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出消灭私有制,缘于不了解共产党资本主义(图)

2018-01-28 09:10 作者: 何清涟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海
提出消灭私有制,缘于不了解共产党资本主义(图:公用领域)

【看中国2018年1月28日讯】最近,消灭私有制在海内外中文世界居然成了一个话题。“风起于青萍之末”,这“青萍之末”就是中共中央机关杂志《求是》最近登了一篇《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新城。因为《求是》的特殊政治地位,这篇署名文章被放大解读,除了一些意在讥讽的游戏笔墨之外,以底层中青年为主的政治反对人士当中,居然有不少人将这件事情当作习近平行将实施的大政加以批判,甚至说是要剥夺中国农民那可怜的财产了,让人看了哭笑不得。

剥夺财产不会以无产者为目标

15年前,我在《中国改革的得与失》一文中已经总结过:毛泽东的革命是用暴力手段化私为公,抢夺全国有产者的财产,让中共成为中国唯一的大地主与资本家;邓时代(包括江胡时代),则是纵容权贵、官员利用权力化公为私,成为中国的暴富阶层。拙作《中国:溃而不崩》一书的主要观点,就是剖析中共通过经济改革,将共产党与资本主义这对死敌结合起来,用资本主义拯救共产党,形成了专制极权+市场经济相结合的中国模式。如果要消灭私有制,那等于自断经脉,绝了共产党的自救之路。

先说剥夺农民那可怜的私产之不可能。中国的财富主要集中于极少数人手中,据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称,中国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而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任何政治行动都有成本核算,中共扶贫的对象就在这25%之内,将这4亿左右的人口剥夺光,让他们流离失所,加大扶贫力度,政府也只弄到一些破旧的房子与一堆除最底层之外,其他阶层看不上的生活资料,政府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资产。只要想想共产主义是无产者剥夺有产者,中共当初依靠“打土豪分田地”这一发家史,就明白中共不可能去做这种到头来什么也得不到的强盗买卖。更何况,农民们的土地,本来就只有使用权,所有权是集体所有,即国有,地方政府可以随意征取。

中产阶层只占人口的19%多,其中还有4%与底层接近,他们的家庭财富当中,80%左右体现为房产,政府还需要这些人工作、纳税,剥夺他们是杀鸡取蛋。

消灭私有制,是断共产党资本主义的命脉

1%的富豪家庭拥有社会财富的三分之一,他们才是抢之有物的目标。但中共却不能见富就抢,因为中国富豪的主体当中,红色权贵、新老三代常委家族的财富占比很大。《中国离岸金融解密》与《巴拿马文件》的名单也证明了这点。习王从2013年开始反腐,在将周永康麾下三大系列政治势力与军中老虎清扫之后(当然也顺便扫荡了一些不在这些藤蔓上的厅局级官员),曾宣布过今后重点是追查十八大以后不收手的,这意思就是不再触动红色家族与高官家族,朱云来、温云松等也在此之后知趣地退出商界,展现了金盆洗手的姿态。

习近平当然很清楚地知道,中国私有财富的最大拥有者是红色权贵与官员群体,但这二者却是中共真正的社会基础。红色权贵与中共命运相连,再动下去要伤党本。反腐本来也是为巩固统治服务的,动官员群体的奶酪也是有限度的,2017年郭氏推特革命已经给了习近平一个严重警告。因此,除了“反腐”的政治需要之外,习近平不可能没收官员的私有财产,包括他们在当地企业中以各种形式持有的暗股。

综上所述,习近平对邓、江、胡三代领导人在权力市场化导向下养成的所谓私有制,基本不会触动,因为这不符合中共利益,也不符合他的利益。但他确实盯准了那1%富豪当中的民营资本,只是目标不是消灭他们,而是让他们为党服务,他们的财产为党所用。习近平并不隐瞒这点,官方喉舌也宣称过十九大以后需要重构政商关系。

重构政商关系的重点在哪里?

