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三十四)(图)

2017-10-24 06: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孙温画的红楼梦本。(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三十四回 良玉南下匆匆 紫鹃别夫依依

就在三府搭粥棚救灾的第四天,良玉也被皇上派往江南救灾。这天林府的晚餐上,良玉说:“有件事,我现在必须告诉大家,很抱歉!我实在来不及同大家商量,就擅自主张做了。”说着,夹起一只熏鸭腿放在二太太碗里。碧玉说:“大哥,我们都等着听你往下说呢,你快说呀!”良玉说:“大家知道,今年全国受灾。”璞玉说:“我们知道,北方蝗灾,南方旱灾,你就快说吧。”良玉说:“对!北方的蝗灾,已几乎用尽国库存粮,现在南方告急,一时实在难于筹集这么多粮食。今天在朝堂上,皇上、百官大臣十分着急,有人竟建议暂用军库存粮,有人反对,说:‘不可,如果敌国知道这个消息,来攻打我们,没有了军粮,就等于不战自败。’我当时听有关大臣报出了缺粮的数字,在心中算了一下,咱们家十大粮仓差不多够这个数字--”二太太接过来说:“所以你站出来向皇上禀报:‘我们林家尚有些余粮,正好粮仓在南方,可以打开林家的粮仓,解救灾民。”

众人先盯着良玉,现在又都望着二太太,个个咬住筷头,睁住一双疑惑的眼睛,不知她到底是何态度。二太太对众人莞尔一笑,说:“我儿做的对!我赞同!”这时大家才松了一口气。璞玉,碧玉两人拍手叫好。二太太望着几个孩子,非常欣慰。她津津有味地咬了一口熏鸭腿肉,看着紫娟,碧华,问:“你们有何看法?”两人对望了一眼,同时说:“我们?”二太太说:“你们是我的儿媳,是我们林家的人,当然应该表态。”碧华放下筷子说:“这回咱们家良玉又中了一次状元!在救灾这事上,又高中魁首!”紫娟也笑着说:“我也是这样想的。”良玉开怀笑了:“好!这可是咱家的大事,经营多年的粮仓全都救灾。大伯父,大伯母,李伯,还有黛玉他们也该知道这件事。”碧华说:“嗨!他们保证个个都赞同。”良玉说:“那好!璞玉你明天抽空,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二太太问:“什么时候走?”良玉说:“后天,只有明天准备。”“要去多久?”“二个月。”碧华说:“我也要去!”良玉说:“你凑什么热闹,咱们的小女儿刚断奶,你这个做娘的--”碧华指着紫娟说:“那个娘比我这个娘还像个娘,有她这个娘,你还不放心。”碧玉笑着说:“嫂子满嘴都是娘,我都听糊涂了。”碧华说:“我武艺好,白天可以保护你,晚上可以照顾你,我必须去。”良玉望了她一眼不接话茬。碧华只好恳求二太太,“娘,我说的对吗?你老人家让我去吗?”二太太望了望他们夫妻三人,笑笑说:“你们小夫妻商量吧,我没意见。”碧华喜得一拍手:“好!娘同意了!”

良玉说:“今日在朝堂上还有一件事,说出来,你们当笑话听!”众人兴致又来了,边慢慢吃饭,边盯着良玉。良玉说:“在众人一筹莫展时,我走了出来,向皇上禀报,可开我家粮仓救灾,皇上和众大臣大喜。皇上说:‘爱卿救了朕的燃眉之急,太好了!将按官价购买你家粮食。’我忙说:‘不必!不必!现在国家到处需要用钱,我家也不缺银子,我把粮食无偿地献给灾民。’众大臣拍手称快,个个喜气洋洋。皇上说:‘既是开你家粮仓救灾,朕就派你为江南救灾大臣,代表朕,代表国家,前往江南救灾。为了显扬林家的威名,我准备派五百人的护卫和仪仗队,浩浩荡荡地下江南,并通知沿路的官府,大张旗鼓地迎送你,如何?’我正要说话,只见吏部尚书王大人说:‘皇上的美意,众人皆知,只是林家早已誉满全国,尤其江南几省,一提起苏州林府,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都夸赞林家是富而有德,做了很多善事:架桥梁,筑道路,办义学,赡养孤寡老人。每年总有局部地方受灾,林家总是浩浩荡荡把运粮车队开往灾区救灾。’皇上听后且惊且喜,说:‘林家竟如此高义,朕今天才知道。’我接着说:‘王大人谬赞了,夸大了,只是家中几位老人,为行善积德做了几件小事而已。’我停了一下,又说:‘皇上对林家的关爱,臣感激不尽。只是目前沿途官府粮食匮乏,官员们忙着救灾。所以臣想,这次就轻车简从,不惊扰任何人,争取快速地赶往苏州,尽快地把粮食送到灾民手中,不知皇上同意否。’最后皇上采纳了我的意见。为了我的安全,皇上从自己的贴身侍卫中挑选了四位大内高手,又派了最宠爱的两位年轻将军给我。”

