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打店:武松如何击溃孙二娘的黑店?(组图)

2018-05-06 19:39 作者: 袁荣易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京剧中包含许多武戏,戏中类似舞蹈的武打动作,往往看的观众目不暇给,屏气凝神。(绘图:Winnie Wang /看中国)

中国的武术历经好几千年的传承,形成一套完整的系统,由于对身体有深刻探究与实践,上达天人之际,也称为武术气功。中国戏曲与世界其他剧种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武术被纳入演员的训练中,称为基本功。

演员的基本功

基本功分为:(一)腰腿功-促使腰部柔软、(二)毯子功-翻扑摔跌、(三)把子功-打斗招式(包括手把子–徒手打斗;枪把子–各种武器打斗),以及(四)桌子功-在桌上跳上跳下。

京剧中包含许多武戏,戏中类似舞蹈的武打动作,往往看的观众目不暇给,屏气凝神。《武松打店》是武松与黑店女老板孙二娘在漆黑的屋内打斗,动作设计的非常精彩,将这四种基本功发挥得淋漓尽致。

武松打店

《武松打店》又名《十字坡》,叙述武松因杀嫂替兄报仇,被充军发配孟州,一路由大小二解差押送,途经十字坡投宿,险遇不测的经过。黑店里的打斗,有四个段落:第一段是搜店;第二段是孙二娘进房窥探,初次交手;第三段是武松在正式打斗前的准备;第四段是双方摸黑打个你死我活。

第一段“搜店”是武松就寝前对房内进行检查,借此表演也交代出房内空间的状态。例如他执烛察看床下(舞台上以桌代床),他用脚将桌帷踢起,但不马上向床下看,而是后退一步,蹲马步,身朝台口,脸向台里,一手护着烛光,注视床下;摆这姿势目的在防备床下有人,等没动静,才把烛光移照床下。这个动作的设计,表现出武松的细心。搜店后,武松抛去蜡烛,上床睡觉。

第二段孙二娘前来窥探,她用水浇湿门轴,拔簪拨门进房。伸手触摸,碰到床上的武松;武松并不马上坐起,因为突然坐起有风,会被对方发现。武松猛睁双眼,同时一脚朝上蹬去,人随之坐起,接着用脚向床下探索,并凝神倾听。

武松的脚探到床下孙二娘的脸,孙感到有物逼近,跪地下腰,接翻“软滚背”避开,武松的脚几乎贴着孙二娘,这个“绕头”的表演,因为孙二娘的机伶而躲过。孙二娘立起,武松下桌,对摸,手相碰,武松抓孙二娘头,孙二娘低头、窜上桌、翻下,逃出门,将门反锁。

第三段,武松在屋内拉门,拉不开。武松料定对方会再来,因此先做准备。首先是“脱铐”,接着脱褶子,褶子脱下后绕在手铐上作武器(兼作盾牌),然后找定位置,躲着等候。这段的设计是让观众歇口气,缓和一下紧张,以便观赏接下来激烈的恶斗。

第四段,孙二娘手持一柄明晃晃的攮子(匕首)上场,挥刀劈锁入屋。武松见刀光,迎上去,却扑了空,几次对摸,摸熟对方位置。等孙二娘匕首砍来,武松扔掉自己的武器,去夺匕首。相持不放,孙二娘不支,匕首被武松夺去;武松扫孙二娘爬虎(觔斗的一种),猛向孙二娘射出匕首,被孙二娘闪过。

武松、孙二娘均欲寻匕首,找到后同时握住,共同抛出匕首,徒手起打;武松飞脚踢、孙二娘抢背(觔斗的一种)。又对摸,打“小五折”(拳的套数);武松又踢孙二娘爬虎,孙二娘乌龙绞柱回踢、武松抢背。

武松上桌,孙二娘抚腿上痛处,倚桌稍歇,武松发现桌前有呼吸声,以掌击孙二娘脸,揪孙二娘上桌,互相扭打压制。孙二娘下腰下桌,又开打。--最后孙二娘败走,武松追下。


武松像,歌川国芳绘。(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诠释武松的盖叫天

武松戏是盖叫天(1888一1971年)的拿手好戏,他从十四岁起演《武松打店》,整整演了六十年。盖叫天演的武松,夺到孙二娘手中的攮子(匕首),猛力射向倒在地上的孙二娘(称为“剁攮子”),匕首戳在孙二娘头旁一点点的地方,全场观众震慑。演出从未失手,这全靠平时苦练。他说:“要练到有百分之二百的把握,上台上才能有真把握。”

盖叫天被称为“活武松”,他那种嫉恶如仇、又同情善良的个性,可说与武松一般无二,盖叫天不只是卖弄武打与技巧,他还注重表现人物的思想、感情。他能掌握住武松那种桀骜不驯,视权威如无物,但又十分重情,为了别人可以死而无怨的精神状态。盖叫天诠释武松,能表演出一种同时皱眉又瞪眼的表情--皱眉是多愁善感,瞪眼是反权威,既要皱眉又要瞪眼是相当难的。可是这却能将一位嫉恶如仇、又同情善良的好汉武松,活灵活现的呈现在观众面前。

对党有误解受尽摧残

解放后盖叫天因为周恩来称赞他,视周为知音;七十岁时政府又为他拍“盖叫天舞台艺术”记录片,他误以为受到共产党礼遇。然而1966年文革开始,他受尽摧残,起初罪名是“戏霸”、“地主”、“黑帮”、“反动艺术权威”,后来升级成“反对样板戏”、“炮打江青”,遭受的折磨也随之升级--数十人轮番殴打近八十高龄的盖叫天,剪胡子时把他的皮肉一同扯下,将他塞在粪车游街,还故意打断他早年曾断过的右腿。共产党这些残暴的行径实在令人发指。

盖叫天不知道共产党选他做为批斗的对象,是因为他的名气与善良(他到死前,还为周恩来设想,怕自己牵累到周,完全不知周的阴险)。共产党杀百分之五的人,去恐吓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是一贯技俩;而且这百分之五的人还不能是默默无闻的人,这才愈有杀鸡警猴的效果。

盖叫天被扫地出门,住进不足六平方米的破屋子,全靠其妻照顾。拖着病痛到1971年1月,又患中风,送到医院,医院以他有“黑帮”之名拒绝救治,因而去世。这位为艺术奉献一辈子的艺术家,八十三岁高龄还需面对如此不堪的情景,真是令人为之心酸。如果全国大半人民泯灭人性,那将是“自做孽不可活”,老天不容许呀!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