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名将李品仙亲述:游武当山遇仙道(组图)

2017-5-18 00:27 作者: 甄华


(左起)1938年,白崇禧、蒋委员长、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李品仙、司令长官李宗仁在徐州。
(左起)1938年,台儿庄决战前,白崇禧、蒋委员长、战区副司令长官李品仙、司令长官李宗仁在徐州。

李品仙(1890-1987),字鹤龄,广西苍梧县人,保定军校第一期毕业,参加过辛亥革命武昌起义和北伐战争,国军二级上将。抗战期间,任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第十战区司令长官,1948年任华中剿匪副总司令。李品仙统率数十万国军,多次给予日军和叶挺、陈毅、粟裕新四军以沉重打击,治军主政,勋绩崇隆。

抗战期间,安徽省政府主席、第十战区司令长官李品仙。
抗战第十战区司令长官、安徽省政府主席、陆军二级上将李品仙晚年在台湾。(以上为网络图片)

抗战期间,全中国除了抗战基地云贵川三省外,其他各省都惨遭日军蹂躏,而日军却唯独无法攻陷安徽省。蒋委员长说这是李品仙的功劳。

李品仙治军有方,他领导下的桂军覃连芳第84军第188、189两师,在黄梅广济战役中让日军头号王牌第6师团(与第5师团并列第一)真正体验到了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和顽强意志,沉重打击了日军,被蒋介石钦点为国军模范,并亲自题词“军队要学一八八,一八九”。而他领导下的桂系第48军李本一师第9连击毙了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冢田攻大将,这是抗战期间唯一被中国军队击毙的军衔最高的日军将领。

李品仙戎马征战一生,荣获过北伐誓师十周年纪念勋章、青天白日勋章、抗战胜利勋章、干城奖章、云麾勋章。

1890年,李品仙出生于广西苍梧县一个望族家庭,自幼熟读“四书”、“五经”,热爱中华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功底深厚,文武兼备,是国军中的一位功勋卓着的儒将。

1949年底,国军退守台湾后,李品仙解甲归田,任总统府国策顾问、总统府资政,被推选为“辛亥武昌首义同志会”名誉理事长、“世界李氏宗亲总会”名誉理事长、“台北市广西同乡会”理事长。

1987年,李品仙在台北去世,享年98岁,是桂系将领中最长寿者。

游“天下第一仙山”奇遇成仙老道

1939年,李宗仁和李品仙指挥第五战区国军,在湖北随县、枣阳地区,击败冈村宁次率领的日本华中方面军第11集团军,歼灭日军1万3千人,取得随枣会战胜利。此后,日军蛰伏于武汉,不敢妄动。时任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第11集团军总司令的李品仙,应随员之请求,顺便至明朝张三丰修道的圣地武当山一游。结果在被誉为“亘古无双胜境,天下第一仙山”的武当山,遇到了一位超过130岁的成仙老道,令他肃然起敬。

后来,李品仙写下回忆录《戎马生涯皖疆述略》,记叙此次奇特的亲身经历。谨将李将军当年游武当之见闻,转录如下,以饷读者:


武当山逍遥谷太极圣人张三丰塑像。(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民国二十八(1939)年秋天,大概是重阳前后,那时前方相当平静。我率领随员数人,由樊城至石化街视察后勤设施。视察完毕,当晚住在石化街。石化街在武当山东麓,上武当山不过数十里。武当是国内名山之一,是道教圣地,在武术方面提起武当派,也是大大的有名。我随军襄樊已近一年,对近在咫尺的武当名山,早有一访雅兴,只是平时难抽出时间。当天晚上闲谈,大家认为秋高气爽,不可错过机会。向我请示,因不致妨碍公务,乃欣然应允。

翌日,清晨出发,先赴草店,再由草店换乘山兜登山。所诈山兜,就是类似四川的滑竿。草店正在武当山下,据原为荒僻小村,后来建筑武当山因工程浩大,工人荟萃于此,日久竟成一大市镇,迄犹相当繁盛。