璞玉插嘴说:“这两位将军肯定是秉仁,秉义。”良玉笑着说:“对!对!就是他俩!还挑了一驾宫内最高大的最坚固的四马八轮大马车,派了两名驾车高手给我。”碧华说:“皇上对你够尽心了。”碧玉说:“咱家有这么好的名声吗?而且做的那些事,我怎么都不知道。”二太太郑重地望着璞玉,碧玉,说:“记住了,这都是你哥、你姐做的。你们以后要多向你大哥,你大姐黛玉学学,你们俩差远了。”

夫妻三人回到房间,良玉望着碧华说:“你为什么非要闹着去。我走了,你们想我时,姐妹俩还能说说话,你我都走了,把紫娟一人抛在家里,多冷清!而且两个孩子都交给她一人照管,她又要帮着算帐,你想把她累死啊!”碧华想了想说:“我刚才一心只想到你,没想到姐姐,那,那,那我就不去了,在家陪姐姐。”良玉笑了,说:“何况,你还是娘子军的头领,还要在这保护灾民呢!”碧华说:“这事倒无大碍,让我的贴身丫头舞儿当头就行了。”这时紫娟忽然说:“我赞成碧华去!”俩人都惊异地望着她。紫娟一笑,说:“碧华去,我放心。”良玉说:“你有何不放心的,身旁有两位将军,四位高手,再说我自己也略有些武艺,对付十个,八个没问题。”

紫娟说:“我不放心的是,怕你在外面招蜂引蝶,眠花宿柳,碧华在身旁日夜盯着你,你就……”听到这,良玉走过来,就要抓紫娟,说:“你满嘴胡言乱语,看我怎么整你……”紫娟连忙躲到碧华身后。碧华张开两臂,挡住良玉,良玉左冲右突,怎奈碧华身子矫健灵活,挡得死死的。三人就这样玩着“老鹰捉小鸡”。良玉抓不住紫娟,只好在椅子上喘气:“算了,我也累了,我打不过你们。”紫娟两人笑着,悄悄坐在良玉对面。

良玉指着紫娟说:“你原先是一个多么清纯,善良的女孩。如今怎么变得如此刁钻多疑,我是你说的那种人吗?”紫娟笑着说:“我不过开个玩笑嘛!你还当真了。”碧华也说:“紫娟姐姐太爱你了,怕失去你嘛!”良玉望着两位娇妻,说:“有了你们,我已心满意足,天下也没有几个女人能入我的眼了。一对小傻瓜!放心,我绝不会做那种事。碧华想跟着我,也好!若真有想勾引我的女人,一看我身旁跟着这么一位如花似玉的小娘子,肯定会自惭形秽,退避三舍的。也省了我不少事。”紫娟说:“那好!就这么定下来了,明日还要整理你俩的行装,就早点歇息吧。”

良玉洗漱完毕,走进了碧华的房间。碧华说:“你为什么不到姐姐那儿去?”良玉说:“今晚不是该到你这里吗?”坐在碧华旁边,低头望着她:“你不想我,把我往外推?”碧华脸一红,说:“我倒是时时刻刻想和你粘在一起,可是咱们一走两个多月,姐姐多可怜,所以这两日你就到她那里去吧!”良玉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说:“那我去了,晚安!我的小宝贝。”

良玉轻轻推开紫娟的房门,只见紫娟正坐在床沿发愣,良玉站在门边呆呆地望着她:此时紫娟显得如此孤苦凄凉,形只影单,娇小无助……良玉鼻子一酸,眼里噙满了泪花,走到紫娟身边,紧紧地抱住她:“我的小可怜!看你这个样子,我怎能放心走开,我不去了,让皇上换人吧。”紫娟回过头来,盯着良玉说:“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做的是大事,那里有千千万万个灾民嗷嗷待哺,等着你去救济,你怎能为儿女私情牵绊,你放心去吧。”望着良玉脸上挂的泪珠,紫娟心疼起来,“你怎么婆婆妈妈的了,又不是生离死别,不就两个多月吗?哭什么?”说着从袖笼里掏出鲛绡手帕,替良玉拭泪。一股淡雅的梅香从袖筒里飘了出来。良玉立即心荡神迷,不能自持,他抓住紫娟的手,脸儿贴在紫娟脸上,迷迷糊糊地说:“我一闻到这香味就迷醉,就想……”立即吹熄了灯,放下帐帘。

这天,良玉,碧华要走了。全家人匆匆吃了早饭来送行。这次只带了冬儿和丫头琴儿二人。送到大门边,良玉说:“就送到这里吧,别到门外了,免得惊动灾民。”说罢,又一次回头望望众人,只见紫娟眼泪汪汪地望着自己,又情不自禁跑到紫娟身边,拉着她的手,小声说:“我说的话要记住了,一,不能熬夜,二,……”紫娟含泪点头,这时碧华也跑了过来,抱着紫娟,哭了起来:“姐姐保重,我会想你的,我会给你写信……”众人都微笑地望着小夫妻三人依依分手的样子。二太太说:“我儿放心地去吧,你的这个小媳妇,我会加倍疼惜她的。秉仁,秉义恐怕早都等急了,快走吧。”主仆四人走出了大门,只见马路对过停了一辆高大的马车,一位壮年汉子,手执鞭子坐在车辕上,四匹矫健的骏马昂首挺胸等着主人,人们看着四人上了马车,林府的大门才闭上。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