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父老乡亲世代相传的国军抗日事迹(组图)

2017-12-5 11:23 作者: 甄华

手机版 正体 1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参加武汉保卫战之桂系国军整装待发。
1938年,参加武汉保卫战之桂系国军整装待发。

2017年11月,湖北中医周志远在微信和博客发文,叙述广济家乡老人们向后代子孙讲述的国军抗日事迹。

老人们向后代子孙讲述的故事

周志远的文章这样写道:“刚好这两天,我老家的一位朋友在写我们县(武穴市,古名广济)抗日史方面的文章,我看到他收集的各种历史资料,内心深处感受到有种声音在呼喊,我应该为祖国更强大做点什么。

我们县在抗日战争时期,作为保卫武汉的重要战场,发生过激烈的战争。白崇禧部两万多士兵,在我县几个镇浴血奋战,阵亡一万七千多人,歼灭日军近一万人,真正是‘一寸山河一寸血’。

小时候,我老家的老人们跟我们讲过这段历史,据亲历过这次战争的老人说,当时白崇禧部官兵,为了保护国土完整,打得极为艰苦。在我们村附近的一个山头上,一营官兵冲上前线,后方做饭的把饭做好了送上去,结果看到的是遍地的尸体,无一名战士生还。

我上小学的时候,老师曾经带我们到白崇禧部官兵在我们村附近的一个战场上参观,那时还能从山上捡到不少子弹壳,小时候对这样的(日本侵华)历史耻辱感受不深。但是如今读到这些文字时,发自内心的感到伤痛。”

2005年,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的时候,大陆民众这样评论说:“对日本参拜靖国神社义愤填膺,对东条英机等战犯牌位安放在靖国神社耿耿于怀,可自己(共产党)却又用什么来告慰为卫国捐躯的数百万将士的在天之灵呢?当党争和意识形态的争斗隐蔽了真相的时候,历史也就难以下笔了,这实在是一个遗憾。”

“很多的人都已遗忘了这些!抗日烈士在九泉之下,若得知他们曾浴血保卫的后代们如此健忘的话,亦会黯然落泪,而那些黄泉路上的日本鬼子,却一定会为此含笑九泉!要知道,铭记历史并不是少数学者的专利,而是全国共同的责任与义务!”

蒋介石亲题“军队要学一八八,一八九”


桂军敢死队持大刀向日军进攻。

位于大别山脉湖北黄冈地区的武穴市现为县级市,原名广济县。周志远家乡父老所说的国军抗日故事,是1938年武汉会战期间的广济、黄梅战役。

据《武汉会战》等有关战史资料,1938年4月,李宗仁、白崇禧指挥国军取得中国抗日首次大捷——徐州会战台儿庄大捷,日军遭到明治维新后首次战败,恼羞成怒,迅速调派机械化重兵反扑,意图攻占中国中期抗战的指挥中心——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所在地和中国战略物资转运中心武汉。于是抗战史上规模最大的战略大会战——武汉保卫战(武汉会战)正式打响,蒋介石亲任最高总指挥。

当时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生病住院,蒋委员长特任军委会副参谋总长白崇禧任江北战场总指挥,先后调集14个军共32个师的兵力,由白崇禧代李宗仁指挥。为此,白崇禧亲赴广济梅川部署作战。

位于大别山脉的广济,地形上有两大“瓶颈”,紧扼“三省七县通衢”之武汉,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江防军第16军军长李蕴珩玩忽职守;第167师师长薛蔚英违抗白崇禧的紧急增援令,贻误战机,丢失马当要塞,日军长驱直入,占领张发奎兵团负责防守的九江。白崇禧急令李延年率黄埔中央军第2军主力施中诚的57师(施中诚57师后来并入王耀武74军)和郑作民的第9师死守,桂军张义纯48军、王东原的73军、黔军何知重86军协守田家镇要塞。

9月6日,日军攻占梅川后,白崇禧又命桂军廖磊第21集团军和李品仙第11集团军分别在大别山中段和南麓发起广济、黄梅战役,令李品仙调整部署。白崇禧亲自将广济划为死守区,命李兵团的覃连芳第84军在紧扼广济之咽喉的龙头寨、大小坡、丛山口一带,构筑工事,迎击来犯之敌。

桂系廖磊集团军张淦第7军、张义纯第48军在广济梅川西,蕲广公路的四顾坪山一带山地,与日军展开反复拉锯血战。桂军阵地白天遭到日军的飞机低空轮番轰炸和炮兵密集攻击,战地被日军占领。入夜后,桂军发动夜战强行将阵地夺回。在每个山头,桂军与敌反复冲杀,有时收复一处阵地达八进八出之多。而在广济北岳山饶婆岭的牵制阻击战中,覃连芳第84军为了争夺阵地,阵地失而复得亦有六次之多。

在日军飞机轮番轰炸和炮兵密集攻击下,桂系集团军在广济阻敌整整34天。主要由广西新兵组建的第84军第188师、189师,在军长覃连芳率领下,殊死血战,让日军头号王牌第6师团(与进犯台儿庄和昆仑关的第5师团并列第一)真正体验到了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和顽强意志。参加过南京大屠杀,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日军第6师团,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重大代价。日本报纸也不得不承认:“此役,由于受到敌主力部队的顽强抵抗,伤亡甚大,战况毫无进展。”整整10天,日军无法攻克桂军主阵地,不得不在广济就地休整,等待大本营增派援军,再也无力进攻武汉。

