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响七.七抗战第一枪——抗日名将佟麟阁(视频)

2018-03-25 12:36 作者: 沧海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打响七.七抗战第一枪——抗日名将佟麟阁 (看中国原创视频)

1937年7月7日,佟麟阁将军指挥西北军第二十九军在卢沟桥打响了八年抗战的第一枪。他是全面抗战爆发后第一位为国捐躯的高级将领,也是战死在抗日战场的八位国民党上将之一。

仰慕岳飞 立志报国


下令打响八年抗战第一枪的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将军。(网络图片)

佟麟阁(1892—1937),原名凌阁,字捷三,1892年生于河北省高阳县一个农民家庭。高阳县居易水之南,保定府之东,曾经惨遭八国联军之日军的大肆烧杀掠夺,百姓流离失所。佟麟阁幼年即仰慕岳飞、班超等先贤之为人,立志要做一名为国家民族献身的人。

读过几年私塾后,16岁的佟麟阁投入北洋冯玉祥军中,由最低级的职位“棚目”(班长)做起,参加北洋两次次直奉战争。每逢作战,佟麟阁必身先士卒,每役战绩卓着。冯玉祥奇其才,累加超擢,是冯生前最赏识的将领。到1925年,佟麟阁已晋升为国民军第一军第11师师长。

长城抗日 保障军需供给

1931年,日本关东军制造“九.一八”事变,炮轰中国东北军沈阳北大营,燃起侵略中国的战火。1932年,佟麟阁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教导团团长兼张家口警备司令、察哈尔省政府代主席兼抗日同盟军第一军军长、第二十九军副军长。

1933年日军占领山海关后,继续向长城各口———独石口、古北口、喜峰口进犯。宋哲元第二十九军奉命在喜峰口抗击日寇。副军长佟麟阁则在后方积极备战,维持局势,保障供给,保证了第二十九军前线将士无后顾之忧,攻击张北一带日伪军,先后收复康保、宝昌、沽源、多伦四城,击毙日军茂木骑兵第四团及伪军李华岑等部千余人,取得了长城抗战的胜利。

“七.七”卢沟桥事变 坚决抵抗 以死报国


守卫卢沟桥的国军士兵。(网络图片)

长城抗战后,西北军第二十九驻守河北省宛平县地区,这里有一座拥有七百多年历史的著名石桥——卢沟桥,此桥距北平市前门仅15公里,为通往北平市的交通要道。

1937年7月6日,日军驻丰台的清水节郎中队,全副武装,要求通过宛平县城到长辛店地区演习。宛平中国第二十九军37师不许,与日军相持达十余小时。全军当即作了应变准备,严阵以待。至晚,敌始退去。7日夜间,日军在宛平城外卢沟桥一带演习,借口一名士兵失踪,无理要求入城搜查,遭到中国守军拒绝。此后,日军一个中队突然向中国守军发起攻击,并炮轰宛平城。佟麟阁代军长立即命令37师110旅自卫还击。该旅吉星文219团金振中营遂奋起抵抗,打响了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的第一枪。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


佟麟阁下令吉星文团金振中营打响八年抗战第一枪。图为卢沟桥国军机枪阵地。(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二十九军全体将士对日寇的猖狂进犯,怒不可遏。佟麟阁立即与师长冯治安、赵登禹、张自忠、刘汝明等紧急磋商,部署军事。他慷慨陈词:“衅将不免,吾辈首当其冲。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荣辱系于一人者轻,而系于国家民族者重。国家多难,军人应当马革裹尸,以死报国。”闻者一致拥护,请缨杀敌,佟麟阁以军部名义向全军官兵发布命令:凡有日军进犯,坚决抵抗,誓与卢沟桥共存亡,不得后退一步。

