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女谍遮住了红太阳的光辉 被国安监控(组图)

2017-12-7 00:29 作者: 林立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61年,中共特工头目李克农(中)访问上海八路军办事处旧址,沈安娜(右一)陪同。(网络图片)

女共谍沈安娜,本名沈琬,1915年出生于江苏泰兴,2010年6月16日死于北京。17岁被中共洗脑,20岁时由于速记速度达每分钟200字,再加上写的一笔漂亮字,被中共送到蒋介石身边,成为国民政府第一速记员。 

在中共搞内战的关键期间,她担任国民党决策核心的速记员长达14年,直到1949年。所有重大决策均由她记录整理,并很快转到毛泽东手上,故被称作“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国民党作战部队的高级将领还没接到命令前,毛已经看到了蒋介石的指令。“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有如此知根知底的内鬼,国民政府不输才怪。 

一位助中共窃神州的女谍 


特务是人类中最不耻的职业,图为共谍夫妇华明之、沈安娜。(网络图片)

1932年,沈安娜17岁那年,入读上海南洋商业高级中学,与在中共特科从事秘密情报工作的中共党员、特务华明之来往频繁,在华的动员下,年纪轻轻的沈安娜也成为中共情报人员。 

1934年,中共中央特科得到消息,国民党浙江省政府将要招一名速记员。这对于共产党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可放过的机会。于是,中央特科领导王学文指示沈安娜进入收费低且学期短的中文速记学校学习,并要求她成绩优秀。 

为了给共产党搜集情报,沈安娜拼命提高业务水平,以优异的速记水平考入浙江省政府做速记员,并很快在浙江省政府站稳脚跟。初时她曾在浙江省府主席朱家骅手下工作,得到朱的赏识,并在其安排下成为国民党员。后来朱家骅升任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沈安娜也成了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处的速记员,可以接触到蒋介石等高层的机密。 

几十年后,沈安娜回忆说,“19岁我第一次为党组织提供情报,我也不知道什么情报是重要的。我特别留意保安处长宣铁吾的秘密军事报告,因为宣铁吾主要负责‘清剿’皖浙赣边区和浙南地区的红军游击队。” 

后来,沈安娜将宣铁吾的报告、国民党的计划以及武器装备、公路碉堡的附件、图表等重要情报,用特殊药水写在信纸背面,然后正面写一般的家信。但这种药水质量不过关,有时还没等用显影药水,字就显露出来了,非常不安全。于是,王学文派华明之到杭州取情报。 

华明之和沈安娜有时在茶室里会面,有时装扮成情侣在西湖碰头。为了方便工作,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他们1935年在上海举行了婚礼,那年沈安娜20岁。从1935年结婚以后,情报的传递就非常及时。华明之可以把枕边人当天得到的情报送至上海地下党组织联络人手中。 

1936年冬,朱家骅接任国民政府浙江省政府主席。带有特务任务的速记员沈安娜利用工作之便,处处讨好省政府主席,很快得到了朱家骅的信任。随着国民政府内迁重庆,更给了沈安娜能接近到蒋介石、宋美龄,以及亲耳听到蒋介石的军事部署奠定了基础。 

在她的14年特工生涯中,有11年是在蒋中正介石先生的身边。在此期间,包括朱家骅、蒋介石、宋美龄等人,都没有对这名安份守纪的年轻女孩子起过疑心。她把国民党中央核心的情况当天交给华明之,随后源源不绝送到当时在延安的毛泽东手上。 

中共一直吹嘘毛泽东用兵真如神,闹了半天只不过是在蒋委员长身边安了一个窃听器。 

特务沈安娜再次接上组织关系 

因为西安事变,被打的抱头鼠窜的红军堂而皇之的附体国民政府,办事处挂上大牌子“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 

1937年,跟上海党组织失去联系的沈安娜找到了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和中共接上了关系。 

1938年4月国民党五届四中全会上,朱家骅被推举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长兼党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央调查统计局局长。 

