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真相:38军军长徐勤先少将抗命

2017-06-04 13:17 作者: 吴仁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7年6月4日讯】1989年5月20日,在北京实施戒严的当天,就有一起颇具震撼力的事件在北京民间广为流传,那就是第38集团军军长徐勤先少将拒绝率兵进京镇压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市民。这个传言后来被证明是真实的,只是将徐勤先误传为是解放军十位大将之一徐海东的儿子。明镜出版社于2001年4月出版的《中国“六四”真相》一书,仍将徐勤先误认为是徐海东的儿子。

徐勤先身为解放军第一王牌军的军长,身为解放军中少壮派,1988年9月刚刚授予少将军衔,仕途理应不错,但他出于良知,拒绝率兵进京镇压学生运动,以致于被撤职、逮捕,最终判刑5年。徐勤先的抗命举动,不仅为他的个人历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也成了“六四”血腥镇压事件中一起引人注目的事件。

徐勤先抗命事件显然非常敏感,中共官方的公开文字中没有提及,在内部发行的《钢铁的部队:陆军第38集团军军史》中,也只有简短的十余字记录:“原军长徐勤先违抗军令,拒不执行戒严任务。”

其实,徐勤先抗命事件曾对中央军委和第38集团军造成巨大震动,从《钢铁的部队:陆军第38集团军军史》中以下的一大段记载就可以看出:“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斗争,情况错综复杂,尖锐激烈。在国家重要的舆论工具发生了错误导向,我集团军出现原军长徐勤先违抗军令,拒不执行戒严任务的严重情况下,我集团军党委和部队之所以能够排除干扰,在行动上坚决服从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调动和指挥,这是由于部队从上到下有着高度的政治觉悟和坚定的政治基础。这种觉悟和基础的确立,既靠平时的教育,又靠结合任务进行及时有力的政治思想教育。

开始时,针对一些同志用善良愿望看待动乱、以担心情绪对待戒严的问题,坚持用中央的精神和军委的号令统一部队的思想,紧紧围绕‘是动乱,要戒严;是暴乱,要平息’展开教育。组织部队认真学习《人民日报》4月26日《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和杨尚昆主席、李鹏总理在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的讲话,及时传达中央政治局紧急扩大会议和中央军委紧急扩大会议精神、反复学习邓小平同志接见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重要讲话……

针对徐勤先的严重错误,集团军党委严肃认真地进行了统一认识和清理思想工作。徐勤先的问题发生后,集团军党委召开紧急会议,每个同志都以强烈的义愤,坚定的态度,狠批了徐勤先的错误,一致表示,要坚决排除干扰,无条件地拥护中央军委关于戒严的决策,以实际行动证明我集团军是坚决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是完全可以信赖的。师、旅、团党委在这个问题上也表现了很强的政治坚定性和原则性,都以正面形式表明了态度,决心坚决抵制徐勤先的错误,用坚强的党性接受这次考验。

在学习13届4中全会精神时,向全体干部传达了徐勤先的错误事实,分析了严重危害,提出了应抱的态度。集团军和师、旅党委在思想清理中,联系徐勤先的错误,认真总结了经验教训。由于狠抓了坚定政治信念的教育,干部战士在纷繁复杂的政治风浪面前,做到了临乱不惑,治乱不软,团结一致,钢板一块。”

相对于中共官方,民间始终对徐勤先抗命事件津津乐道,众说纷纭,其中有三个比较具体而可靠的版本。

版本之一:前中共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现任解放军空军副政委的刘亚洲中将在担任成都军区空军政委期间,曾在云南省某空军基地对营级以上军官做了一次题为“信念与道德”的内部报告,透露了以下的情况:得知徐勤先抗命消息,戒严部队指挥部副总指挥、北京军区司令员周衣冰中将亲赴第38集团军军部所在地河北省保定市,当面向徐勤先传达中央军委命令,督促他率领部队进京执行戒严任务。