十九大之前,习近平确实有重构政商关系的愿望。但这种重构限于两方面:

一、国有经济与私营经济并存,但必须确定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

2015年9月,《国企改革方案》(全称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出台,明确规定:“积极引入其他国有资本或各类非国有资本实现股权多元化,国有资本可以绝对控股、相对控股,也可以参股,并着力推进整体上市。”《方案》制订者犹恐人不能充分理解,在第二条“基本原则”中加以特别阐述:“公有制占主导地位。仍是基本经济制度,是巩固与发展的重点,非公有制经济处于从属地位”,“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这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必须把握的根本要求”。

这个方案说得非常明白:所谓“混合所有制”,就是国企可以挑选一些经营好、或者产品有市场前景的私企入股;私企也可以拿钱购买国企股份,成为股东,但股权配置比例是以国有资本为大头,私企只能处于从属地位,没有决策权与话事权。前一种方式,是让私企为国营资本打工赚钱;后一种方式,是让私企拿钱出来供国企使用。这就是一些中国民营企业担心了好几年的“公私合营”。这点在去年已经成为现实,2017年8月16日,中国联通公布了规模高达780亿元的混改(国有、私有共同持股的混合所有制)方案,令人瞩目的是BATJ等中国几大互联网公司悉数参与,每家投入几十亿至百亿的资金入股中国联通,实现了中国政府2015版国企改革方案的梦想:将民营资本吸纳进了国有企业,但又不让民企有话事权。

二、对于一些进入垄断行业的民营企业,则采取强制措施让其退出,但资本所有权的处置基本上是糊涂处置糊涂了。

最典型的例子是就吴小晖的安邦集团。安邦于2004年在宁波成立,当时注册资本只有5亿元人民币,吴小晖凭借“邓小平的外孙女婿”这一特殊身份,长袖善舞,以民营企业的身份却拿到了金融行业的全牌照,从保险业到证券业、银行业通吃。到2016年底,短短12年间,安邦资产规模暴增至9616亿元人民币。

这样一位人物在2017年6月初被警方带走调查,在坐了8个月班房之后,于今年1月被放出。据大陆媒体人罗昌平在其个人微博称,安邦集团内部人士透露,吴小晖现已经恢复有限自由,但失去对安邦集团的控制,保监会空降的人员已实际掌管了安邦。

吴小晖的安邦与王健林的万达,在民营企业当中具有指标意义:二人起家皆因背后有强势靠山,前者是裙带关系,后者以利益结成的新老常委家族为靠山。从2015年中共宣布将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之时开始,二人均向海外大量转移资产。如今,安邦股权已经易主,万达宣称正在将海外资产变现,转回国内。二人凭借背后的权力身影,财产增值速度与数量均创造世界财富史上前所未有的神话;但又在最高权力易主之后,上演了一场“忽喇喇似大厦倾”的《红楼梦》。

习近平还会依靠资本主义救中共

上述问题,我在《中国:溃而不崩》一书的第一章“红色家族的财富神话与权力继承”、以及第二章“中国模式:共产党资本主义”当中剖析得非常明白。因此,在推特上,我请那些认为习近平会抢农民私产的人士放心:习近平不会打社会底层那可怜的私产的主意,就算他要加强国有经济的地位,也不指靠那点穷人薄产。水浒山寨那点“劫富”智慧,想必他不缺少。

事情后来有结果了。对于《求是》消灭私有制一文,官媒放话了,《“消灭私有制”发酵中国亟待解放思想大讨论》,以及《别再在对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化认识中撒泼打滚》,指称周教授的文章是给十九大添乱,对周也骂得很挖苦,连《求是》的编辑也给派上把关不严的错误。

如果要总结习与中共开朝皇帝毛泽东有何不同,那就是:毛泽东是杀鸡取蛋,消灭了私有制这只鸡,最后让全国人民吃顿饱饭都困难;习近平则会养鸡取蛋,允许私有经济存在,但这些养肥的鸡想继续江胡时期的旧章程,将蛋逐个转走后再扑腾翅膀飞走,恐怕想都甭想。因为“共产党资本主义”这一名词是有讲究的:资本主义处于从属地位,邓小平放开私营经济这条路,用来救共产党,被证明行之有效,习近平当然也不会放弃,但他会将规驯资本家的缰绳拉紧,让他们为中共服务,将赚来的银子与中共分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