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来看金庸 有些底线是不能碰触的(图)

2017-08-02 07:06 作者: 931067085ab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金庸小说中的“善恶有报”故事,值得回味(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17年8月2日讯】并非所有的恶人之死都是大快人心的。岳老二动不动就咔嚓一声扭断人的脖子,可最后被老大一杖刺死时,怒目圆睁的形象还是让人怜惜的。无恶不作叶二娘的殉情自杀,多少也让读者心生几分怜悯。

但是,有些并非恶贯满盈的角色,死状极惨,却引不起丝毫同情。

大嵩阳手费彬是嵩山派位列前几的好手,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莫大先生突袭杀死,现场极为惨烈。

“莫大先生一剑既占先机,后着绵绵而至,一柄薄剑犹如灵蛇,颤动不绝,在费彬的剑光中穿来插去,只逼得费彬连连倒退,半句喝骂也叫不出口。

一点点鲜血从两柄长剑间溅了出来,费彬腾挪闪跃,竭力招架,始终脱不出莫大先生的剑光笼罩,鲜血渐渐在二人身周溅成了一个红圈。猛听得费彬长声惨呼,高跃而起。

费彬跃起后便即摔倒,胸口一道血箭如涌泉般向上喷出,适才激战,他运起了嵩山派内力,胸口中剑后内力未消,将鲜血逼得从伤口中急喷而出,既诡异,又可怖。”

费彬鲜血泉喷的景观令人心旷神怡。莫大并不光明正大的偷袭,却赢得了一片点赞。

费彬奉命灭门,被刘正风制服后,没有取他性命,对此他没有一点感恩之念,反而穷追不舍。明知刘正风和曲洋心脉俱断无力还手,还是要急于杀之而后快。甚至丧心病狂地要残害幼女:

“‘曲长老,我先把你孙女的左眼刺瞎,再割去她的鼻子,再割了她两只耳朵……’”

华山令狐冲出面阻拦,他就要杀令狐冲;恒山小尼出言劝解,他就把长剑指向仪琳,理由极其无耻:

“你既非身受重伤,也不是动弹不得的小姑娘,我总杀得你了罢?”

曲非烟的惨死是全书最让人揪心的一幕,一个最具主角潜质,天真可爱、聪颖伶俐的小姑娘,就这样被他一剑刺入了心窝。

做为名门正派、白道人物,费彬想必并无大奸巨恶之处,奉命杀人也是职务行为,可在执行任务时,总要有些天良不泯之处吧?被刘正风放生后,是非善恶之念稍有残存也不会这么灭绝人性。可在枪口应该抬高一寸的时候,他却选择了滥杀无辜。

这种失去了做人底线的败类,死得再惨也只会让人痛快淋漓地喊一声:活该!

还有些角色,一生默默无闻,却因为一念之差,遭到恶报,也是同样的大快人心。

左冷禅在嵩山召开五岳剑派同盟大会,要吞并其他四派,做五岳派掌门。泰山派掌门天门道长率先反对:

“泰山派自祖师爷东灵道长创派以来,已三百余年。贫道无德无能,不能发扬光大泰山一派,可是这三百多年的基业,说什么也不能自贫道手中断绝。这并派之议,万万不能从命。”

但是左冷禅收买了天门道长的几个师叔玉矶子等,在并派大会上突然发难:

“天门师侄这话就不对了。泰山一派,四代共有四百余众,可不能为了你一个人的私心,阻挠了利于全派的大业。”

“五派合并,行见五岳派声势大盛,五岳派门下弟子,哪一个不沾到光?只是师侄你这掌门人却做不成了。”

脾气暴躁的天门在玉矶子的激将之下,从怀中取了泰山掌门人的的信物一柄铁铸短剑:

“你真道我是如此私心?”“从此刻起,我这掌门人是不做了。你要做,你去做去!”

