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仅率领四团兵力,却让百万日军胆战心惊(图)

2018-02-27 00:30 作者: 林天宏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43年,常德会战中的国军。(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李忍涛(1904-1944)云南鹤庆人,先后毕业于清华大学、美国维吉尼亚军校与德国参谋大学,国军中将,中国化学兵、防化部队之父。

李忍涛最后的归宿,是与飞机一同化作耀眼的火球,消融在祖国的天空里。

这是1944年的10月28日,在结束了中国远征军缅甸兰姆加尔基地的视察工作后,国民政府化学兵部队总队长李忍涛乘飞机回国。但由于间谍泄密,在喜马拉雅山东南第三峰的上空,四架等候多时的日机袭击了将军的座机,机上九人,无一生还。


中国化学兵、防化兵之父李忍涛将军(网络图片)。

噩耗传来,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何应钦上将悲痛至极,望天长哭道:“小日本毁我臂矣,此仇不报,死不瞑目。”

何应钦之痛,同时也是年轻的中国化学兵部队之痛。作为这支新式军队的一手缔造者,李将军的一生,便是中国化学兵部队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象征与缩影。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军首先开启了战场上使用化学武器的先河。战后,虽然制定了禁止使用化学武器的《日内瓦条约》,但列强仍秘密研制,尤其是日本在加紧制定侵略中国计划的同时,大力发展化学武器。

早在欧美留学时,李忍涛就以专攻军事化学而在同僚中小有名气。此时的中国军队中,不仅没有专业的化学兵部队,甚至大多数军官与士兵“皆不知化学战为何物”。

1933年,出于李忍涛的提议,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决定在南京正式成立防化部队,隶属何应钦主管的军政部。为对外保密起见,把“化”字去掉,称为“学兵队”。李忍涛出任学兵队队长,着力推行“培训干部”“建立化学部队”和“建立防毒队”工作,并由他亲自拟定学兵队的教育训练计划。

在学兵队士兵的回忆中,这是个“身材魁梧,四方脸,浓眉大眼,英气逼人”的将军。针对当时军人普遍存在的各种病态,他亲手制定了学兵队的队训:“阳刚、诚实、乐观;我见我到我克服。”

这儿的士兵与其他部队有着明显的不同。他们走路时握拳直肘,转弯时不能走斜线,必须走出一个漂亮的直角。他们的训练时间长达两年半,除了普通士兵必须掌握的各种技能外,还专门有一年时间,学习各种先进的化学战术。

不到一年,因训练有方,学兵队在南昌接受蒋介石检阅时受到嘉奖,李忍涛被提升为国防军备专门委员。

在这支部队成立两年后,国民政府为准备对日作战,举行了一场大规模军演。以江苏句容县为决战地区,当假想敌日军进入该区域时,学兵队施放烟幕弹以代替催泪性毒气。演习的结果,该区域的日军假想敌被全歼。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军政部学兵队”扩充为由两个大队、4个高射区队和一个特科干部教育训练班组成的学兵总队,相当于一个团的规模。

“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李忍涛奉命部署两个高炮连布防妙儿山,担任三牌楼一线防空。四个高炮连开赴河南巩县,保护巩县兵工厂照常生产。入伍不久的留队学生155人,组编为“抛射连”,加紧训练,随时参战。

8月15日晨,李忍涛获悉,日军凭借虹口公园附近一座七层钢筋水泥建筑(敌海军陆战队司令部),指挥舰炮炮击我前线部队,立即与江湾炮兵指挥所指挥官张发奎联络,建议出动化学兵队现有有膛线的15公分“李文斯”化学抛射炮,使用爆炸弹,用电雷管齐放,一举摧毁该据点。经批准后,李忍涛调整炮队编制,以三个炮班一个弹药班为一排,全队四个排,配备“李文斯”炮12门,投入了紧张的战前训练。


带着防毒面具的侵华日军。(网络图片)

李忍涛率炮队抵上海西郊后,发现江湾地形开阔,难以择定阵地。李忍涛当机立断,采取奇袭战法:把炮位推进到距目标约2000米附近,也正是敌炮死角地带,利用四周带围墙的一座花园别墅作为阵地,入夜进入阵地实施射击。李以两个排(六门炮)为一个齐放单位,重叠式火力配置,一一修正射角射向。午夜零时,李忍涛指挥火炮三次齐放,摧毁了敌楼。学兵队因此一鸣惊人,李忍涛也因此被擢升为陆军少将。

自此,这支初具雏形的化学兵部队引起各方瞩目。日军为此投入了大量财力物力,以李忍涛的部队为假想敌,在本土举行了多次化学战演习,还为准备用于侵华战争的30个师团近一百余万名士兵配备了防毒面具与解毒剂,就连近9万匹战马,也配备了防毒衣罩。

但不为外界所知的是,一直到1942年,李忍涛指挥的化学兵部队也只有4个团,武器装备大多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过时产品,数量也严重不足,平均150名官兵才能分到一副防毒面具。由于蒋介石过于心爱这支特殊部队,化学兵部队很少投入战斗。

不仅如此,这支特殊部队,还几乎遇到被裁撤的命运。在一次最高军事会议上,有将领对学兵队的作用提出质疑,要求其改为普通步兵师开赴前线。于是,李忍涛据理直言,留下了一段足以加载军事史册的话语。

李忍涛将军说:“在华的100多万日军,人人都背着防毒面具,这是怕谁呢?不是怕在座的各位将军,而是怕学兵队。化学兵虽然耗用国家粮饷,但比起日军花的钱,那就微不足道,若是将学兵队裁撤或改编,日军从此便可无所顾忌,请各位想想,学兵队是有好?还是没有好呢?”

在随后的滇缅战场上,学兵队终于开始大显身手。1943年2月,李忍涛率领学兵队的两个炮兵团,到印度兰姆加接受美式装备。由于学兵队的士兵受到过严格训练,与盟军的配合极其默契,他们有效阻遏了日军化学兵部队的袭击,立下了赫赫战功。

他早已做好了杀身成仁的准备,却未曾想过是这样一种结局。在将军阵亡之后,有属下翻阅遗物,看到其手书“将军百战阵前死,壮士十年裹尸还”,不由得叹道:“将军壮志未酬矣!”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