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卷流香】荣名何足言 息心以为宝(图)

2018-02-07 12:31 作者: 秦山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荣名何足言,息心以为宝。(图片来源:pixabay)

刘基,字伯温,是元末明初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他在政治、军事、天文、地理、文学等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在流传下来的民间神奇传说中,刘伯温是先知先觉者、料事如神的预言家,有“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之说。

刘伯温是明朝开国元勋,他以辅佐明太祖朱元璋完成帝业、开创明朝并保持国家安定,因而驰名天下。

刘伯温是一位举足轻重的诗文大家,有大量诗作流传后世,其诗题材广泛,内容丰厚,寓意深远。刘伯温曾作《旅兴》,是由五十首诗而成的组诗,笔者试为读者解读其中的五首。

旅兴(五十首其五)

徼福非所希,避祸敢不慎。富贵实祸枢,寡欲自鲜吝。
疏食可以饱,肥甘乃锋刃。探珠入龙堂,生死在一瞬。
何如坐蓬荜,默默观大运。

企求福祉,那么福气、好运就会来吗?既然“福”不是求就能得到的,就不要强求,顺其自然。福祸相依,人生中总会遇到波折。遇到祸端,一定要谨慎、避开这些祸事。不停地追逐荣华富贵是不明智的,这荣华看似分光,但却隐伏着待发之祸患。与其追求富贵,我认为修养身心、清心寡欲更为重要,在这方面一定要深下功夫呀。

衣食住行必不可少,但凡事都要适中,不可太过,在吃的方面,只要食物可以饱腹就可以了,大鱼大肉、肥美甘味的油腻食物长期服食反而会有损健康和身体,更像是隐藏的一把无形锋刃。探骊得珠,也就是要在骊龙的颔下取得宝珠,冒大险得大利,生死悬于一线。这样罔顾性命去追逐荣华富贵,随时有死亡的忧患,真是不值得呀。

即使出身寒门,居室贫漏,但讲顺其自然,凡事不刻意为之、不去执着追求,转机和机遇自会降临。人生时运有起有伏,而且富贵名利是有定数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抱着随其自然的心态,静观人生的时运和变动,该得到的一样会得到,没有的强求也不会得到呀。若是铤而走险强行为之,就如深入虎穴龙潭,探骊得珠必定是得不偿失啊。

探骊得珠,出自《庄子・列御寇》:有个拜会过宋王的人,宋王赐给他车马十乘,依仗这些车马,此人在庄子面前炫耀。庄子说:“河上有一个家庭贫穷靠编织苇席为生的人家,他的儿子潜入深渊,得到一枚价值千金的宝珠,父亲对儿子说:‘拿过石块来锤坏这颗宝珠!价值千金的宝珠,必定出自深深的潭底黑龙的下巴下面,你能轻易地获得这样的宝珠,一定是正赶上黑龙睡着了。倘若黑龙醒过来,你还想活着回来吗?’如今宋国的险恶,远不只是深深的潭底;而宋王的凶残,也远不只是黑龙那样。你能从宋王那里获得十乘车马,也一定是遇上宋王睡着了。倘若宋王一旦醒过来,你也就必将粉身碎骨了”。

旅兴(五十首其七)

人生百岁间,苦乐相牵攀。念生复念死,何时一开颜。
登高望八荒,目眷飞鸟还。有愿不克遂,泪下空潺湲。

人生百年,苦乐相伴、互为交织,转眼白头。生死无常,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何时了脱?苦难中,何时能展露笑颜?何时能跳出生死轮回之苦?

