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古卷】曾国藩《五箴》(图)

2018-04-28 10:10 作者: 秦山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敬天信神,从善惜福。(图片来源:pixabay)

曾国藩,初名子城,谱名传豫,字伯涵,号涤生。中国近代政治家、军事家、理学家、文学家。曾国藩与胡林翼并称“曾胡”,与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并称“晚清四大名臣”。官至两江总督、直隶总督、武英殿大学士,封一等毅勇侯,谥号“文正”,后世称“曾文正”。

蒋公(蒋介石)曾赞誉曾国藩,谓“曾公乃国人精神之典范”;“辛亥以前,曾阅曾文正全集一书,……民国二年失败以后,再将曾氏之书与胡左诸集,悉心讨究”。

曾国藩一生关于修身立命的文章或著作颇丰,本文介绍曾国藩的《五箴》同读者分享。

《五箴》为曾国藩于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作,时年约33岁左右。

五箴并序

少不自立,荏苒遂洎。今兹盖古人学成之年,而吾碌碌尚如斯也,不其戚矣!继是以往,人事日纷,德慧日损,下流之赴,抑又可知。夫疢疾所以益智,逸豫所以亡身。仆以中才,而履安顺,将欲刻苦而自振拔,谅哉!其难之欤!作五箴以自创云。

[参考译述]我年少时不能自立自强,岁月匆匆,一去不复返,任光阴流逝到今日。按古人所说的应已是学有所成的年龄,而我还是这样庸庸碌碌,怎能不令人忧伤悲戚呢?从今以后,世事日益繁杂纷乱,美德和智慧一天比一天消减,这种江河日下的趋势,是可以预知的。

忧患、艰难困苦可以使人增长智慧,安逸、懈怠废弛反而不利于自身,甚至可以使人败亡,正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呀。我只是中等天赋、资质,却走在平坦顺利的人生道路上,因此想要刻苦努力使自已振作向上、奋发自拔。请体谅,要奋起向上而不懈怠,这是多么的困难啊!所以我写了一篇《五箴》,来鞭策勉励自己。

立志箴

煌煌先哲,彼不犹人。藐焉小子,亦父母之身!聪明福禄,予我者厚哉!弃天而佚,是及凶灾。积悔累千,其终也已!往者不可追,请从今始。荷道以躬,兴之以言!一息尚存,永矢弗谖!

[参考译述]那彪柄千古的先哲,他们也是普通人。我虽然藐小,是个凡夫俗子,也同样是父母所生。在才智、福分、官禄方面,上天给予我的已经够丰厚了。我如果背弃天道而贪图逸乐,那么就会遭来凶灾。虽然无数次的后悔过,心中懊悔万千,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过去的过失已无法挽回了。

已经逝去的岁月既然已无法挽回,我立志一切从今天开始,重新努力做好。我要身体力行正道,担起道义,并用自己的口和笔不断弘扬“道”、将“道”加以发扬!只要活着还有一口气,我将永远不忘记自已的誓言,永不食言!

居敬箴

天地定位,二五胚胎。鼎焉作配,实曰三才。俨恪齐明,以凝女命。女之不庄,伐生戕性。谁人可慢?何事可弛?弛事者无成,慢人者反尔。纵彼不反,亦长吾骄。人则下女,天罚昭昭!

[参考译述]天与地各在其位,阴阳五行孕育生命。天、地与人像鼎足一样相配共存,天、地、人被合称为三才。庄严恭敬,洁净身心,才是真正珍惜自身啊。你如果不庄重严肃、夸耀傲慢、轻佻无礼,就损害了你的生命和本性。

对谁可以怠慢?对什么事情可以漫不经心?对事情漫不经心者将没有成就、最终一事无成,对人怠慢者将遭到别人的怠慢、自作自受。即使别人不怠慢你,也会助长你自己的蛮横、骄纵,最终别人会瞧不起你,上天也一定会处罚你!

主静箴

齐宿日观,天鸡一鸣。万籁俱息,但闻钟声。后有毒蛇,前有猛虎,神定不慑,谁敢予侮?岂伊避人?日对三军。我虑则一,彼纷不纷。驰鹜半生,曾不自主。今其老矣,殆扰扰以终古。

[参考译述]我斋戒住在日观峰,天将破晓,雄鸡一声高鸣。万物都无声无息,只听到寺院的钟声。虽然身后有毒蛇,身前有猛虎,只要心神安定,镇静安泰,就会毫不畏惧,谁敢对我施加侮辱?

