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打拼,能不能“站着,还把钱给赚了”?(组图)

2018-03-12 08:21 作者: 喇叭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让子弹飞
“能不能站着,还把钱给挣了?”电影《让子弹飞》(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8年3月12日讯】前阵子,友人传了一则新闻给我,内容是关于台湾人在澳洲打工,因为“不认同一个中国”而遭到澳洲当地的陆资雇主解雇。他想知道我的看法,而我的回答很简单,就是请他去看这部电影──《让子弹飞》。

这篇文章接下来,想跟您聊聊在现实环境生存下去的“另类思考”。

“出国打拼”第一课:不管喜不喜欢,形势比人强

首先,如果想要出国打拼,请一定要了解到现在世界上的真实情况:一出了国门,如今台湾人在世界各国的处境──包括国家是否为当地政府承认;外交单位是否在当地有影响力;乃至政府、企业在各国的投资⋯⋯等等──通常都比中国人弱势很多。

中国企业、中国人在近十几年来,早已经散居全世界,有庞大(且举全国之力在“大国崛起、影响世界”)的经济体和政府在背后撑腰,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不论在身为台湾人的你我、或其他国家的政府和人民是否感到反感,“声势”无疑都早已淹没台湾。

在这样的客观条件下,当然,你可以选择坚持争取自己的权益、捍卫自己的尊严。究竟要不要在中华民国护照外皮贴上“表达信仰”的贴纸,或是要不要向没有道理的中资雇主低头,这都是个人的决定,结果当然也是个人承担。就像新闻中的主角们,有的选择“忍辱负重”;有的选择“挺起腰杆”,宁可辞职或被解雇一般。

但在我个人眼里,台湾人年轻人面对这个巨浪,似乎普遍觉得只有“强硬对抗”这一招,而忽略了台湾人最擅长的:“灵活应变,见招拆招。”

我们先从“长辈们的智慧”当个小例子,开始讲起吧:

“理想”中,我们应该在澳洲首都坎培拉,看到“中华民国(台湾)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在雪梨看到“中华民国(台湾)驻澳洲大使馆雪梨分馆/领事馆”。但是,真实世界中存在的是,“驻雪梨台北经济文化贸易办事处”──原因相信大家都知道为什么,政治、历史的问题在这里就不再累述了。

如果,真的“为了面子”,中华民国外交部一定要强硬地使用前者,澳洲政府势必不会同意。但如果连驻地的官方机构都没有,台湾人在澳洲发生紧急危难时,谁来协助处理?移民当地的台湾人或侨民来台的相关侨务,谁来负责?两地政府和民间之间的工商、经贸、观光交流,难道都要全部停摆?

任何一个国家在选择“让中国屈服”还是“让台湾屈服”的难题中,结局总是很尴尬却无比现实。各国政府“在商言商”、“西瓜偎大边”诚然让人不满,但我们也需要知道,现实不见得是“非要对方选边站”不可,外交劣势的客观事实下,保有“有实无名的”大使馆、官方交流机构,正是“形势比人强”下,不得已的折衷手段。

让子弹飞
电影《让子弹飞》视频截图

这是政府层面,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下个人层面:

只能热血冲脑“硬碰硬”?我的澳洲职场工作实录

在《让子弹飞》电影里,“张麻子”与“汤师爷”的一段对白堪称经典──拿枪“站着赚钱”,得在山里(走体制外路线);拿官印到城里(按照当地体制或“潜规则”),则只能“跪着赚钱”(牺牲个人或国家尊严)。能不能站着,还把钱给赚了?

我认为还是能,但要“靠智慧”!灵活应变是解药,正如同真实世界里的“台北驻OO经济文化办事处”。

先举个小例子。有次我坐中国的国籍航空,误点严重,上高空后发飞机餐,份量不多,大家肚子都很饿。

前面的陆籍乘客凶巴巴喊:“乘务员,还有没有?再来一个餐盒!”

一秒得到的答案是:“没有!”

我的问法是:“不好意思,我今天赶到机场比较匆忙,没吃早餐,如果餐盒一会儿发完了有多的话,方便多给我一个吗?谢谢您。”

十分钟后,空姐跑来说:“先生,真的都发完了。但是,你不介意的话,乘务员吃的有多,给你一份吧!”

除了伸手不打笑脸人之外,比表达自己意见更重要的,是要用对方听得懂、咽得下去的语言。

我目前的工作,是澳洲当地旅行社的导游,平均一周要带至少三团中国游客。什么“神奇”的顾客、什么尖锐的问题,我都遇到过──

先不谈各种旅途中的“文化奇观”了,举凡动辄:“蔡英文当你们总统,你觉得她怎样?”“你肯定支持台湾独立吧?”“你们台湾人爱讲乱七八糟的民主,就是乱⋯⋯对吧?”等等有意无意,针对我台湾人身份的尖锐问题;到明明自己先提政治敏感问题,却又偷偷开着录音笔或手机,准备“一个不满意”就上报公司,客诉“导游爱谈政治挑衅旅客”的行径。严重的,甚至听过带团导游受不了撕破脸,和旅客起了肢体冲突,因而闹上法院、两败俱伤的案例。

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一开始还不大晓得怎么应对,心想自己不过是个远渡重洋,到澳洲打拼的“打工仔”,还是隐忍一下好了,但心中难免闷着一股鸟气影响工作心情,再加上“不回应”,也像是默认对方的说法。

只是,如果火气上来“怒呛”对方,不只生意做不成,甚至可能影响到我自己在澳洲的工作,牺牲了这份工作的其他美好之处,和现实上的收入。(可能有人会说,很简单就别做要接待大陆人的工作啊!但说起来容易,事实上国际旅游业,如今几乎已经不可能不遇到中国旅客)

所以,到底该怎么办?

