看着川普,都关心川普。

慢着,川普老人家也不能随便就点火,为什么?

因为美国人需要洗衣机洗衣服,需要冰箱电视机,需要服装鞋袜箱包,需要机电商品,在没有重建供应链或自身的产能基础没有建立起来之前,这些商品的紧缺就会导致美国境内的通胀暴涨,如果通胀长时间持续,川普该回家了。

川普会打贸易战,否则,他的一系列政策就无法实现(本质是市场保护,为美国制造提供市场空间。这里有特殊的原因,在公开场合不便细说),但不是现在。

在开战之前,必须重建部分商品的国际供应链,也必须重建一些商品产能在美国本土释放的基础条件。而美国本土重建产能可以释放的基础是什么?当然依旧是原油!原油的供给和输送能力。

虽然美国原油产量近年一直在增长,但美国依旧是国际原油的主要需求国,如果制造业大规模回归,原油需求放大,美国对原油的国际需求就会增长,美军也需要同时出动护航美国的国际利益,就再次落入以前的陷阱(参见以前写的“带血的原油”),所以,此时的第一件事就是快速扩大原油产量和管线输送能力,满足制造业回归、扩张的需要。也所以,川普上台之后,马上签署文件,扩大原油生产和管线的输送能力!这是原因所在。

有专家说,川普上台伊始就签署文件支持原油巨头扩张,看来川普依靠的是石油巨头的支持,这是比较典型的阴谋论(如果有这些石油巨头的大力支持,川普也不需要在竞选的时候自掏数千万的腰包),不值得的推敲。这样的想法估计是雾霾惹的祸。

事实也证明,美国的原油生产商理解了川普的意思,原油产量增长的很快(美国能源信息署8日发布报告表示,美国上周原油库存增加1383万桶,不仅远超预期,还创下有记录以来的第二高位。此外,截至2月3日当周,美国国内原油产量增加6.3万桶至897.8万桶/日),当原油产能和管线输送能力足够满足制造业回归、释放产能需求的时候,就满足了点火的第一个条件;然后,川普的贸易团队会快速地和主要国家谈判双边协定,重建一些普通商品的供应链,这是第二个条件。那时,就具备了进行贸易战的条件,即便因此造成短期美国境内部分商品价格上涨,也无关大局,因为当原油供给无忧的时候,制造业的产能扩张的很快,通胀也仅仅是短期行为。

当然,即便川普打起了贸易战,最终对不同国家的影响也是不一样的,这本质上是国际产业链的调整。但对于有些国家的影响是严重的,因为这些大宗商品生产国和商品制造国会最终会被基本屏蔽在全球产业链之外(这是他的主要目的之一),这是因为全球大宗与普通商品生产的产能严重过剩。美国在这一全球产业链的调整过程中占据绝对的主动权,因为它是全球最主要的消费终端,也是资本的输出端。

贸易战的形式即可能是全面贸易战,立即在所有商品上全面铺开;也可能是首先从部分类别商品开始(很可能是钢铁、有色、机电等行业为首),然后不断深入,最终涉及到全部商品。当美国境内企业占有了美国自身产业链上游(钢铁、有色、石化、建材、机电等)的市场份额之后,川普才会开启基建刺激政策,因为以川普在商业上的精明,不可能为别人做嫁衣,这是企业家必备的头脑。

至于何时开启贸易站,估计至少需要半年到接近一年的时间。

另外一件事,是李嘉诚又开始降价抛售香港的物业,相信大家想知道背后的深意。按笔者的观点是:他认为中美的贸易战必定爆发。当贸易战爆发之后,大陆外汇来源会被严重压缩,那时,为了抵抗本币的压力,必定严控外汇流出,大陆对香港的资本输出就会枯竭。当川普开启贸易战的时候,美国通胀必定加速上涨,美联储会加大加息的频率和力度,对香港资本形成抽取效应。在大陆和美国双方的压力之下,香港金管局只能加大加息力度来应对,香港的地产就会遭遇强大的压力,出现危局。李嘉诚此时抛售物业,就是先行一步,如果开启贸易战、同行惊慌失措的时候,他已经坐下来看风景了。当然,这是个人的判断,留待以后去验证。

这是一篇咸吃萝卜淡操心的文章,源于看到很多专家还对川普抱有幻想,或者有侥幸的心理,在此给所有人提个醒,尽一点义务。

总之,因为一通电话而盲目乐观是不可取的,要看到一系列内在的逻辑……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