我来斋戒不是在躲避他人,逃避现实,这里让我能够神定、心安泰,我因此能更理智的面对现实、处理事务。我要思虑统领军马的各种繁杂事务,如果思虑专一不杂,专心致志,就会思路清晰,那些纷乱烦人的事情也就会变得条理井然。我奔忙了半生,很多事情都不能自主。现在将要老了,写下箴言警戒自己,不希望心意烦乱、纷纷扰扰地过完一生。

谨言箴

巧语悦人,自扰其身。闲言送日,亦搅女神。解人不夸,夸者不解。道听途说,智笑愚骇。骇者终明,谓女贾欺。笑者鄙女,虽矢犹疑。尤悔既丛,铭以自攻。铭而复蹈,嗟女既耄。

[参考译述]用花言巧语取悦于人、讨好别人,最终只能给自己找来麻烦、扰乱自己的身心。靠闲聊、闲言碎语来打发日子,也会搅扰你的心神。真正的高人从不自我夸耀,炫耀轻浮、夸夸其谈的一定不是高人。

那些道听途说的东西,只会让智者笑话,让愚者惊惧。惊惧的人一旦明白过来,就会说你是在欺骗、制造谎言。笑话你的人则会鄙视你、看不起你,即使你发誓赌咒,人家也仍有疑心、不相信你。这样的教训已经不少了,非常懊悔,所以要写下铭文、箴言来自我反省、改过、更正自己的缺点。写下铭文以后若又重蹈覆辙,那只能感叹你已经老了,不能再重新做人了。

有恒箴

自吾识字,百历及兹,二十有八载,则无一知。曩者所忻,阅时而鄙。故者既抛,新者旋徙。德业之不常,是为物迁。尔之再食,曾未闻惑愆。黍黍之增,久乃盈斗。天君司命,敢告马走。

[参考译述]从我识字开始,经历很多事情而到了今天,二十八年的时间(指从识字的年纪大约5岁,到时年大约33岁,一共所经过的年头),却没有获得一点真知。以前所欣赏、爱好的东西,过一段时间就鄙弃、轻视它,旧的已经抛弃、扔掉了,新的爱好不久又转移、改变了。进德修业不能持之以恒,常被外界环境所左右、牵绕。

一餐过一餐,时间不断推移,却没听你自我反省过、说说自己在这些方面迷乱不定、有过失和罪过。粮食一粒一粒地增加,时间长了就能够积满一斗,我的过失也一再积累,真的需要改过呀,只有持之以恒才能成功啊。天神司命是掌管人间处罚罪过及寿命的神,我哪里敢直接告诉天神司命我的这些罪过,只敢将这些告知天神身边的人呀。

如何理解“天君司命,敢告马走”?

各家对这句话的译文各有千秋,差异巨大,同一句古文所翻译出的白话文居然如此不同,实在令人费解,哪个才是最确切的呢?笔者有幸查阅到曾国藩本人在他的家书中对这句话的解释:

“尔问《五箴》末句‘敢告马走’。凡箴以《虞箴》为最古,其末句曰‘兽臣司原,敢告仆夫’。意以兽臣有司郊原之责,吾不敢直告之,但告其仆耳。……余之‘敢告马走’,即此类也。走犹仆也。”(《曾国藩家书》:咸丰九年八月十二日“谕纪泽”)(注1)

因此,我们可以知道,“天君司命,敢告马走”指的是,作者的这些过失不敢直接告知天神司命,而只敢对天神身边的人诉说,也就是供天神差遣服务的人。“马走”,仆也,也就是仆人之意。这句含有在神明前忏悔过错之意,同时也有诚心希望改过、而请神明监督之意。

笔者的体悟和心得:

读曾国藩的《五箴》,笔者的最大感触就是全文充满了对天地和神明的敬畏之意,还有作者在神明面前进行深刻的自我反省、忏悔自己的过失,以及作者向天神起誓要诚心向善的改过之意。敬天信神贯穿了《五箴》全文。

《立志箴》中,作者认为他得到一切,比如才智、官位、福禄、人生的顺畅等都是上天赐予的。那么作者是对谁“立志”呢?笔者理解,是作者向天、向神明立志,表明心迹。立的“志”是什么?“荷道以躬,兴之以言!一息尚存,永矢弗谖!”作者要力行正道、遵循天理,而且要将天理正义加以发扬,向天起誓,不会食言。

《居敬箴》,最先“敬”的是谁?开篇作者就写道“天地定位,二五胚胎”,因此我们可以知道,作者对“天”、“天道”怀有最深切的敬畏之意。作者进而阐明了庄严恭敬、洁净身心是非常重要的,否则危害无穷,甚至可以伤及性命,“女之不庄,伐生戕性”!而且更重要的是,若逆道而行,不能庄敬、洁身自好,会遭到上天的惩罚,“天罚昭昭”!  