后来,日军大本营援军到来,攻占了龙头寨,大小坡,区烟寨等地后,第84军第189师覃团长率领该团固守广济荆竹铺,掩护国军主力向岗山脉撤退。该团陷入日军的重围,血战一昼夜,覃团长与全团官兵壮烈牺牲。第188师第1103团上校团长梁津回忆说,188师全师三个步兵团,与日军血战数日,共损失三分之二以上。至今,当地一些老人还歌颂着桂军保卫国家,英勇牺牲的悲壮史迹。

广济-黄梅战役为推延日军机械化兵团攻占大武汉的时间,保证国民政府重要军政机关、学校、工厂及大量各种战略物资安全转移到大后方重庆,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拖延作用。武汉会战后,中国的抗战由战略防御转向了战略相持,挽救了中华民族的危亡。

蒋委员长钦点桂系覃连芳第84军第188、189两师为国军模范,并亲自题词“军队要学一八八,一八九”。

令日军胆寒的广西桂军

一直到抗战末期,日军都认为在中国军队中,广西桂军有日本武士道精神。1944年的桂林保卫战,是八年抗战中最令日军胆寒的战役。

广西桂军的英勇顽强令人敬佩。如果问起中国人在抗日战争中哪次战役最残酷、最激烈,可能有人会说淞沪会战、台儿庄战役、或长沙会战、常德保卫战、衡阳保卫战等等;但是如果去问亲身参加过侵华战争的许多日本老兵,就会发现这些老兵都一致认为1944年的桂林保卫战是他们在中国战场上遇到的最残酷的战役。

看中国专栏作家云中君早年在日本留学时,曾在名古屋偶遇一名日本老兵。这位老兵曾参与在缅甸对英军的作战,在中国参加过1944年衡阳保卫战(薛岳指挥的长衡会战)以及桂林保卫战等,他认为广西民团的战斗力远在英军和国民党中央军之上,其英勇与顽强甚至超过日军。这位日本老兵对云中君强调说,如果每个中国人都像广西人一样英勇善战,日本根本没有机会侵略中国。

民众自发建塔祭悼英烈 红卫兵毁塔焚骨丧天良

1939年,湖北地方士绅在古刹双泉寺右侧建七层“白骨塔”,祭悼保卫武汉牺牲的国军抗日英烈。
1939年,湖北地方士绅建七层“白骨塔”,祭悼保卫武汉牺牲的国军抗日英烈。

武穴市(原广济县)四望镇有一座鄂东名刹双泉寺,系詹祖于唐贞观十三(公元639)年巳亥岁所建,因寺右文武双泉而得名。

1939年春,湖北地方士绅吴领选及当地殷富者徐水德等12人,在双泉寺右侧观音殿后15米处建一烈士塔,组织地方民工将抗日国军牺牲将士骨骸聚殓于塔内,并做七七四十九天道场,为英烈们超渡亡魂。此塔原名不详,在《武汉会战》战史记录叫“白骨塔”。塔下埋葬着广济战役中争夺丛山口阵地牺牲的2000余名桂军第174师官兵的忠骨,还有黄埔中央军李延年第2军部分官兵的忠骸。

后来共产党篡改抗战史,编造谎言,自封“中流砥柱”,污蔑诋毁蒋介石国民党“消极抗日,丧土失地,躲在峨眉山上摘桃子”。文革期间,深受中共毒害和谎言欺骗的愚昧红卫兵们,丧心病狂,竟然捣毁“白骨塔”并掘出国军抗日英烈的骸骨,烧成骨灰当做肥料抛洒入农田。

2006年,当地一批有识之士们满怀历史的沉重感,敬佩于国军将士英勇牺牲,保卫中华民族的事迹,义薄云天,自行集资,在“白骨塔”旧址重新修建了七层砖石新塔,名称叫“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同时修复古寺“双泉寺”。

“白骨塔”重建石碑上刻写的保卫武汉广济黄梅战役之战史。(
“白骨塔”重建石碑上刻写的武汉保卫战之广济、黄梅战役战史。(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在“白骨塔”重建的石碑上,刻有白崇禧指挥国军保卫武汉的战史。碑身上详细刻有参战国军的番号,其中包括1937年从广西北上抗日的四个军。武汉会战结束后,当年参加过北伐和民团军事训练的广西20万桂系老兵已经全部阵亡牺牲在战场上。

大陆民众致以挽联:“北上抗日铁血敢死残骨几何?家国万里世事变迁谁怜袍泽!”

大陆民众评论说:“正面战场浴血奋战的百万国军将士呢?他们的姓名也许无人记得,但他们的形象不应被埋没,更不该受到各种侮辱。”

“我们有理由去遣责小日本参拜靖国神社吗?那我们是怎样对待我们的阵亡将士的呢?后人拜祭他们的英魂寄托地在哪里呢?为国难而牺牲的将士遗址,我们都视而不见,中国人屠杀中国人的内战英雄的陵墓却修得无限风光。”

“一个民族的衰弱,往往是从记忆开始──集体选择性失忆。”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