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一场 回首再看中朝关系内幕(图)

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2017-08-16 03:00 作者: 辛子陵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58年11月22日,以金日成首相为首的朝鲜政治代表团访问中国。
1958年11月22日,以金日成首相为首的朝鲜政治代表团访问中国。(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在国际关系中,各国信守的原则是:“没有永久的朋友,没有永久的敌人,只有永久的利益。”冷战时期的社会主义阵营,因为有意识形态的纽带,说什么“磐石般的牢不可破的友谊”、“同志加兄弟”、“鲜血凝成的友谊”等等,结果,中苏在珍宝岛打起来,“磐石”破碎了;后来又打了一场“中越边界自卫反击战”,“同志加兄弟”翻了脸。中朝的关系会怎么发展?

2009年8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访朝,金正日暗示,“北韩之所以退出六方会谈,旨在摆脱北京的羁绊而已,并非针对美国。他希望直接与美国会谈,双方建立对话关系;一旦美国改变对北韩的政策,平壤将随时调整外交政策。如果美国对北韩施以援手,北韩将成为对抗中国的最坚强堡垒。北京同平壤的关系的严峻性还不止于此。北韩核武器的指向是最敏感的问题,外界揣测只会针对美国、日本或韩国,然而,在稍早同克林顿会谈中,金正日的副手故意说漏嘴地流露,北韩核导弹打不到美国,却可以往西边打,‘我们在西边的国土也需要保护’。至此,对于有朝一日北韩可能掉转头来,将中国作为核讹诈的对象的动向,已经跃然纸上。”读报至此,心头一惊。难道我国又要被动地在一场“对×自卫反击战中”中结束中朝友谊!

没有志愿军抗美援朝 金政权早已不复存在

说起“鲜血凝成的友谊”,使人回忆起中朝蜜月时期。

南北朝鲜的分裂局面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遗留问题之一。1945年8月,反法西斯盟军苏联军队和美国军队登上朝鲜半岛,占据朝鲜半岛35年之久的日本宣告无条件投降。1896年俄国和日本曾经以横贯半岛的北纬38度线瓜分朝鲜。此时苏美两国沿用这条历史分界线划分了势力范围。在朝鲜半岛南半部美军控制地区,1948年8月15日成立了以李承晚为总统的大韩民国政府;在朝鲜半岛北半部苏军控制地区,1948年9月9日成立了以金日成为首相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而后,根据雅尔达协定,苏美双方分别于1948年底和1949年6月从朝鲜半岛撤军。由于意识形态的对立,朝鲜半岛的南北政府都有用武力吃掉对方、统一朝鲜的企图;但1950年6月25日爆发的朝鲜战争,第一枪是北朝鲜打响的,这是必须恢复的历史真相。

1949年中国内战尚未结束,为支持朝鲜建立共产政权,毛泽东答应金日成的要求,决定从解放军中抽调朝鲜人及朝鲜族官兵组成的156、164、166三个师另两个朝鲜团,编入朝鲜人民军。当年先后共为北朝鲜提供兵力约6.9万人,占朝鲜战争前朝鲜人民军总数的一半,成为人民军的主力。战前北朝鲜已经拥有十个步兵师,一个坦克师,一个空军师,总兵力13.5万人,有150辆T-34坦克;大量重型火炮;180架高性能作战飞机。苏联援助的其他军事装备和武器弹药也于1950年初运到,使部队齐装满员;韩国军总兵力约9.5万人,八个师只有四个接近满员,24架教练机,装备少得可怜,没有坦克和重武器,甚至连反坦克地雷都没有。军力对比北朝鲜明显占有优势。从1950年6月12日起,朝鲜人民军开始在三八线附近集结,23日完成了进攻部署。

1950年6月25凌晨,金日成的部队向韩国发动了猛烈的进攻。为了使这次军事行动带上防御的、正义的性质,国防部长的政治命令捏造敌情说:“南朝鲜军队已入侵三八线挑起了一次军事攻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已经命令朝鲜人民军进行反击。”

6月30日,美国总统杜鲁门下令美国陆军介入朝鲜战争。7月1日,美军第24步兵师从日本空运韩国南端的釜山。7月7日,联合国通过决议,组织联合国军支援韩国作战,除美军外,澳大利亚等15个国家也都象征性地派出了部队,总计3.9万人,于7月上旬陆续到达朝鲜。任命麦克亚瑟为联合国军总司令。但麦克亚瑟坐镇东京,7月13日任命美军第8军司令沃克中将为联军在朝鲜的战地指挥官。14日韩国总统李承晚也把军队指挥权交给了沃克中将。在中国介入前,战争实质上变成了北朝鲜军队与联合国军作战。

