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鲜花插少年头!这就是古代的美少年(图)



戴花不是女人的专利,因为古代男子的头上是会插花的。清禹之鼎《揽镜簪花图》。(图片来源:国立故宫博物院)

有一张古图描绘的是北宋时韩琦出任扬州太守,这一年在他官署的后花园里盛开了四朵芍药花,中黄蕊上下二分红花,极像身穿朱袍,腰系玉带的官员。此花盛开之时,韩琦邀请同在大理寺供职的王圭、王安石和另一位大理寺官员前来赏玩,但那日那位官员腹泻不止,韩琦便邀路过扬州的大理寺丞陈升之前来,四人簪花饮酒。三十年间,四人相继为相,一时传为佳话。

古代男子是戴花的,后来才成为女子的专利。到了明朝末年,袁崇焕还有诗:“竹叶喜添豪士志,鲜花香插少年头。”清人赵翼在《陔余丛考・簪花》中说:“今俗惟妇女簪花,古人则无有不簪花者。”

宋朝修文德,终其两宋,皇帝即便受了士大夫再大的气,也遵守一项祖训:不杀上疏言事之人。

皇帝与百官除了公务以外,还要举行宴会,联谊沟通感情,君臣于饮酒娱乐中,表现皇帝的喜好,见证官员的性情。司马光节俭,在《训俭示康》一文中教育儿子:我平时衣着简朴,不戴花,唯有皇帝举行宴会,让进士出身的官员簪花饮酒,“乃簪一花。”寇准年纪轻轻就中了进士,为人又坦荡磊落,深得宋真宗的喜爱,在一次宴会上,真宗把寇准招到跟前,赐他一杯酒,说:“寇准年少,正簪花吃酒时!”语气口吻,想像目光中不乏羡慕与喜爱。

不仅朝廷官员簪花,民间也同此俗:《水浒传》浪子燕青,“腰间斜插名人扇,鬓边常簪四季花”。俊美极了!而“一枝花”蔡庆,“茜红衫上描㶉鶒,茶神衣中绣木香。曲曲领沿深染皂,飘飘博带浅涂黄。金不灿烂头巾小,一朵花枝插鬓傍。”--真可谓旖旎也。

至今,青海民歌“花儿与少年”,将花儿与少年并提:“人里头最美的少年,少年是人间的春天!”听起来十分动人又令人惆怅……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