徐勤先问:“调兵命令有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签字吗?”周衣冰回答说:“有”。徐勤先又问:“有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的签字吗?”周衣冰回答说:“有”。徐勤先接着问道:“有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的签字吗?”(这显然是明知故问,当时连北京学生和市民都已知赵紫阳失势,身为高级将领的徐勤先不可能不知道。)周衣冰回答说:“没有。”徐勤先随即表示说:“这个命令我无法执行,它不符合中央军委调兵的规定。”依照中央军委有关规定,凡调动一个班以上携带武器装备的部队进入北京,必须有中央军委的调兵命令,而且调兵命令上必须同时具有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和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赵紫阳的签字,缺一不可。

周衣冰知道兹事体大,如果不能说服徐勤先,将造成巨大影响,于是再三解释劝说,希望徐勤先回心转意,无奈徐勤先仍然拒绝执行命令。周衣冰最终勃然大怒,指着徐勤先的鼻子说:“我知道你的老婆是法官(言外之意是死抠法律条文),你的两个儿子都在天安门广场!”

刘亚洲虽然是以总结历史教训,也就是以批判的角度提到徐勤先抗命一事,但也有人认为他其实是故意透露内幕,借机将徐勤先抗命一事公之于众。刘亚洲在报告中称赞徐勤先是解放军中少有的懂得现代化军事理论、善于使用现代化武器的少壮派将领。徐勤先在坦克第一师当师长时,刘亚洲曾看过他指挥的一场军事演习。

徐勤先抗命事件本来就具有震撼性,又从具有报告文学作家身份的刘亚洲的口中出来,增添一些文学色彩和故事情节也在所难免。

版本之二:《中国“六四”真相》一书中有两处提到了徐勤先抗命一事。第一处记载如下:“(1989年5月)20日下午,杨尚昆主持召开军委扩大会议,洪学智、刘华清、秦基伟、杨白冰、迟浩田、赵南起以及戒严部队指挥部成员参加,听取关于戒严情况的汇报。

会上,周衣冰首先报告了对徐勤先事件的处理经过。周衣冰说:‘原38军军长徐勤先违抗军令,拒不执行戒严任务的严重事件发生后,根据杨主席(杨尚昆——作者注)的命令,我们进行了及时处理。现在,徐勤先的军长职务已经被解除,徐勤先住院养病去了。38军军党委成员一致表示坚决地、不折不扣地执行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命令,坚决拥护对徐勤先的处理决定,在行动上坚决服从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调动和指挥。军党委提出从今天起,军、师、旅各级党委要认真清理各种思想认识,联系徐勤先的错误,总结经验教训,在干部战士中狠抓坚定政治信念的教育。’

刘华清问:‘38军的开进情况怎样?’周衣冰汇报说:‘昨天晚上,38军指挥部、112师、炮兵旅、高炮团(应该是工兵团——作者注)和通信团等将近7千人已进入复兴路至公主坟一带。余下的113师和坦克6师等部队将于今天下午进到八角村、焦家口和六里桥一带。虽然他们也像别的部队一样遇到了不明真相群众的围困阻截,但执行命令的情况是好的。’杨尚昆说:‘徐勤先的事件一定要引以为戒,保证不再发生。军人一定要以服从军令为天职,绝不能违抗。’”

第二处记载如下:“进京命令发布的当天晚上(应该是1989年5月18日——作者注),发生了一件让杨尚昆等军委领导人极其震惊的事情。北京军区司令员周衣冰说:‘杨主席,刚刚得到38军的报告,该军军长徐勤先不能执行进京戒严的命令。’杨尚昆:‘这件事可开不得玩笑!这是军令!不执行军令是要依军法论处的。38军别人(指军党委成员)的态度呢?’周衣冰回答:‘大多数人表示坚决执行军委命令。’‘不行。这件事大意不得。你得马上亲自去一趟。一定要做徐勤先的工作。告诉他,想得通想不通是一回事,执行命令又是一回事。’是夜,周衣冰等开车前往38军的驻地保定。”(注释1)

