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梵蒂冈拥抱魔鬼(图)

2018-02-15 08:00 作者: 桑普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教宗方济各 (梵蒂冈新闻片段截图)
教宗方济各(图:梵蒂冈新闻片段截图)

【看中国2018年2月15日讯】1月29日,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发表致新闻界的公开信,表示他自己在1月12日曾与教宗方济各在梵蒂冈会面,清晰表达他对中国主教任命问题与中梵建交计划的忧虑,并获教宗亲口回应:“不要制造另一个敏真谛事件”(匈牙利主教敏真谛被共产党囚禁及迫害多年,1956年被营救后,当年的梵蒂冈教廷完全接纳共产党自行任命的匈牙利主教)。

一、红色主教

陈日君如此罕有地约见教宗,原因是中国汕头教区主教庄建坚,至少两次(2017年10月及12月)被梵蒂冈要求让位给早已被梵蒂冈“绝罚”、早已由中共指定的非法“红色主教”兼全国人大代表黄炳章。此外,闽东教区主教郭希锦,也同样被要求让位给非法且被“绝罚”的“红色主教”兼全国政协委员詹思禄,自贬为辅理主教。庄建坚主教拒绝服从梵蒂冈命令,感觉被出卖,认为自己可卸任,但坚决拒绝让位给“红色主教”,否则有违教会信理及原则。他的信函由陈日君亲身转交到教宗手上。教宗看了信,然后说出上面那句话,但他语焉不详的是,教廷究竟是“反对共产党迫害主教”抑或“反对共产党操控主教”,留下模棱两可的解释空间。

陈日君枢机善意理解教宗的真意是“反对共产党操控主教”,不只是“反对共产党迫害主教”,而且教宗也表示事前“不知道”教廷中人劝退两位中国主教的教廷行动。陈日君认为“教宗不是完全赞成这种没有基础的妥协”,“希望教宗能够停止这个错误趋势”,因为“信德是我们的根源”,“一旦放弃了信德,还说什么福传?一旦教会再也不是教会,还拿什么去福传?”尽管言者谆谆,是否听者藐藐?后续事态发展令人愤慨。

1月30日,梵蒂冈教廷发言人罕有地发表声明,不点名批评陈日君枢机的言论“制造混乱和争议”(陈日君仅承认只有争议而无混乱),指教宗与梵蒂冈国务卿在中国事务上常有联系,一直了解中国教会,“对于教会中人提出相反言论感到意外和遗憾”。这种高调反击令人相当惊讶。

二、框架协议

及至2月2日,梵蒂冈的真正动机被揭穿了。路透社引述梵蒂冈消息人士指,教廷与中国政府任命中国主教的“框架协议”已经准备就绪,短期内将会签署。教廷准备“赦免”中国自行祝圣而早前被教廷“绝罚”的七名非法主教,暗示黄炳章及詹思禄将会被教廷承认为正式主教,要求庄建坚和郭希锦为教会更大的福祉牺牲。上述协议可能在数月内签署,为双方关系带来所谓历史性突破(实际上却是历史性倒退),随后极可能触发中梵建交、台梵断交,但双方暂未明言。

这种急转直下的发展等于表示:梵蒂冈教廷把在中国境内1200万天主教徒当中约占半数的600万“地下教会”天主教信徒多年来坚守信仰与抗拒暴政的斗志与磨难视同废物,突然向中共操控的“三自”红色教会“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及“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合称“一会一团”)投降。附带一提,正如陈日君枢机指出,中国天主教主教团“根本不存在,完全是假的”,因为它跟“爱国会”一起开会,全由党国官员担任主席操控。

根据“框架协议”,梵蒂冈在未来“任命中国主教”问题上仍然享有所谓发言权或话语权。2月6日,有消息指出上述“框架协议”可能遵行所谓“越南模式”。“越南模式”是指:教廷和当地政府就主教任命互相协商;教宗有否决权而无任命权。无论如何,教廷消息人士表示:“这份并非很好的协议,梵蒂冈不知道未来10至20年的情况,或有可能变差”;达成协议后,虽然教廷仍会像一只“笼中鸟”,但鸟笼会变得大些,而且教廷也会竭尽全力撑大鸟笼。

2月9日,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披露这个“框架协议”所讲的任命中国全国各地主教,将会涉及三步程序:第一步是“民主选举”(当然是假民主选举),第二步是“主教团任命”(当然是中共任命),第三步为“教宗批准”。一旦教宗不批准,就从第一步再走过。