灵活应变“反将一军”,边交朋友、边把生意给做了

后来,从一次次的经验中,我慢慢找到了应对之道──正是前面说的“见招拆招、灵活应变”。

客问:“蔡英文当你们总统,你觉得她怎么样?(然后讲一堆台湾经济衰退、社会乱象等)”

答曰:“毕竟是多数台湾人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做得不好、不喜欢的话,四年任期一到,就把她给换了。”(对比某卡通人物的“修宪”改任期)

客问:“你们台湾人,就是如何如何⋯⋯(种种听来十分刺耳的批评挑衅)”

答曰:“老兄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什么‘你们台湾人’,习主席教你这样‘分化民族’吗?”(我没说自己是中国人,只是以对方说法反问回去)

客问:“你到底支不支持台湾独立?(然后就是落落长的“中共犯台论”)”

答曰:“你说(台湾)独立就要打仗,那如果我们真打仗了都得上战场兵戎相见,你会怎么想呢?”(一样把问题丢回去)

这就是所谓的“擦边球”,既是对方提问在先,只要没有因此怒火攻心、起言语冲突,就算被客人偷录音,也不会造成工作上的困扰。而事实上多数客人见到这样的回答,也就哈哈一笑不再继续追问、自讨没趣。

当然,客人还是有种种其他尖锐的提问,无法一一列举回应方式。但我通常最喜欢带着微笑,缓缓回答:“那么大哥(或大姐),您自己是怎么想的呢?”对方再“回球”以后,就有节奏,知道该怎么接──

遇到能聊得来的,就简单几句聊下去;实在无法沟通的,就用“大易输入法”:“懂了!感谢补充。”“哎呀!其实您心中的想法也是很多人的想法阿。”或是“好好,出来玩,咱们聊点开心的!”(换话题)

对我来说,每个人有其心中的主观信仰和价值──我不会硬将自身价值套到对方身上,而对方若硬要套价值观到你头上,也没有必要和他一般见识。即使刚硬地说:“台湾中国、一边一国!”“中共才是万恶独裁政权!”然后讲到对方哑口无言、面子尽失或怒火攻心,好像“很爽”,但除了一时的快感之外,到底对真实的国际现况或个人职涯,有什么帮助?

我从来不会忘记自己是台湾长大的小孩,但是我人在异乡工作,也不会笨到去得罪客人。带着脑袋说话,转来转去,把对方也绕进去就对了。这种意识形态鲜明的讨论,非要“讲清楚、说明白、辩到底”不可的话,到头来可能就是要撕破脸、要打架、要打官司。

但是能不卑不亢地在谈笑中举杯,把生意给做了、把朋友给交了,把目的给达到,才是生存的硬道理。

跨国职场,永远会遇到“价值观大相径庭”的人──如何应对,是选择

其实,出国打拼,不管是打工渡假、念书还是工作,多数人都有一个类似“平安退伍”的目标。

在台湾,我们自己有着自己的信仰和认同,即使也有许多针锋相对的价值冲突,毕竟多数人还是有相对接近的社会、文化、国民教育背景。

但一出国门,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打工渡假要面对不同国籍的旅伴、室友、同事、雇主;念书还要加上助教、老师、同学的人际网络;工作则更是复杂,还要处理和客户、潜在客户的关系⋯⋯。

重点是,在这一切的海外人际网络中,一定会遇到大量跟你宗教、信仰、价值观、国家认同大相迳庭的人。

而每个国家的政治制度、社会气氛、文化脉络、法治标准、主流价值⋯⋯,也都截然不同。至少绝对没有“台湾的价值适用全球”这一回事。

如果在海外遇到这些价值冲突的问题时,仍愿意咬着牙关“维护尊严”,扛着“正义大旗”挥舞,死活要个说法,不惜“玉石俱焚”,当然是一种选择。我更要由衷向您致敬。

但既然“战线”都拉到国外了,如何运用有限的资源,达成“平安退伍”的目标;靠灵活应变与幽默感化解冲突多交朋友,而不是往别人的信仰深处猛踩,这是我的小建议。

喔,对了!回到文章开头的案例,在包括澳洲在内的许多国家,其实仍有“法治”作为权益受损的最后防线,如果雇主是因为意识形态等与专业表现毫无关系的理由,非法解雇员工,是可以循法律途径伸张正义的。

也要再强调一次,本文绝非鼓励“忍气吞声”,对所有合理、不合理的待遇“照单全收”,而是老话一句:“出门在外,入境随俗。”认清环境的现实,审视自己的条件,然后做出属于自己的选择,并且愿意承担结果就好。

诚挚祝福在海外打拼的台湾朋友们,都能够“站着,还把钱给赚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