在众目睽睽之下,玉矶子做出了令人瞪目的一幕,

“玉玑子退了一步,冷笑道:‘你倒舍得?”天门道人怒道:“为什么舍不得?”玉玑子道:“既是如此,那就给我!”右手疾探,已抓住了天门道人的手中铁剑。”

参与大会的泰山派有二百来人,但有一百六十余人是玉矶子几个师叔的人,他们按事先的约定,一齐高喊:

“旧掌门退位,新掌门接位!旧掌门退位,新掌门接位!”“泰山派全派尽数赞同并派,有人妄持异议,泰山全派誓不与之干休。”

这是一场卑鄙下流又不高明的篡位夺权,玉矶子几人事先布局,出卖本派利益向左冷禅献媚的丑恶嘴脸,毫不掩饰地暴露在几千人众面前。最终天门道长命丧左掌门安排的左道邪派手下。

玉矶子残害天门道长,向左冷禅献媚的无耻引起了公愤,桃叶仙当众揭露他:

“你总是存了私心,想叫那个给了你三千两黄金、四个美女的人来做掌门。……你用卑鄙手段,害死了泰山派掌门人天门道人,还想继续害人吗?天门道人已给你害得血溅当场,戕害同门,原是你的拿手好戏,”

连自宫变性的林平之,也出言讥讽:“泰山派武功博大精深,岂是你这等认贼为父、戕害同门的不肖之徒所能领略……”

玉矶子与桃谷六仙发生冲突后,被四仙抓住双手双脚举过头顶要撕成四块,左冷禅为救他性命,出剑将他双手一足砍下。刚夺过掌门信物的玉矶子转眼变成了独脚废人。

另个两位师叔玉磬子和玉音子趁机为夺掌门之位又起内哄,在场几千人都是兴灾乐祸:“上去打啊,哪个本事高强,打一架便知道了。”

桃叶仙也火上浇油地:“‘玉矶子断了手脚,你们就不要他了吗?他断手断足,为什么便不能参与比武?他还剩下一只独脚,大可起飞脚踢人。’群雄听了,无不大笑。”

一个断手断脚的残疾人,被如此挖苦嘲笑,围观群众没有一个人同情,相反读者们看得荡气回肠大呼过瘾,这点怨不得人们冷血无情,实在是玉矶子的卑鄙,突破了人性底线,下场再悲惨,也是伸张正义、大快人心的事。

公允地讲,玉矶子即便完好无损地回到泰山,这种人品低贱的叛徒也是无法立足的,毕竟天门道人的一脉是泰山派的大多数。

玉矶子本身也没有大恶,在泰山派想必也有着较高的威望,否则也不会被左冷禅选中。但就因为一丝贪念,成了人人痛恨的败类、人渣。残疾后的他,就是饥寒交迫地流落街头,也不会引人关注和同情的。

天龙八部里有个小人物,段延庆的徒弟追魂仗谭青,书中还来不及写他欠下多少血债,刚一出场就挂了。他仗着腹语之术。躲在人堆里时不时冒出几句话,污辱丐帮和乔峰。一副“我就骂你们了,想怎么骂就怎么骂,你们找不到我,能把我怎么办?有本事来打我啊!”的贱相。

如果没有乔峰出场,丐帮的花子们只能束手无策地任他恶语相加,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但作恶多端的终会有报应的,乔峰一声怒喝“滚出来”,让他原形毕露。

“人丛中一个大汉应声而出,摇摇晃晃的站立不定,便似醉酒一般。……只见他脸上肌肉扭曲,显得全身痛楚已极,双手不住乱抓胸口,从他身上发出话声道:‘我……我和你无怨无仇,何……何故破我法术?’说话仍是细声细气,只是断断续续、上气不接下气一般,口唇却丝毫不动。……那谭青却仍是直立,只不过忽而踉跄向东,忽蹒跚向西,口中咿咿啊啊的唱起小曲来,十分滑稽。大厅上却谁也没笑,只觉眼前情景可怖之极,生平从所未睹。”

“薛神医知道谭青心魂俱失,天下已无灵丹妙药能救他性命了。……只见他直立不动,再无声息,双眼睁得大大的,竟已气绝。”

聚贤庄大会与四大恶人没有利害关系,追魂伏谭青跟乔峰也没什么怨仇。他仗着一点邪术来会上捣乱,引得人人切齿痛恨,完全是为作恶而作恶,是不作不死的节奏。不是这种别出心裁死法,也难消人们的心头之恨。

做人,有些底线是不能碰触的。一但突破了人性的底线,不讲基本道义,丧失基本良知,做出无所畏惧的恶行,引起众怒,不只会招来现世报应,还会遗臭万年。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华启善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