依我看来,这根本就是“人大831决定”及“阿里巴巴集团同股不同权制度下董事任命”模式的翻版和延伸,亦即由中共“牢牢掌握提名权”,扩张到由中共“牢牢掌握任命权”,最后就只由教宗在甲人大与乙政协当中作出是否“否决”的抉择。教宗“否决”一个、十个、百个,但就是不得“任命”一个,不再像现在“教宗任命、中共否决、转进地下”的安排。倘若如此,主客易位,大权旁落。由此可见,全套诡计都是低级骗术。

更关键的是:在按照上述三步骤产生中国各地主教之后,中共就不会再容许由教宗任命的主教及“地下教会”继续存在。只要这份“框架协议”正式生效及实施,梵蒂冈将丧失所有领导“地下”教会及教友的道德基础,而所谓中国“地上”教会将会逐渐成为另一个类似中国佛教协会之类的党控组织。这根本就是帮助中共暴政成立“党的宗教组织”,不是捍卫有信德、尊重人、顺从神、维护人类尊严与基本人权的教会组织。事已至此,是非立判,正邪分明。

三、陈日君抗议帕罗林

梵蒂冈国务卿帕罗林枢机(Cardinal Parolin)在1月31日接受梵蒂冈电台及意大利《新闻报》访问,表示:为使教会团结合一,盼能持续与中国善意对话,如有人因而被要求牺牲,也只不过是为了增进全体教会福祉,发展“基督的教会的好处”这个“福音前景”,绝非政治交换。这套说法令人愤怒。有中国天主教教友指出有关说法是“要完全‘牺牲’掉国内地下教会”,“坚决地舍弃地下教会以换取对华最大利益”。

正如陈日君在2月5日撰文所指出,帕罗林的上述话语“全是似是而非的谬论”,而帕罗林更是个“少信德的人”。2月9日,陈日君进一步指责帕罗林“断章取义地”引用教宗本笃十六世10年前给中国教会的信,批评帕罗林只说与政权持续冲突并不能解决问题,但不提本笃十六世讲过不能屈服暴政,认为帕罗林“用本笃的说话去侮辱本笃”是“罪大恶极”,做贼喊抓贼,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况且自2014年开始,在帕罗林主政下,原先由本笃十六世设立的关心中国事务委员会,不再开会,形同虚设。

其实,陈日君早已严正表示:公众知情权优先于保密责任,不避争议,畅所欲言,年老退休,无所畏惧;自己曾经在1989年至1996年在中国大陆“地上”修院讲课,亲见中共党国机关如何奴化及侮辱当地主教;中国自今年2月1日起实施《宗教事务条例》后,“地下”教友已经不得参加“地下”神父的弥撒,例如上海“地下教会”的神父已经通知教友们不要去参加弥撒,因为“固执不听话的大概会被拘捕”。

陈日君质疑梵蒂冈是否能跟一个独裁政权达成协议;如果中梵建交不好,自己绝不介意成为最大的阻碍。陈日君批评中国政府现正严厉限制宗教自由,一旦梵蒂冈为此达成协议而祝福裂教者,等于出卖了中国的天主教徒。对于教廷的“鸟笼论”,陈日君反驳:问题不是鸟笼的大小,因为“地下教会”的教友根本不在鸟笼里,现在却被教廷逼进鸟笼,跟已在鸟笼中的鸟“合一”。他强调:“我之所以还想多嘴,是因为我怕很快我再不能讲话了(按:陈日君表示一旦教宗最后拍板,一意孤行,他就会遵从教会规矩而不再发言)。”他反问:“地下的合法主教们,不都会为他们的命运担忧吗?神父、教友们想想不久就要服从及尊敬那些今天是非法、绝罚的,明天因政府撑腰而获教廷认为合法的主教,会有多少个苦痛的长夜?”

他指出:中国天主教教徒“不怕倾家荡产,不怕倾流鲜血,但最大的痛苦是被亲人出卖”;“弱者就是教会内诚恳守着信仰,却又不能发声的人。所以我有责任,帮助弱势的兄弟姊妹说真理”;“一旦教宗签署邪恶协议,我就不会出声,这是底线,因为教宗签署协议代表最后防线崩溃”;“协议是将教宗的权力,送给政府、一个无信的政府”;“大家都知道大陆很多东西是假的,吃的是假的,药品是假的,新闻都是假的,而且很喜欢听人讲假话,不爱听真话”。这些话犹如把房间里的大象说通说透。想当年,马丁路德只是对抗一个教会;到今天,陈日君却是对抗一个教会,外加一个党国独裁政权,形势更加险恶。我们要为陈日君枢机加油打气!

