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廖祖笙呼吁习近平解散恶党(图)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三十四份借据

2017-03-24 07:53 作者: 廖祖笙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已是日薄西山(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3月24日讯】习近平先生,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这个党在总体上实为各色人渣的复合体,一直以来有其无可磨灭的反动性和流氓性。所谓这“自信”那“自信”,在你只是场面话,说说而已,是当不得真的。

这个党靠了杀人和骗人起家,在沐猴而冠前,走到哪,杀到哪,骗到哪,抢到哪,给这个国家留下的,是堆积如山的累累白骨,是再用一个世纪也难于愈合的创伤。在井冈山为匪时,这个党祸害的还只是一方。煞有介事主政中国后,这几十年来深度祸害的,则是整个国家。

与千千万万苦难的家庭一样,你家也同样深受过恶党的祸害。令尊被认定“利用小说反党”,被打成“反党集团成员”,被关进牛棚,被五花大绑拉去游街示众……当时尚且年幼的你,也无可避免遭受了株连。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在许多家庭无法挺过,在你家还总算是艰难地熬过来了。

你深知这个邪恶至极的复合体,具有怎样的反动性和流氓性,于是在暂且走过雨季后,你以惊人的毅力和耐力,一以贯之卧薪尝胆。你在方方面面让自己,表现得让这个恐怖组织感到可以放心。长达几十年的“吃得苦中苦”,终于也成就了你随后的“方为人上人”。

站在权力的巅峰,你长吁了一口气,一时信心爆棚。你对着苍天在内心暗暗发誓,你一定要改变这个国家,一定要有效消减这个复合体的反动性和流氓性。于是,你仗剑向前,与各种贪官污吏和利益集团,豪气千秋地展开了艰苦卓绝的血拼肉搏。

可挥剑挥着挥着,你就不由自主感到泄气。面对眼前一望无际滚滚而来的老虎、苍蝇,这般费时费力砍杀下去,拍打下去,何日是个头啊。夙愿何时可以实现,在你自己也同样是觉得没底。

面前的这个犯罪共同体,像你征战前一样,不但依旧具有无可磨灭的反动性和流氓性,而且对方人多势众,时时刻刻呈兵团集结之势。你的身后,更多的时候能真正助你的,似乎也就老王一个。寡不敌众,是人所共知的。

更让你感到泄气的,是这片广袤的土地,形形色色的土霸王、土皇帝多如牛毛,你想给人民以信心,你的对手还偏偏就要百般打击全民的信心,要更是变本加厉、有恃无恐地折磨、凌辱你治下的子民。你在事实上已被多方架空,你只是名誉主席习近平。

名誉主席习近平,在这般征战中日久心有余而力不足,为苦难的百姓什么事情都办不了。月黑风高,鬼哭神号,你在无边的夜色中,既不能给苦难的百姓递上一张纸巾,也不能给霜雪中的老少送上一件寒衣。

这个至贪至黑的复合体,以其惯有的反动性和流氓性,无声宣告了你的败北,一如当年宣告胡锦涛的败北。你孤零零地站在权力的巅峰,黯然神伤,不由觉得愧对父老乡亲,愧对全国人民。

在“倒习联盟”步步逼近、包围圈日益缩小的合围当中,每天都有人在哀哀呼告,甚而每天都有人在惨烈消亡。你无奈地听着“苛政猛于虎”、“倒退”等等之声的甚嚣尘上,想到自己同时还站在了责任链的末端,不由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习近平先生,请拍拍满身的征尘,请擦擦一头的汗水,请不要再让你的内心,再流血又流泪。百姓知道你尽心尽力了。面对这样的一个复合体,面对无可磨灭的反动性和流氓性,别说是肉体凡胎要徒叹奈何,纵使神仙下凡,在这样的一种体制下,也一样会是扒耳搔腮,无改其反动性和流氓性。

再征战下去,显然意义不大。对于这样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复合体,积累了太多反人类罪行的犯罪共同体,你该更是明白了无可磨灭的反动性和流氓性,是其固有的本性,本性通常是难于改变的。

横竖是无法解民倒悬,横竖是照样不见天日,在你倒不如冲天一怒,改弦易辙,“敢教日月换新天”。有两个字,是可以对付得了这种无可磨灭的反动性和流氓性的,这两个字就是——解散

解散了一个恶贯满盈的犯罪共同体,国家幸甚,万民幸甚。你也顿时如释重负,就此不再是立于危墙之下。在海内外的一片欢呼当中,一块历史性的丰碑自此立起,你足音铿锵,蓦然回首,已矫健地走向了让所有人刮目相看的伟岸。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22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