版本之三:这是一位知情者所提供的版本,与《中国“六四”真相》一书的记载大同小异,相较之下,应该比刘亚洲的版本更接近事实。

1989年3月的某一天,徐勤先军长和新兵们一起进行投掷手榴弹的军事训练,不慎将大腿摔成骨折,住进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北京军区总医院。在4月初至5月中旬的40多天住院治疗期间,徐勤先有幸耳闻目睹了北京学生运动。每当他从报纸上、电视中看到在天安门广场绝食请愿的学生便热泪盈眶,被学生的爱国献身精神深深打动。徐勤先总是喜欢从医务人员和病友那里打听有关学生运动的各种消息,倾听他们对学生运动的看法。据当时在北京接近徐勤先的人说:“徐军长那些天变得沉默寡言了。”

5月中旬的某一天,徐勤先突然被召到北京军区司令部,北京军区司令员周衣冰和政委刘振华传达了中央军委命令,命令陆军第38集团军火速开赴北京,执行戒严任务,制止动乱。

徐勤先当场并没有任何抗令的表示,架着拐杖赶回河北省保定市,召集会议,宣布中央军委命令,进行战前紧急动员,并亲自做好了各项兵力部署,安排了部队进京日程和路线。一切就绪,他才给北京军区司令部打电话,说自己因伤不能带兵进京。周衣冰说他这是故意违抗中央军委命令。徐勤先回答说,不管上面给他定什么罪名,他都绝不亲自挂帅出征。

挂完电话,徐勤先便以请病假为由(他的腿伤确实尚未痊愈,俗话说“伤筋动骨100天”),径自离开部队,又回到了北京军区总医院。北京军区速将徐勤先抗命之事上报中央军委,杨尚昆得知消息后惊恐不安,大发脾气,连续几夜睡不好觉。为了杀鸡儆猴,避免徐勤先抗命之举在军中引发连锁反应,杨尚昆亲自签发了一道中央军委命令:立即解除徐勤先的军长职务,并将他押送军事法庭审判。

北京军区政治部一位副主任带着一队北京军区政治部的保安人员,来到北京军区总医院,先出示杨尚昆签发的中央军委命令,然后询问徐勤先:“你还有什么意见吗?”徐勤先平静地回答:“我早就想好了,做好了思想准备。我是军人,没有服从命令,理该如此处理。你们执行命令吧。至于学生运动,我有我的看法,现在还不能下定论。”

在军事法庭审讯期间,徐勤先用平和婉转的语气告诉审讯人员:“人民军队从来没有镇压人民的历史,我绝对不能玷污这个历史。”(注释2)

徐勤先最终被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5年,他拒不认罪,也没有推卸责任,铁铮铮地扔下一句话:“不是历史的功臣,就是历史的罪人!”据说,这一句话在解放军中反响很大,对“六四”血腥镇压行动的决策者邓小平、杨尚昆也产生了极大的震动。既然没有人愿意充当“平息反革命暴乱”的功臣,这实际上已把开枪的责任者摆在了历史罪人的位置上。

徐勤先将军判刑后的情况一直不为外界所知,多年来,很多人持续关心着他。曾经有消息说他已经不幸病亡。笔者多方打听和查寻徐勤先将军的情况,最近终于有了结果,一个身份确定的原北京军区的校级军官透露,徐勤先将军仍然健在,服完刑期后,与在北京的家人团聚。另有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说,徐勤先将军服满刑期后在河北省军区干休所居住,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安南大街南。

后记:2009年5月,“六四”事件20周年前夕,《亚洲周刊》著名记者江迅发表了题为《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内情,隐居河北》的文章,谈到徐勤先服完5年刑期后的下落。

阿波罗网编后按:关于江迅,请见前期报道如下。沈婷曝光江迅后,BBC中文部特约中的江迅消失了。

注释:

1:刊载于《中国“六四”真相》一书上册第496页。

2:参见易京兵题为《38军徐军长走上军事法庭》的文章,刊载于美国中文杂志《中国之春》1990年5月号。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