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三中全会和修宪的关键看点在哪?(视频)


李天笑快评
李天笑快评(摄影:天琴)

【看中国2018年2月27日讯】首先,为什么在不到半年时间连开三次全会?这在中共历史上前所未有。从实际情况看,本来要解决人事问题的二中全会没有触及人事。在19大后习近平处压倒优势下,这并非由于人事安排遇到阻力、或不顺利,而是修宪完全占据了二中全会的议程,修宪内容包括机构改革,这个改革决定了人事安排。

说修宪经历了一番较量倒是可能的。也就是说,修宪是人事安排的前提,所以原来二中全会人事安排的议程给修宪让路了,要由三中全会补上。“两会”得有一个中共的人事安排,否则人大就没法开。也就是三中全会不开人大就没法开;而三中全会要根据二中全会修宪内容安排人事。“两会”只是橡皮图章和结果,要等中共的修宪、机构改革和人事内容定下来,才能举手表决和照章办事。举例说,人大要决定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但前提是必须修宪增设国家监察委。再例如,习近平可能有意连任两届以后的国家主席,但现在宪法规定国家主席和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因此,习只有修宪取消这一限制,才能延长任期。所以“两会”受中共操纵的独裁特点决定了两会”离开中共二中全会的修宪内容和三中全会的人事决定就根本无法开会。这就是不到半年时间连开三次全会的原因。

第二个关键看点是,习近平思想入宪法其实有更深一层的含义,就是为清理江泽民铺路。江的“三代表”尽管被冠为“重要思想”,但这是空洞和虚的;而习思想具有“新时代和中国特色”实质定义。也可以说,江“三代表”是旧时代、过时的和作废的东西,是昨日黄花,说重要其实并不重要。再者,毛思想、邓理论、习近平思想都是署名的,但“三代表”不署江的名字,这意味着,“三代表”和江本人两者是可以分割的,“三代表”的存在并不妨碍确定江是犯罪分子,并不妨碍抓捕和审判江。

最近发生的事件也可验证以上推测。安邦前董事长吴小晖在三中全会和两会前夕被提起公诉,其实并不是一般性的震慑红色家族,而是主要冲着江家的。 有两件事指向这点。一是,安邦的发起股东和第一大股东是上汽,而上汽背后是江绵恒。二是,据报道,2017年4月吴小晖与邓小平孙女离婚,同时邓家拒绝参与安邦有关的财产分配,这也就是说,那时吴小晖已没有邓家背景了,那时正是习近平首次访美会晤川普的重要时刻。恰在那时吴小晖却加紧与川普女婿库什纳家族进行让利商业谈判。习不可能让吴小晖去与川普家族对话。也就是说,吴小晖背后既无邓家,也无习近平,但仍能与库什纳谈判,背后力量只有江家了。江家利用吴小晖对习近平外交,特别是访美进行捣乱和搅水上,这是完全可能的。吴小晖与江家的关系这才是吴被抓的真正原因。如果再把赵乐际在中纪委二次全会上讲的:要规范领导干部家属经商行为,以及上海新任书记李强对江家的光明集团和上汽集团首轮调研结合起来看,对江动手的趋势和迹象非常明显。

第三关键看点是,在人事安排方面,重要职务人选已基本确定,最突出的有三点:(1)通过修宪习近平能够不受限制地两届后继续连任国家主席;(2)王岐山将出任国家副主席;(3)国家监察委系统正式成立。如果这三点实现,对江泽民集团是一重大打击,因为这是用新的形式组成了习王打江阵营,而且是持续性的,打击深度结合扫黑除恶延伸到江派在中底层的执行人员。

总而言之,习近平通过二中全会、三中全会、修宪和两会将巩固和发展对江派的压倒性优势。但随着权力优势的确立,对习近平的考验越来越体现在对中共体制破斧沈舟的魄力上。是把党内权力作为清理江派和解体中共体制的便利和过渡手段,还是沈湎于这个权力,维护中共体制,这是习生死成败的关键。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