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茬“小”韭菜已经不学奥数了(图)



(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3月31日讯】多年来,本中年妇女过日子一直秉持着16字人生箴言:

“喜欢就买,不行就分,重启试试,多喝热水”。

集佛系与没关系与一体的我,常年感觉自己就如一朵盛放的黑色大丽花,以表面的嚣张和潇洒掩盖内心的谨慎和猥琐,以便能继续笑着活下去。

尤其是在有了孩子之后,这种清高的自我渲染更是攀上巅峰,一直支撑着我在一大群随波逐流和鸡血成灾的妈妈当中,显得尤为鹤立鸡群(特别奇葩),特立独行(像个傻子)。

近年来我逐渐发觉趋势不妙,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以霸道总裁壁咚玛丽苏之势,粗暴地剥开了我如花般娇艳的表皮,露出了惨烈的原色,对,那是韭菜的颜色。

我既不炒股票,也不玩区块链,远离资本市场和骗子,心想总没有机会被人割了吧。曾经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谁曾想宿命难逃,逃过韭菜命运的我,却无法阻挡下一代遭遇韭菜附身,这些年神不知鬼不觉,割韭菜的已经从娃娃下手,孩子们被割了一茬又一茬还生生不息,堪称是韭菜中的战斗菜,可以说是远超我们这代人了。

一时间我感觉既紧张又刺激,这一波小韭菜可是我们生的,这感觉太好了,有一种浑身上下都充满着价值的优越感,一股融入前沿主流社会阶层的喜悦涌上心头。

有句话说得好,这届家长普遍心里没数,总觉得自己孩子太聪明,学得好是应该的,学不好是因为还没开窍。按照这个逻辑,这一批精英都开窍之后,中国整个一代人可以少奋斗15年。可惜,这只是家长的错觉而已,不论任何年代,永远有一批孩子是智商不够、能力欠缺、学习方法差、学习兴趣浅薄、不愿意读书也不喜欢钻研的。但是割韭菜的人可不会告诉你这个事实,他们会努力让你认为自己的孩子明明是块玉,不琢不成器,快送来我这里琢吧。琢不出来你自己承认是孩子问题,反正韭菜割完了,你快腾出地方来给下一茬韭菜吧。

让我们回顾一下,这一茬小韭菜们都经历了什么。

首先,在差不多快1岁的时候,他们被送进了一些打着“赢在起跑线上”旗号,宣称早期开发智力的早教机构。

如果一个婴儿在8个月的时候不会爬行,或者在1岁的时候不会说话,就会被一些割韭菜的机构看上了,你的孩子就会被认为“如果不早期干预,会影响以后的智力发育”。

小韭菜们付了昂贵的(大约1、2万左右)早教开发智力课程套餐,把啥都不懂的宝宝们丢进一个五颜六色的大棚,过独木桥,钻山洞,套圈圈,再搭个廉价的海洋球池子。

这种看起来也算是专业,只不过这种专业“只是因为家里地方不够大”。家长们翘首以盼,期待这娃待会出来就会爬了,就能开口背唐诗了,成神童了。结果很多孩子出来时的表情都仿佛如释重负,终于见到亲人的孩子在心里默念一百多遍MMP,想着这坑爹的鬼地方把我折腾惨了,你看我不是照样不会爬,也不会说话么,只会哭。

一点没关系,这茬小韭菜原样离开,总会有下一批小韭菜进来的。现在不都二胎了吗,韭菜已呈几何倍增长。

韭菜们3岁左右,是一波收割峰值。

这个阶段,中国话都没一个发音正确的小韭菜们,会受到英语早教班的垂青。他们的口号是“让英语成为孩子的第二母语,越早学越容易”。

弄俩老外,美国的太贵,英国的太难伺候,那就弄点俄罗斯的,以色列的,印度的,南非的,欧洲国家吃低保的也行。他们只要别在上课时把舌头都捋不直的小孩弄哭就算完成任务,每节课花五分钟教一两个词,跳40分钟尬舞,装傻卖萌唱歌10分钟就结束欢乐的时光。

孩子出门后会对着老师说goodbye了,家长就感觉萌萌哒,我娃简直是把英语当母语了呢。大半年后他能脱口而出的依然还是只有一个goodbye。但这又如何?韭菜吗,学那么多干嘛。

韭菜无才便是德。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见过哪个从3岁开始学英语的小孩,能够如母语般自如地使用英文,当初信誓旦旦的招募韭菜誓言都成了泡影,家长又不好意思承认是自己娃不行,只能端庄地离开,换下一茬小韭菜上场。

这些还算是割着玩的,给小韭菜们一个适应期练练腰板,真正需要他们英勇上阵的地方还在后面,特别是在幼升小和小升初,这两个决定韭菜是否能成才的关键节点,搞好了将来就是芦荟,是柳枝,搞不好就会成为韭菜盒子,韭菜馅饼,连进个地铁都被人嫌弃。

如果要评选中国最佳小韭菜收割机,非奥数莫属。

一般从学龄儿童开始,直到中学结束,奥数一直都是韭菜们的紧箍咒。这东西平时看起来一点都没有什么用,除了在念经的时候你头会疼。

通常,一个区级第一梯队的小学,在校学生80%都在学奥数,其余20%是准备出国的。只要是打算在体制内正儿八经升学,不学奥数就好像在脸上贴着一个招牌:我妈太懒,所以我也好不到哪去。

如果你看过我的文章《一个学而思倒下去,一万个学而思站起来》,就会明白这届家长对这种奥数机构的迷恋和依赖,明知是个坑,还硬往里跳。割韭菜机构的理念就是:我不管你是不是一个真正适合学奥数的苗子,只要到我的镰刀之下都是好韭菜就行。

就拿学而思来说,一茬又一茬的学员把它奉为神灵之所在,以为能借助这个天梯迅速走进理想国,多年来学而思霸占着很多不明觉厉又不可言说的“途径”,有着常人所不能企及的“渠道”,把割完的韭菜千分之一搞出点名堂算是为自己打广告了,其他千分之九百九十九的小韭菜,只能靠命。

不过小韭菜们的命运真不怎么好,上面一声令下,奥数的各种杯赛竞赛全灭了,奥数的含金量就缩水一大半。小韭菜们,特别是高不成低不就的那些韭菜一时间找不着北。

割韭菜界流行一种新型手法,叫做“大数据杀熟”。

放在奥数上,就是他们会花更多的精力并给出更多的优惠给潜在小韭菜/新韭菜/犹豫不决的韭菜,却不会用心对待老韭菜/已经被割了很久的韭菜,因为你骑虎难下,学都学了这么多年了,不能随便放弃。

绝大部分学奥数的小韭菜都非常务实,不是为了择校,难道还为了更高更快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啊。

在风云迭起、形势易变的今天,割韭菜的日子不好过,一部分韭菜已经欢呼雀跃起来,终于认清自己“不是那块料”的韭菜们,总算有了合情合理又理直气壮的底气告别奥数了。

这一茬小韭菜,从小经历了太多,也算是久经考验的韭菜了。如今这一茬韭菜差不多已经看破人生,知道自己将会在什么地方再次遭遇什么样的拦腰截断和肆意狂割,于是他们开始理智起来。不过不必着急,割韭菜的机构们鸟枪换炮还能继续包装一下,顺应时代潮流,人民需要什么,他们就创造什么,毕竟这个时代不缺有创造力的镰刀,缺的是快速疯长的韭菜。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