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著名报人张季鸾驳斥希特勒(组图)

2017-08-26 03:00 作者: 傅国涌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41年,《大公报》总编张季鸾公祭大典
1941年,《大公报》总编张季鸾公祭大典,国民政府主席林森题词“文行同钦”,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蒋介石)亲临祭悼并送挽联“天下慕正声千秋不朽;崇朝嗟永诀四海同悲。”(网络图片)

上世纪三十年代算得上是中德关系的黄金时代,大批德国专家、军人受雇于当时的南京政府及军队,中国大量从德国进口机器、武器,不仅官方关系密切,民间的友谊往来也很多。当时正逢希特勒在德国政坛上崛起,并掌握政权,法西斯主义一度令国民党内许多人乃至一些知识精英迷醉和向往。直到1937年12月日军兵临南京城下,德国大使还在出面调停。

中德关系真正出现大转折是在1938年2月20日希特勒向全世界做的那次著名广播演说之后。这次演讲一直持续了3个多小时,其中大部分内容都是关于德国内政的,外交方面对中德关系虽只字未谈,但对中国人而言,有很致命的内容,因为其中伤及了中国的主权与尊严,一是他在演说中攻击国联,说国联成了几个强国的工具,德国反对国联,现在已决定就要承认“满洲国”。二是他认为亚洲的危机就是共产党,在痛骂了一番苏联之后,他称许日本是安定东亚的力量。对于日本全面侵略中国,在中国烧杀抢掠,造成南京大屠杀等惊人事件,他完全忽略不计,同时,毫不顾惜中德之间长期建立起来的关系,公开向全世界表明支持日本侵华的立场。


民国著名报人、《大公报》总编辑、政论家张季鸾。(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

第二天,“报人中的报人”、主持汉口《大公报》笔政的张季鸾就在报上发表了第一篇评论《中德关系大变化》,他在谴责了希特勒的讲话是自食五年前“不承认”的约言,是“奖励罪恶”之后,理性地指出,这只能代表国社党,不能代表一般德国人,“我们深知多年来有不少的德国文化界、军事界的名流同情中国,赞助中国,也认识中国。并有不少的工商业家愿助中国发展实业。而在中国各公私机关服务的德国客卿,都是非常勤劳、非常努力。……德国国防军干部多年同情中国,对于中国国军的建设,与以精神的援助。这些情形,是中国国民一般感念的。”没过几个月,希特勒政府就正式召回在华的德国顾问团,理由是要严守中立,当然,在承认“满洲国”之后还说什么“中立”,自然不能自圆其说。这个顾问团在华已有近10年历史,最多时有60多人,当时还有30多人,几任总顾问塞克特大将、法根豪森大将都是享有国际声望的军事家,其他顾问大多也是学有专长的退伍军官,他们都同情中国的处境,抗日战争爆发后依然愿意做中国患难中的朋友,奉召回国实出于无奈。

张季鸾对希特勒的驳斥主要是1938年2月24日发表的《“文化”及“人道”》这篇社评,“余始终认为日本是做‘文化’及‘人道’保障的一个力量。”这是希特勒演讲中赞美日本的一句话,他为此诘问希特勒,在德语中“文化”和“人道”到底是什么意思?在华的德国人很多,还有使领馆、新闻记者,身为德国元首,希特勒一定知道日本在中国的所作所为,包括杀害大量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任意地杀戮平民,奸淫中国妇女,并以残忍的手段杀死,乃至割乳毁阴、暴尸市上,这种暴行不是个别的、偶然的,在各个广大的占领区域内都是如此。难道这就是德国元首所赞美的“文化”和“人道”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保障”?他接着指斥:

“我们愿正告希特勒先生:老实说,承认伪国,中国人还不怒。因为揭穿了讲,国际上只是论利害,你们勾结日本,是你们的事,收回失土,是我们的事。……我们的领土主权毕竟在自己守不守,不在别人认不认。所以承认伪国这件事,中国人失望则有之,愤怒则不必。其所不能不愤慨,同时不能不好笑者,就是这恭维日本的一套说词。德元首的权力虽大,但断不能以一手遮尽天下人耳目,不能把世界人类共同观念中的‘人道’、‘文化’这样逆解。”

季鸾先生见识高远,能见常人不能见,足以成为新闻从业者永远的范式。在民族危亡续绝的关头,他耿耿在念的竟是这些普世公认的“人道”、“文化”价值不容亵渎,所以,他要堂堂正正地忠告权倾一时、不可一世的希特勒,要想帮助日本尽管去援助好了,却不必套上“人道”、“文化”的美名。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