朝鲜战争初期,金日成部队之所以能势如破竹般拿下汉城,打垮韩国防御体,除了武器装备方面有苏联的大力支持外,主要是从中国齐装满员回国参战的三个朝鲜师。这三个师原是中国第四野战军林彪的部队,战斗力极其强大。在朝鲜人民军中,师;旅长以上干部,全部出身于原东北抗联和延安义勇军。原164师师长方虎山被任命为人民军第5军团(辖第3、4、7、9、42师)的中将军团长,于11月15日被授予共和国双重英雄称号。

7月5日,朝鲜人民军与美军第24师在汉城以南48公里处接战,继续以破竹之势向韩国腹地推进,两个月,席卷韩国大部分领土,把联合国军赶到了北纬35度线上长140公里、宽90公里的釜山半岛,背后就是大海。沃克中将在釜山半岛组织了顽强的防御,美军第1海军陆战队混编旅和第2步兵师于7月底适时赶到投入作战。8月15日,金日成发布命令,要求在8月份完全解放南朝鲜国土。但朝鲜人民军已成强弩之末,付出重大伤亡的代价也未能突破釜山防线。

9月15日,麦克亚瑟将军率领第10军(由美军陆战队第1师和第7师编成)7万人和韩国陆战队5000人,在260余艘舰艇和500架飞机的配合下,在朝鲜半岛西海岸的蜂腰部月尾岛登陆,第二天占领仁川。美步兵第7师往南挺进,在乌山与北进的联军会合,斩断了朝鲜人民军的后方补给线。9月26日美军夺回汉城,而后兵分两路,沿着东海岸和西海岸向三八线推进。朝鲜人民军主力八个师被隔断在南方釜山战线,在后撤突围中伤亡5.8万人,后方空虚,节节败退。10月1日退回三八线以北,10月19日撤出首都平壤。金日成率北朝鲜首脑机关退到距鸭绿江50公里的江界。当时作为共产主义阵营老大哥的史达林提议放弃朝鲜半岛,让金日成撤往通化组织流亡政府;而毛泽东立排众议,坚决派志愿军入朝参战。而且在1951年1月,中国又为金日成输送了10万名朝鲜族战士,重建溃败的朝鲜人民军。

1950年10月8日毛泽东签发了《关于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同日,通过驻朝使馆将命令抄送金日成。

1950年10月,麦克亚瑟正在挥兵北进,扬言要在感恩节(11月23日)前结束战争。“联合国军”集中四个军十个师另一个旅、一个空降团,总共13万人的兵力,采取速战速决的战略方针,于东西两线(主力置于西线)分兵多路,向鸭绿江边疾进。金日成面临组织流亡政府退往中国东北的命运。

10月19日,正当敌人越过平壤、元山一线时,彭德怀率领中国人民志愿军四个军(第38、第39、第40、第42军)、三个炮兵师和一个高炮团共26万人秘密渡过鸭绿江。第40军从安东渡江,向球场、德川、宁远地区开进;第39军从安东、长甸河口渡江,主力向龟城、泰川地区开进,一部至枇岘、南市洞地区布防;第42军从辑安渡江,向社仓里、五老里地区开进;第38军尾第42军渡江,向江界地区开进。

志愿军渡江后,敌人正在分兵冒进。10月20日,西线韩军第6、第7、第8师已进至顺川、新仓里、成川、破邑之线,距离球场、德川、宁远我预定防御地区仅90至130公里;东线韩军首都师已进至五老里、洪原等地,到达了我预定防御地区。其东西线之间相距80公里。彭德怀决定集中三个军于西线,各个歼灭韩军的三个师,争取首战的胜利。

10月25日,西线敌军以师或团为单位,继续冒进。其先头团韩第6师第7团前出至鸭绿江畔楚山以南的古场洞地区。我进至北镇以东地区的第40军第118师,奉命采取同敌预期遭遇的姿态进占北镇至温井间公路以北高地,准备伏击由北镇前进的韩第6师后续部队。10时许,敌第6师第2团之先头第3营及一个炮兵中队,乘车由温井向北镇进犯,当其进至丰下洞至两水洞之间地区时,我第118师第354团在第353团配合下先敌开火,采取拦头、截尾、斩腰的战法,向敌发起突然而猛烈的攻击,将其全部歼灭。当夜,第118师、第120师又乘胜进攻温井之敌,26日凌晨占领温井。从此,揭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这一天,1950年10月25日,被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纪念日。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经过三次战役,扭转了战局。1950年12月31日,中国志愿军在彭德怀指挥下,跨过“三八线”拿下了汉城,准备作为和谈让步的筹码。1951年1月8日将美韩军驱逐到37度线附近之平泽、安城、堤川、三陟一线。

1951年1月13日,即中国军队取得第三次战役的胜利以后,联大政治委员会讨论并通过了“朝鲜问题三人委员会”在十三国提案基础上提出的关于解决朝鲜问题基本原则的“补充报告”。该报告建议,立即实现停火;举行一次政治会议以恢复和平;外国部队分阶段撤出,并安排朝鲜人民进行选举;为统一和管理朝鲜做出安排;停火之后召开一次由英、美、苏和共产党中国参加的会议,以解决远东的问题,其中包括台湾的地位和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