董必武对沈安娜说:“朱家骅现在是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你可以找他要求进中央党部工作,为党继续收集情报。”周恩来叮嘱沈安娜:“在国民党核心工作,一定要注意隐蔽,既要大胆,又要谨慎”。 

第二天,沈安娜求见朱家骅。她说:“我千辛万苦赶来武汉,请主席栽培,安排个工作,好为党国效劳。”朱家骅很高兴,说中央党部正缺速记员,接着问她是不是国民党员。经过多年特务工作锻炼的沈安娜,练就了张口就能坦然说谎的本事,她扮出天真无邪的表情,腼腆的回答:“我在浙江时还年轻,没有加入,现在加入可以吗?”老上级朱家骅马上交待手下给沈安娜办“特别入党”。 

1938年8月,沈安娜和华明之跟着国民政府的国民参政会的包船前往重庆。机要处得知沈安娜是朱家骅亲自安排进来的老部下,对她十分信任,她一报到就被派去担任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的速记员。 

最后随国民党政府去台湾,在台湾曾任总统府资政的朱家骅1963年1月在台湾病逝,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位脸上一笑一个酒窝的年轻姑娘居然是潜伏的中共重要特务。 

1939年1月21日,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在重庆召开。主持人是蒋介石,沈安娜坐在速记席上。这是沈安娜第一次见到蒋介石。此后,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和中央全会都由沈安娜担任速记。蒋介石和在座的所有国民党要员做梦也没想到,埋头记录的沈小姐,竟是中共情报员。国民党怎么能打嬴中共呢? 

特务是人类中最不耻的职业 

1937年发生西安事变后,即将被消灭的中共红军再次附体国民政府,变身“八路军”。国民党很快发现,中共并不想合作,而是利用国民政府的给养和地盘发展自己的力量,于是从1939年颁布限制异党活动办法,并于1940年初和年底前后两次清除钻进来的共产党力量。 

1939年1月,沈安娜被确定为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的速记员,并负责保管相关会议文件。蒋介石在大会上作报告时,沈安娜就坐在离他仅三四米远的桌子旁做速记。在全会的小型军事会议上,沈安娜接触到国民党两个重要文件,即《防止异党活动办法》(后改为《限制共产党活动办法》)和《关于共产党的处置办法》。她迅速把文件转给周恩来。当时中央党部还没有给国民党内部发放,中共就已经拿到原文件。后来根据沈安娜以及其它来源提供的材料,中共编写了名为《摩擦从何而来》的小册子。 

1939年秋,南方局组织部负责人博古决定接收沈安娜入党,在没有举行任何仪式的情况下,沈安娜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1年初,在中共口称的“皖南事变”中“新四军”损失惨重。据沈安娜自述,当蒋介石与众多国民党将领们听到此消息开怀大笑时,担任速记的她坐在旁边“想哭却不能哭,强装镇定,牙齿把下唇咬破了。” 

1942年,中共南方局派去领导沈安娜、华明之的徐仲航被捕,由于特务系统均是单线联系,所以他们与中共党组织又一次失去联系。沈安娜回忆说:“那是我一生之中最艰苦的时期,我每天搜集到的情报,因没人来取,不得不又亲手销毁。” 

特务是人类中最不耻的职业,因为他(她)们永远躲藏在阴暗角落里,无法堂堂正正的当个人。沈安娜也是一样,自从17岁进了中共特务组织的门,就像上了发条的时钟,已经习惯这样走下去。

1943年5月,沈安娜被安排为宋美龄的讲话做速记。她知道宋美龄很注意仪表,为了得到信任,每次速记前,她都会找出自己最好的旗袍穿上。每次速记完,她都会非常谨慎小心的将速记符号迅速翻译成文字,工整抄录,封面上还花很多心思加上漂亮的美术字标题,使宋美龄看了非常满意。 

1945年国共谈判期间,沈安娜把国民党密商谈判策略的情报,每天都通过秘密通道报告给中共中央代表团,这样就使周恩来了解对手底牌,掌握了谈判主动权。毛泽东对此曾说过:“这是玻璃瓶子里面押宝!” 