武当山传说当初祖师张三丰居此虔修,后为明燕王朱棣罗致军中,颇着战绩。及即位,为酬庸其勋猷,乃敕建此一庞大林苑为其养真之所。一说是燕王几经寻访建文踪迹,均无结果,后闻建文也在武当入山修道,乃留张三丰于此镇守,不准再出。但为笼络其心,乃不惜巨资为其建此胜地。计有三十六宫、七十二寺,规模之大,其它名山罕与伦比。全部建筑系用湖北二十四县的七年粮赋建筑而成,其耗资之巨亦可想见。

离草店后,开始登山。九秋天气,阳光和照,微风拂袖,心旷神怡。五里一亭,十里一站,或高歌舒怀,或谈笑为乐。长啸则山鸣谷应,静听则禽声婉转;尘虑顿消,浑然皆有忘机之乐。行近黄昏,偶见樵夫负薪而下,道友戴笠而归。有顷,遥见园体一处,古木搓丫,云烟半掩,近前则红墙绿瓦,楼阁犄峙,入口处有大石碑一方,上书紫霞宫三大字,算是到了武当山的大门。紫霞宫为游武当之第一站,游客多宿于此,庙内备有餐宿设备。入内后旋有十数束发道人,老少不一,趋前问讯,表示欢迎,并请留宿。因请代办经宿各事,是晚即宿于紫霞官。


武当山道观。(网络图片)

晚餐前后,庙内道长知道我是五战区的高级长官,都来谒谈,年龄都在五六十岁以上,最后一位最老的道长蹒跚扶杖而来,视之头童齿豁,面上皱纹形同网结。此老道身被单衣,腰挂布袋,脚穿芒履,神气潇洒,耳目聪明,晤对间亦彬彬有礼。与言世事尝答非所问,与谈天道则津津有昧,了无倦容。我问他:“高寿几何?”他答道:“早已忘却岁月,无法奉告。”

转问旁边一位七十余岁的道长,据他说亦无法得知这位老道的确实年龄,只记得自己十岁左右到此山修道,那时此老道亦有他本人现在的年纪,据此推算,则老道当在百三十岁以上。后来我再问他是何处人,他答道,记得是山西解县人,是关公的同乡。又间他多大来此修道。他答是十几岁。我暗自盘算,他在此修道,竟已一百多年。于是我再问他,曾否看见以前的长毛贼在襄樊一带打仗。他答曾有此事。又问他见长毛贼时,多大年纪。他答大概和施主你的年龄差不多。我那时年龄四十九,距太平天国之乱为九十余年。那么此老道的年龄,确是百三四十岁了。这令我对他肃然起敬,对他的来历与修真的情形也更感兴趣。

后来我邀此老道和我们共摄一影片,藉留纪念。他坚拒不愿照相,我只好吩咐随员暗中偷拍。后来冲洗底片时,共余各人都有影像,唯此老道的位置,空无所见,实令人奇异,而莫可究其由。此老道是平日住于庙后的山洞中,洞中除杂草一堆,显示有人经常在此坐卧之外,别无长物。据说其饮食极为简单,每餐仅馒头或粟米饭团一个,有时且数日不食。后来于民国三十三年,我在安徽主政时,听说此老道已于三十二(1943)年物化矣。

按:金盖山派沈太虚翁告闵小艮真人云:“泥丸祖师曾以其帽戴余头,而以余巾自戴。日光下泥丸祖惟见巾影,巾外并无身影,而余头却无帽影,此乃真气凝就之身,衣履悉已气化,故日中无无影也。”是知老道人实已成仙,而所执之杖,亦与仙人之帽相同,定非凡品,所以在照片之中,独老道人及其手仗,均未现影耳。

——《戎马生涯皖疆述略》李品仙

(有关李品仙将军抗日剿共的详情,请点击《李品仙上将率桂军 屡次打痛日军和新四军》 )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