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话题】雪花正在飘落熔炉……(图)

2017-12-02 10:00 作者: 如松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7年12月2日讯】这次,我们有两个主题探讨。

11月27日,中国央视发文《不论以什么名义都不能践踏外来人口的尊严》,其中说到“近日,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正在北京全市展开。这次的清查和整治力度是空前的。......不论以什么名义,都不能践踏外来人口的额尊严。习近平书记在2015年4月曾指出,“无论时代条件怎么变化,我们始终都要崇尚劳动、尊重劳动者”。官方喉舌《人民日报》早在2010年9月就发文称:“大城市无权让‘低端劳动力’离开......”。

这里的是是非非咱就歇着吧,很多人都在讨论,咱不掺和。但从人人生而平等的角度来说,咱可不会解释什么是低端劳动力,因为人与人之间只是职业的不同;从整个国家来说,如果非要分低端还是高端,只能说所有纳税人都是高端的,其它都是低端的。

北京大规模清理外来人口的背后是什么?
北京大规模清理外来人口的背后是由什么推动的?(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但不管怎么说,最终的结局都是,随着这场声势浩大的专项治理行动的推进,大量的外省人员离开北京。媒体传出来的具体数字参差不齐,但总体上是几十万至三百万不等。同时,很多其它城市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早在2015年末,上海常驻外来人口数量就减少了约15万人,这是上海十五年来的首次外来常住人口的负增长。2016年,北京也遭遇了18年来首次外来常住人口的负增长。这次北京环境整治造成外来人口集中离开北京,看起来是行政的力量,本质上依旧是市场的力量在背后推动。

就在2015年房地产界讨论中国还将出现白银十年的时候,笔者在前年底和去年上半年就多次说到城镇化将逆转,所谓的白银十年是不存在的。因为任何一个国家的城镇化最高水平,都不会相同,用日本美国的数字衡量中国,根本就是驴唇不对马嘴。各国自身城镇化的最高水平都取决于一点:自身的生产力发展水平。中国经济以投资拉动,这是城镇化的动力所在,可以在大城市吸纳大量的农村劳动力(制造业、建筑业,以及依附于此的服务业)。但是,中国的投资活动与出口是严格的夫妻档关系,因为无论铁公鸡还是城镇化的投资活动,都需要大量的能源、铁矿石等基础原材料,而这些原材料严重依赖进口,也就是严重依赖贸易顺差的形成。随着老龄化的到来,人口红利就会消失,无论采取推进企业国有化的办法还是其它任何办法,都无法逆转中国从双顺差时代走向逆差时代,而2015-2016年歪汇储备的下降就是一个显著的标志。当进口因顺差下降而受限的时候,进口原材料受限。城镇化就会嘎然而止。其源头是生产力发展减速。

当城镇化嘎然而止的时候,所有企业(服务业)都会面临终端需求不足的问题,导致城市的就业机会不足。此时,一旦大量无业人员集中在大城市,就会带来各种治安、环保、安全等方方面面的隐患。最终,行政手段就会和市场手段共同推动人口离开大城市,逆城镇化也就开始了。这种因逆差时代到来导致进口不足的现象,同样在未来会制约二三线城市的城镇化。很多从农村来到城市的人口,最终只能是哪里来再回到哪里去。

北京本次因安全等问题而大规模分流外来人口,或仅是开始,未来,私人网约车(特别是外地司机)有可能会受到限制,就业或需要本地户籍,等等,方式多种多样,核心目的都是一个,在逆城镇化大背景下需求不足,就业岗位就会紧缺,大城市不准许积存太多的无业人口。当然,唯一的手段是让外地人回家。

家中的锄头生锈了,拿起来吧。

现今的时期,人口南迁的趋势是比较确定的。如果南方一些宜居小城市出现房价上涨还可以理解,因为一些不依赖工作地点的人(网上办公)会选择这些地方生活。而大多数高房价的大城市和绝大多数中等城市,在逆城镇化时期没有上涨的动力。

今年太原的情形,在等着大多数城市,那就是大家的结果。

所谓的白银十年,就是幻想的十年。逆城镇化的北风,终会将价格雪花吹落进熔炉。

现在,国债收益率持续上升到高位,虽然央妈很努力地印钞,但市场依旧钱紧,这本质就是流动性陷阱,就是逆城镇化到来的典型现象。

10月以来,央行总体上都是在净投放,在不断地印钞,但为何市场利率却不断上涨哪?

年底资金需求量大,造成资金紧缺,自然是一个因素,但央行应对这种周期性的因素有足够的经验。更根本的原因是,当城镇化逆转的时候,就会出现需求不足。最近一段时间出现很多相关的报道,北方大面积环保整治,相关重工业和建材企业被行政停产与半停产,发改委叫停一些地方的地铁投资项目,核心是受制于进口能力。此时,需求不足就是核心问题,当通过行政手段限制这些项目或企业开工的时候,相关企业的债务怎么办?

原本,中国企业债务率就在很高的位置。根据央行的数据,2016年底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总负债是102.6万亿元,负债率为138%。路透社在分析了2146家中国公司之后得出结论:截止9月底,中国公司的同比负债总额增加了23%,继续高增长。假设非金融企业的负债增长也与上述增长的速度持平,非金融企业负债率就大约达到了169%。其实,这并不是全貌。据相关的报道,影子银行的规模甚至超过了商业银行部门的信贷规模,这部分也会有很大比例流入非金融企业部门,让企业的债务率处于超高的水平。

在如此高的债务率下,因需求不足而降低企业开工率意味着什么?当然意味着无法归还贷款甚至无法付息。此时,只有两个办法:第一,继续通过扩大贷款归还银行(或影子银行)利息,保证债务不会爆破。此时,银行实际是将坏账隐藏了起来,就会造成央行不断放水、而市场资金持续紧缺的现象,因为大家在玩旁氏骗局,陷入流动性陷阱。第二,直接债务违约。

最近一则消息,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选择了后者,进行了债务违约,这就是城镇化逆转、需求不足带来的必然。各类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重工业企业部门、建材施工企业部门、房地产部门、金融服务的部分部门,都属于城镇化的核心部门,未来就是最大的难题。要么进行债务爆破,要么以银行(影子银行)为中心玩庞氏骗局,继续在流动性陷阱中跌落下去。只要央妈还想要汇率,就没有其它的选择。

今年以来,央行在口头上推动去杠杆,但看看今天的企业负债规模,能够去杠杆吗?不去杠杆还岌岌可危,一旦央妈真正的收缩货币去杠杆,银行和企业只能是立即死给央妈看!这是现实。导致的结局是在流动性陷阱中越陷越深,房贷利率不断上涨,明年将最少冲破6%。

这一时候,没有去杠杆,只有杠杆转移。

去杠杆的本质含义是准许杠杆大规模断裂,既然领导说不准许出现系统性危机,就意味着不想去杠杆。当然,是否发生危机,也不是领导说了算的。虽然领导很牛,提着印钞机,但这件事也是无法完全把控的。

朱云来说,现在银行1.7%的坏账率被远远低估。当银行准许企业增加贷款还利息的时候,实际是将“宝贝”藏了起来,怎么能不低估?应该是远远、远远地低估了。

这些都是逆城镇化带来的必然结局,因为城镇化是三十多年来最庞大的需求,现在渐渐远去了......。

至于是留在城市好,还是留在一些乡村好,很多人一定说城市好,但个人却认为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与自身的具体情况有关。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