《主静箴》中,作者在寺院中斋戒,修炼清静之地,晨钟暮鼓中,作者能够从烦乱的世事中“静”下来,静能生慧,变得更有智慧、能更有条理的去处理事务。而作者也申明了,来到清修场所,并不是逃避现实。来到这里,作者变得神定心安,能更理智的去处理现实中出现的各种问题。

笔者理解,这个“静”非行为上的不动、安静,而是更侧重于指心理上的因素,是“心”静,这样就不会心烦意乱,以致被事物牵动了。

在佛门清修之地,作者心态安然,生出了智慧,而且无所畏惧,这种礼敬佛门、佛法而得之“静”、而生之“慧”,真是威力无穷,以致于作者能够“后有毒蛇,前有猛虎,神定不慑”!

《谨言箴》中,作者认识到,真正的高人是不会轻浮炫耀的,所谓“解人不夸,夸者不解”!只有谨言慎行,才能心神安定,不受干扰,否则“自扰其身”、“亦搅女神”。笔者理解“谨言”并不是闭口不言,因为作者在《立志箴》中明确表示要“荷道以躬,兴之以言”,即要行正道、担道义,用口和笔宣扬“道”、“天道”!“谨言”指的是不要“巧语悦人”、“闲言送日”等。因此合乎“道”的就大力宣扬,不合乎“道”的就要“谨”而不说。

《有恒箴》中的“恒”指的是什么?是对何事要有“恒”呢?作者提到“德业之不常”,因此“恒”是对“德业”而言,作者在神明面前诚心悔过,认为自己在德行与功业上不能持之以恒,而又把“德”放在“业”之前,作者更看重的是修身养性、增进德行!

“天君司命,敢告马走”更是一再表明对天君、神明的无限敬畏,作者以前的过失怎敢直接向天君司命禀明,只敢向天神左右的人诉说。作者在神明面前深刻的反省自身的不足,决心改正,请天地明鉴。

笔者似乎体悟到,古人的敬神、拜神、礼佛,同今人的“求”神、“求”佛,是有巨大差异的!

古人敬天信神,他们拜神礼佛,在佛像、神像前自省、痛悟过失,并且向神佛表明决心,一定会改过,希望得到神佛的宽恕、给予机会能重新做好,希望得到神佛的佑护给一时之方便,解脱目前之困境,他们烧香许愿,相信眼前的不如意是因果报应所致的。

而现今的许多人,去寺庙和道观礼拜似乎失去了这样的内涵,他们是去“求”佛、“求”神,求发财、求消灾解难、求当官有权有势,总之求这求那,面对佛像、神像,一味的为自己的功名利禄和前程在“求”。又有多少人是怀着敬佛敬神的虔诚之心来反省一下自己的呢?似乎把敬神拜佛歪曲成给寺院道观布施钱财就能获得庇佑,而丧失了拜神礼佛的真正意义。

《五箴》全文反映出作者虔诚的敬天信神、深刻的反省自身、以及努力修心向善的决心,笔者深受震撼,与读者分享自己的心得体会,希望能对读者有所启发。

 

(文献参考:《曾文正公全集》)

注1:《虞箴》出自《左传・襄公四年》:“芒芒禹迹,尽为九州,经启九道。民有寝庙,兽有茂草,各有攸处,德用不扰。在帝夷羿,冒于原兽,忘其国恤,而思其麀牡。武不可重,用不恢于夏家。兽臣司原,敢告仆夫。”

--在《虞人之箴》里说:辽远的夏禹遗迹,分为九州,开通了许多大道。百姓有屋有庙,野兽有丰茂的青草;各得其所,他们因此互不干扰。后羿身居帝位,贪恋着打猎,忘记了国家的忧患,想到的只是飞鸟走兽。武事不能太多,太多就不能扩大夏后氏的国家。主管禽兽的臣,谨以此报告君王左右的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