四、贝纳德抗议索龙多

毕竟帕罗林还有升级版,就是梵蒂冈宗座科学院院长索龙多主教。索龙多近日大赞中国一直“捍卫人类尊严”,声称在中国看不到贫民区及毒品问题,却有积极正面的民族意识,赞扬中国人为“共同利益”努力工作,是教会社会教义的“最佳执行者”,在气候变化领域上“承担着别人已经放弃的道德领导”。

如果遮住发言者的姓名,还以为是共产党奴才在讲话。索龙多根本就是魔鬼代言人,撒谎不打草稿!在索龙多心目中,“低端人口”不是贫民,中国人不会吸毒,污染环境大国就是气候变化领域的道德领袖。至于中共拆教堂、捕教友,习近平大讲宗教是共产党的敌人,索龙多认为这样是捍卫人类尊严,民族意识积极正面。由此可见,索龙多根本就是撒旦化身。大家也不要用无知来他辩解。他不是无知,而是无耻。梵蒂冈教廷豢养着这样的科学院院长,简直沆瀣一气。

不过,教廷中人不乏清醒者。天主教亚洲新闻社社长贝纳德神父(Bernardo Cervellera)撰文批评索龙多看不到大陆“低端人口”及打压宗教自由的情况,谴责他偶像化中国只会令世人耻笑教会。贝纳德神父提醒去中国的朋友“不要只停留在购物中心、超豪华酒店和摩天大楼里,还要到郊区和农村去看一看中国的现实情况”。他形容索龙多所讲的中国并不存在。对于索龙多称中国没有贫民区,贝纳德反问主教是否了解北京清除“低端人口”事件,“那我们的主教有没有到北京南郊去看看,在那里数月来市政府摧毁了成片的房屋建筑,在寒冬里驱赶数万来京务工的外地人员?更别说上海或者其他大城市的郊区,众多无人保障的‘低端人口’也在面临着一场‘大清扫’和被驱赶的命运?”至于毒品问题,贝纳德反问索龙多有无到中国监狱了解毒贩被执行死刑的情况,“他去深圳了吗?那里也是香港的毒品中转枢纽”。

贝纳德又提及中国逮捕基督徒、穆斯林、佛教徒,骚扰家庭教会,监控官方教会,并从今年2月开始关闭所有非官方教会,至少600多万天主教徒已经失去了活动场所,“这个‘最好地实现了教会社会训导’的政权威胁逮捕、高额罚款、查封没收信友们聚会场所”。对于索龙多赞扬中国人为“共同利益”努力工作,贝纳德表示至少三分一中国人口完全享受不到经济发展成果,农民无法保障土地所有权,未能享受社会权利,而且中国仍然是破坏环境最严重的地方。

贝纳德之于索龙多,陈日君之于帕罗林,高下立见,正邪立判。讲假话、行魔道、好名利的人不配传福音。索龙多、帕罗林之徒,为什么不走去亲吻习近平,来个干净俐落?为什么不学习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印顺大和尚一样,手抄十九大报告三遍,而且还要准备再抄十遍,然后声称抄一遍就有一遍感悟?索龙多和帕罗林不是愚蠢,而是邪恶。梵蒂冈内还有多少个索龙多、帕罗林?

五、我的声明

从小身为天主教徒的我,耻与这群魔鬼代言人为伍。我一直深信:信仰先于宗教;要顺从神,不顺从人;宗教是人的组织,人有原罪,组织必有罪恶。但目前天主教教廷这个组织的罪恶程度已经太严重了,不只是不完美,而是邪恶。一个接一个把持梵蒂冈教廷的红衣主教,以各式各样似是而非的借口,牺牲信仰,曲从独夫,伤透了我的心。

我谨此声明:如果梵蒂冈教宗插上最后一根稻草,公开支持那些被绝罚的人大及政协成为主教,或者宣布跟中国建交,我将会守护我的信仰和价值观(教堂、礼拜、聚会、研讨会也不会是我禁足之地),但会立即愤然退出这个充满魔鬼代言人的教会,而且鼓励香港、台湾、中国大陆、全世界天主教徒跟随。我们宁要捍卫公义的基督信仰,不要充斥邪恶的罗马教会。届时叛离信仰的,不是我们,而是教廷。我正在等候梵蒂冈教宗的最后决定。我相信至少600万中国大陆“地下”天主教徒同样也正在等候梵蒂冈教宗的最后决定。一旦梵蒂冈教宗最后决定犠牲他们,即使最后因而换取得到新增6000万个、6亿个自称天主教徒的党国支持者,天主教梵蒂冈教廷的信德必定轰然崩溃。一个没有信德的宗教组织,必将沦为一群追逐名利权势的乌合之众。呜呼!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