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人远天涯近》(十九)(图)

2018-01-16 01:20 作者: 宋唯唯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说连载:《人远天涯近》(十九)
小说连载:《人远天涯近》(十九)(图片来源:Pixabay)

接续:小说连载:《人远天涯近》(十八)

另一天,是幼儿园放假的日子,爷爷奶奶陪着小宝在楼下沙坑里堆沙堡,荷荷呢,忠实地站在沙坑边,她的脚边放着一只小桶,里头装满了色彩缤纷的大铲子小铲子,以备小宝不时之需。手肘间还挂了一只布包,里头装了免冲洗洗手液、湿纸巾,矿小宝的水壶,小遮阳帽,双身粉,驱蚊液等等,甚至还有一盒切片的火龙果,便于小宝玩耍时,要见缝插针地喂给他吃。。

爷爷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看报纸,奶奶呢,陪着小宝运沙子。荷荷忠诚地站在沙坑边,犹如一颗树。无人理会地微笑着。这时候,她看见了文星,是出门的行头,提着一只公文包,快步经过。他的蓝色衬衣在树林间的光斑间迤逦经过。一瞬间,游泳池上空开出一朵洁白的莲花,是梧桐山顶的那一朵最柔软的白云,从空中冉冉坠落下来,落满一整个游泳池。空气里到处充满了鲜艳的音符,香花的气味……隔着假山和林荫道,依然可清晰望见他温文的面容,疲惫的神色,永远有一丝恍惚,一丝若有所感的走神。他沿着假山下的台阶,眼看着走过来了。慌乱里,荷荷的脸涨得通红,耳朵热热的,心房里、耳膜里传来远方的万鼓齐鸣,仿佛故乡平原那么辽阔的远方,一径擂响的鼓点……向她逼过来。是她一生的命运,一生的大事。

“荷荷!把湿纸巾拿来给宝宝擦擦手!宝宝口渴了,要给他喂水。”

鼓声停了,是奶奶在叫唤她的名字,她瞥见文星也听见了自己的名字,油然朝这里望过来。她低下头,手伸进那个巨大的布包里,在里头兵荒马乱地翻。纸巾盒,水瓶,怎么就这会儿非得叫她?生怕人不知道她是她家里的小保姆,使唤丫头吗?她罗圈腿,罗锅着背,一只手拎着袋口,一只手探在袋子里乱搅合,那只翻动的手蠢得像钉耙,两条胳膊无遮无拦地露在白花花的阳光里,也粗得离谱。她的人生,本来就没什么美感,没什么仪态,至此,全毁了,全毁了……全完了。她伤心得泪花模糊了视线。

“咦哟,找个水瓶找那么久,这小姑娘怎么了?一下子笨起来了?”奶奶不满意地开着玩笑,这个老太婆,这个冷酷、没人心的老太婆,荷荷淌着羞愤的眼泪,哭了,马夹袋被她淘得人仰马翻,那水瓶凭空里不翼而飞,掏出来的每一样都不是,爷爷的老花镜和一叠报纸掏出来了也放不回去,趁着混乱全落到地上。

“哎呀,你看看你,那是水瓶吗?叫你找个水瓶,咋把什么都掏出来了?这香蕉是水瓶吗?你是没长眼睛还是没长耳朵?你这丫头,脑子真是笨呢!地上脏死了,啧啧,那眼镜盒你还不捡起来?……”奶奶平着声音,很祥和地念叨着,对荷荷一下子如此不机灵,很是诧异,还饶舌地提醒老伴,邀请他一起对荷荷感到诧异。

荷荷被她念叨得耳朵根已经烫成红铁了,浇一瓢水,就会滋啦滋啦冒白烟,她万难之中还从脚趾头上方瞥了文星一眼,只见他竟然放慢了脚步,详细地一步步从沙坑边经过,他正在看着她,目光里充满了怜悯,对她面红耳赤的窘迫、手难脚难的慌乱,一目了然。荷荷绝望地抬起头,她的眼睛里全是泪花,什么也看不见地,朝他望了一眼,文星朝着她,微微点头一笑,笑容里全是安抚和同情。为了不让她难堪地当场溶化,他加快脚步,几下就走下假山,不见了。只是他遗留在现场的致命一笑,将荷荷这快炙热火红通透的生铁,径直浇透了,一阵滋啦滋啦的白烟里,荷荷什么知觉都丧失了……

后来到底找到了水没有,宝宝又如何喝的,荷荷完全不记得了,生不如死的一个下午。经历完了,意志力恢复过来了,她居然还顺利地给小宝宝喂了一碗肉糜粥,阳台上洒满了落日的金光,那灭绝人性的老太婆,浑然不知自己打碎的是一个女孩的心,居然还在厨房里,蒸了一条刚杀的活鱼,又杀生无数,将水灵灵的贝壳,张牙舞爪的螃蟹,扔进沸水里,嘴里还笑吟吟地嘱咐荷荷切姜丝。吃饭的时候,那没良心的一家子团坐一桌,荷荷在后阳台上洗着小宝的口水罩,用脏的手帕,围兜。她依然发着昏,额头贴着被太阳晒得滚烫冒烟的阳台栏杆上,热风将花廊里的九重葛吹得沸沸扬扬,夕阳里的青山,薄薄地贴在她的梦尽头。午后发生的事,远得好像一生的最初。这下可完了,什么都完了。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