这个事先几个小时才通知美国政府的新议案使白宫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正如国务卿艾奇逊指出的,同意这个议案,将“失去朝鲜人的信任,并引起国会和舆论界的愤怒”;不同意则会“失去我们在联合国中的多数支持”。美国国务院最后决定支持这一议案,用艾奇逊的话说是“热切地希望并相信,中国人会拒绝这个决议”。

对于中国来说,这的确是一次实现停战的绝好机会。如果中国军队屯兵三八线附近,接受联合国的条件,开始停战谈判,那么无论在政治、外交还是军事上,可以说是有理、有利、有节。

然而,正像艾奇逊期望的那样,中国拒绝了联合国议案。这时的中国外交听命于史达林。史达林决心要在朝鲜继续打下去(1950年12月7日葛罗米柯给苏联驻联合国大使维辛斯基的电报,转达政治局的指令:“我们认为,在这种形势下,您关于停止朝鲜军事行动的建议是不正确的。”)英国、瑞典、印度等十三国提案(特别是补充意见)本来是对中国持同情立场,联合国能够通过这个提案也表明了多数国家对中国的友好态度以及要求和平的愿望。1951年1月17日周恩来宣布中国拒绝停火议案,而且还指责其为美国的阴谋,结果伤害了许多国家的感情。当中国表示拒绝联合国提案后,一切都变了。1月30日联大政治委员会以44票对7票(7票弃权)通过了美国提出的控诉中国为“侵略者”的提案。尽管其中不乏受美国操纵的因素,但也表明了联合国多数国家对中国的失望。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问题从此被长期搁置起来。

第三次战役胜利后,金日成和朝鲜方面速胜和盲目乐观的情绪又有滋长,不察“敌阴谋诱我深入到洛东江的早已设好的坚固阵地,并诱我攻坚”,力主追击。彭德怀于1951年1月8日命令部队停止进攻,全军休整。此举引起朝鲜方面的强烈不满和反对。苏驻朝大使也出来帮助说话。史达林得知中朝之间在军事指挥上的争论后,曾在一封电报中说,“中国志愿军的领导是正确的”,“毫无疑义,真理在彭德怀同志手里”,称赞彭以那样劣势的装备打败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帝国主义,是当代天才的军事家。史达林还批评苏联大使不懂军事,不准他再干扰彭德怀的指挥。

经过一段休整后,遵照史达林的授权,由彭德怀统一指挥的中朝联军又发起了第四和第五次战役,双方不断增兵,战争规模越打越大。

敌方参战兵力: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共16个国家的军队。除了美国以外,还有15个参战国:英国、法国、加拿大、荷兰、菲律宾、泰国、土耳其、新西兰、澳大利亚、比利时、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卢森堡、希腊、南非联邦,通称16国,如果再加上韩国,即为17国。另外,还有五个派有医疗队的国家,即丹麦、印度、意大利、挪威、瑞典。敌方在朝鲜战场上的最大兵力达111万余人,其中美军54万余人,韩国军51万余人,英、法等国军队4.8万余人;美国参战兵力占它全部陆军的三分之一、空军的五分之一、海军的近半数。

我方参战兵力:中国、朝鲜和苏联(出动了一些空军),在朝鲜战场上的最大兵力180余万人,其中中国志愿军134万余人,朝鲜人民军45万余人。志愿军先后入朝的部队共有:步兵27个军、空军12个师、炮兵15个师、铁道兵10个师、坦克3个师、公安军2个师、工兵14个团。先后入朝部队占全军陆军的百分之七十、空军的百分之四十一、炮兵的百分之七十三、防空军的百分之六十、坦克兵的百分之三十、工兵的百分之五十七、公安军的百分之十一、铁道兵的百分之百。在战争期间敌我双方陆续投入到战场上的总兵力已近300万人。

第四、五次战役双方展开了长期的拉锯战。中国军队的重大牺牲多是跨过“三八线”以后付出的!在朝鲜战争中,志愿军付出了牺牲14万人、受伤被俘失踪约25万人的惨重代价。本来是我军把美军打回“三八线”,结果成了美军把我军打回并打过了“三八线”,形成实际控制线。最终也只能在这条实际控制线签订停战协议。

1951年6月30日李奇微奉美政府命令提出停战谈判的要求,7月1日金日成、彭德怀立即复电同意。1951年7月10日开始谈判。由于史达林有令:“实行强硬路线,不能有急于结束谈判的表现。”打打停停,停战谈判拖延下来。

1953年3月5日,史达林逝世。苏联新领导给毛泽东、金日成的信指出:“继续执行原来的路线……是不正确的”,要主动停战。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字,代表中国人民志愿军签字的是彭德怀将军,代表朝鲜人民军签字的是金日成元帅,代表联合国军签字的是第三任总司令克拉克上将。

没有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抗美援朝”,金日成的封建王朝早已灰飞烟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