没有情报来源 毛泽东就是汤泡饭 

中国古代,三国鼎立时期,蜀汉丞相诸葛亮将《周易》“天、地、人”一体的思想运用于指挥作战,“上知天文,中察人事,下识地理”,先后成功上演了“火烧新野”、“草船借箭”、“空城退敌”等千古传颂的智慧之举。 

而毛泽东的“百战百胜”的战略战术,虽然被吹嘘了半个多世纪,好象打遍天下无敌手,现在才逐渐揭开谜底,原来就是利用特务打进对手内部去,把人家的战略部署拿到手。所以没有了特务提供情报,毛泽东和中共延安窑洞里的最高决策层就大眼儿瞪小眼儿,什么决策也做不出来。 

在中共发动的三年内战中,沈安娜参加了国民党历次的中央全会、中央常委会、国防最高委员会(后改为政治委员会)以及立法院的所有重要会议,何应钦、白崇禧、陈诚等军事头目的军事报告,尤其是蒋介石的一言一行都被她提供给中共。 

周恩来评价说,“蒋介石的作战命令还没有下达到军长,毛主席就看到了。” 

1946年3月,蒋介石连续两次召开最高军事会议,策划在半年内击溃八路军、新四军主力,会上还确定了军事部署和兵力调配。这些要中共命的战略部署情报,都被沈安娜用速记符号仔细记录了下来,并迅速送到延安中共最高决策层。周恩来对于这一时期沈安娜提供的紧急救命情报,给予了“迅速、准确”四字口头嘉奖。沈安娜更卖力的搜寻有价值的情报。 

1946年6月是决定中共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在那段日子里,蒋介石在国民党的高层决策会议上,讲到一些绝密问题时,会突然示意:“下面的话不要记。”这时,全场的人员都要停下笔来,31岁的沈安娜也不例外。但她把蒋介石的讲话在心里重复很多遍,然后找机会上厕所之际,再偷偷记录下来。 

沈安娜受访 国安作陪 

在中共特务和被策反的国民政府高官的配合下,1949年4月,国民党的败局已定,开始南撤。此时沈安娜的特务角色已经扮演完毕。上级领导指示不必随国民党南下。沈安娜和华明之突然“失踪”,悄然离开南京,回到上海。 

中共建政后,沈安娜和丈夫华明之没有离开特工老本行,分别进入国家安全局和上海国家安全局工作。 

2001年,沈安娜罕见现身在中共建党80周年的一个纪念活动上。有位记者极想知道一些内战时期的真材实料,于是在此之前就开始申请采访她,但屡遭国安部拒绝。后来看他太执着了,有关部门才勉强答应了。当这位记者采访时,发现旁边竟然有两位“国家安全部的保卫人员”作陪! 

当记者问及辽沈、淮海战役的具体环节时,沈安娜隐晦的说:“历史,该解密的可以解密;不该解密的还是不能解密。” 

中共1949年非法建政,到了2001年,建政都52年了,枪杆子、笔杆子都握在共产党的手里,无辜者的器官都可以随用随摘,辽沈和淮海战役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有什么不能说的呢,还要派两个人监视着?! 

难道,沈安娜真说出来,就会把她和记者都灭了口?这个可真说不准。 

红太阳毛泽东的“全日食”──沈安娜 

从20岁就帮助中共夺取半壁江山,但中共却连沈安娜的功绩都不敢一一道来,而是含糊其词。连她接受官方媒体采访,都被监视。 

沈安娜这辈子除了恐惧和罪业,她得到了什么?有知情人描述道:沈安娜在弥留之际,曾经喃喃自语:“我已经暴露了,赶快从后门走,……”这是什么?就是现代中国的流行病“抑郁症”。

2010年6月16日,95岁的沈安娜带着永远不能说的秘密离开了人世。原因很简单:她是中共红太阳毛泽东的“全日食”。

(原文有删节)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