登上高处,极目远眺,望向四面八方遥远的地方。看到远处的飞鸟返回巢穴,啊,就连游荡的飞鸟还有家园、还巢之时呀。那么在生命的轮回中,我同在外游荡的飞鸟有何不同呢?我又何时才能返回自己的真正家乡呢?人生中总会有心愿不能达到和实现呀,回到生命的故乡不知何日才能实现呀,归期未知,想到这里,我只有叹息着留下悲伤的泪水,满眼泪婆娑。

旅兴(五十首其十五)

西风吹硕果,草茅思索绹。搣搣卉木零,唧唧寒虫号。
百川日夜流,泰山何其高。沉浮自有定,汲汲无乃劳。

清爽的秋风吹动着树上的果实,硕果累累,这是金秋收获的季节呀。丰茂的青草,可以进行采摘,用来制成绳索。到了寒冷的季节,万物凋零,草木凋落,寒天的虫鸟发出阵阵哀号。百川日夜奔流不息,泰山为五岳之首,高不可测。

从大自然中的这些景象就可以知道,一切自有定数,事物发展自有其规律,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人生中的起伏、悲苦、欢笑、吉庆、不幸也自有其因由、有其定数。凡事应顺其自然,不是想得到就会得到的,该你得的,到时自会得到,不该得的,再求也不会拥有。强烈的执着、急于得到、努力拼命去得到,到头来只是劳而无功、一场空呀。

旅兴(五十首其三十四)

人生如浮云,聚散无定期。惊风一飘荡,各自东西之。
粲粲陵苕花,凄凄寒露时。浮云不可驻,顾盻空赍咨。

人生如浮云,云聚云散,没有定期,人生是无常的,百年之后,又开始了下一个生命轮回的周期。清风一吹,你看那浮云就离散了,这何似人的一生?如同这云朵一般漂泊,到了生命的终结,大家就又各自奔向下一个行程。

陵苕花开得是那样华美茂盛,但是好花不常开,到了寒露降临之时,艳美的陵苕花也得凄凉的凋落,真是无可奈何呀。你可曾看见天上的浮云在一处永久驻留呢?浮云终会飘散,我只能看着那飘散的浮云徒自悲伤叹息。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到了生命的终点,就是下一个轮回的起始,令人哀叹。

旅兴(五十首其五十)

铩羽畏高风,疲马厌长道。玄阴促暮节,何物能不老?
自非松栢质,敢冀出众草。登山临流水,及此晴日好。
春芳蔼兰蕙,秋实栗粳稻。黄精肥可食,石泉清可澡。
荣名何足言,息心以为宝。

毛羽伤残,伤了翅膀的飞鸟,怎能迎风振翅高飞?精疲力尽,疲倦困顿的老马,怎能再经得起遥远的路途与行程?冬季阴气极盛,冰冷风冻的时节来临了。这世间又哪有长久而不衰败的东西呢?如果没有松柏这样凌霜犹茂的优良品质,又哪敢冀望是出类拔萃、出众的草木呢?

登上高山,俯视下方潺潺的流水,到了此时此处方知碧云青天、晴空万里的无限美好。春天的花草散发出清新的花香,兰蕙生长的是如此繁茂。到了秋季,谷物成熟,果实累累,栗子、水稻都可以收获、收割了。黄精的根状茎形状有如山芋,这时已经硕大肥美,性味甘甜,食用爽口。而这时山中的石泉清澈澄净,可以用来涤去身心的疲惫和污浊。

富贵名利不是最宝贵的。努力修行,祛除心中对名利情的执着、摒除杂念、放弃恶行,能够静心,达到清静无为的心态,不为名利情所牵绕,这才是更为珍贵的!名利到头一场空,唯有修行、提升道德、返本归真才能真正回归生命的本源,找到自己真正的故乡和家园!

息心,为梵语“沙门”的意译,谓勤修善法,息灭恶行。据《后汉纪・明帝纪上》记载:“沙门者,汉言息心,盖息意去欲,而归于无为也。”

结语

读刘伯温的诗,仿佛经历了一次净化心灵的旅程,诗意深沉,启迪人们去思索,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人生中的得失?在生命的轮回中,我们在等待着的到底是什么?如何才能回归我们生命之源的家园呢?

一生中,祸福、机遇、转机、欢乐、悲苦交织在一起,生死轮回,如浮云般聚散漂泊,“何时一开颜”呢?刘伯温在最后一首诗,最后一句话点出了关键所在,只有“息心”、修炼向道、返本归真,才能踏上返还家园的回归之旅。

荣名何足言,息心以为宝!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