7月8日上午11至12时,日军两次向卢沟桥发炮180余发,卢沟桥车站附近被敌占领。同时敌人又由永定河东岸向西岸进攻,企图强夺卢沟桥。桥西金振中营守军一排,顽强战斗,全排壮烈牺牲。守宛平城西门城楼的连长见之,怒火满腔,不待命令,即派兵一排,手持大刀,飞速驰援,一遇日军,举刀就劈,杀得日寇鬼哭狼嚎,血肉横飞。19岁的土兵陈永德,接连砍死13个鬼子。

在保卫卢沟桥的战斗中,金振中营官兵立下“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的誓言,发挥大刀的威力,与日军拚杀。在迥龙庙(即大王庙)战斗中,三失三得,击毙日军大队长一木清,金营长负重伤。

7月11日,200多日军进攻大王庙,被二十九军大刀队迎头痛击,血肉相搏。此队日军被斩断头颅者三分之一,人心大快。

日军增派援军,到7月19日,逼近北平。而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由天津返回北平后,仍幻想和平,竟下令打开封闭的城门,撤除防御沙包等。佟麟阁力持不可,说:“军长苟有不便,请回保定,以安人心。平津责之麟阁。如敌来犯,我决以死赴之,不敢负托。”宋从佟请,决心抗敌,于是急调赵登禹师星夜来北平增强防务。

二十九军与日军激战至7月27日,军长宋哲元下令军部撤回北平城内,并命增援北平的132师赵登禹师长为南苑战场指挥官。但副军长佟麟阁不愿随军部回城,决心与赵登禹共守南苑。

佟麟阁素来孝敬双亲,爱抚妻儿。但是自从“七七事变”发生以后,他公而忘私,国而忘家,虽然设在南苑的指挥部与北平城内寓所近在咫尺,但将军从战争开始从未回家。当时,佟麟阁父亲病重,家人多次催促他回北平城内寓所探视,他则因为战事瞬息万变而不肯片刻离开营地,写信告之家人:“大敌当前,此移孝作忠之时,我不能亲奉汤药,请代为之。”夫人生日,希望将军回家团聚,但由于战事紧急,他回电话说:“国难当头,军务紧急,大丈夫应当效马援甲,马革裹尸还乡。”

7月28日,日军对北平、天津发动了疯狂的进攻。拂晓时分,日军出动通县、丰台等地驻军,在30余架飞机和几十辆装甲车的配合下,直扑南苑。当时南苑守军有二十九军卫队旅、骑兵第九师留守的一部、军事训练团、平津大学生军训班等共5000余人。佟麟阁誓死坚守。他说:“既然敌人找上门来,就要和他死拼,这是军人天职。”

日军见久攻不下,便派飞机前来助战。午后忽报大红门发现敌人,佟麟阁亲率一部亲往堵击,因寡不敌众,被日军四面包围。在指挥突围中,佟麟阁被敌机枪射中腿部,仍然坚持指挥作战。此时,敌机又来狂轰滥炸,带伤指挥作战的佟麟阁不幸被弹片击中头部,血洒疆场,壮烈殉国,时年45岁。

模范军人 追晋上将

当时《北平时报》登载一篇文章说:佟副军长善治军,二十九军纪律严明,勇于作战,而于老百姓则秋毫不犯,堪称模范军人……二十九军的大刀队,从喜峰口战役到卢沟桥抗战,屡建奇功,赫赫有名。

佟麟阁将军是在抗日战争中为国捐躯的第一位高级将领。7月31日,国民政府发布褒奖令,表彰佟麟阁在卢沟桥战斗中“以捍卫国家保守疆土为职志,迭次冲锋,奋厉无前,论其忠勇,洵足发扬士气,表率戎行。不幸身陷重围,殁于战阵,追怀壮烈,痛悼良深”,并追晋佟麟阁为陆军上将,将其生平事迹宣付史馆,以彰忠烈。

1946年4月5日清明节,北平市政府及各界人士在八宝山忠烈祠为佟麟阁等抗战殉国将领隆重举行入祀大典,并将西城区南沟沿命名为“佟麟阁路”。通州亦因佟麟阁曾在该县指挥抗日,乃命名一条街为“佟麟阁街’,以为纪念。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