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古人这么幽默 你绝对想像不到(组图)


原来古人这么幽默 你绝对想像不到
原来古人这么幽默,你绝对想像不到!(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智骗酒食

有一次,侯白与同伴一同到京外去,路上遇见一位富贵子弟带着随从,骑马携鹰到野外遨游。

侯白见这位贵公子一行个个穿得漂漂亮亮,马上驮着许多东西,还带着丰盛的酒食,就心生一计,对同伴们耳语道:“咱们都很饿了,得吃些这人的酒食才好继续前行。”同伴们都不以为然地说:“人家是富贵子弟,咱们与他又不认识,如何能够吃得上他的酒食?”

侯白连忙起身,得意地说:“看我的。”于是,快走几步,赶上那人,故意问:“公子您臂上站着的是什么鸟?”那人就说是鹞子。侯白又搭话问:“它有什么用处?”那人回答说:“可用来捕捉鸟鹊与鹌鹑。”侯白一听,故作惊讶地说:“没想到它竟有这种本领!我们庄上的树林中就有三四个鸟窝,这种鸟多得是。既然它有这种本领,咱们回到庄上一定好好地养上一些。”那贵公子听了十分欢喜,忙问:“你们庄子有多远?”侯白说:“二十余里。”那贵公子就要跟着侯白前往。

侯白心中暗喜,嘴里却说:“我们几人一大早就出来,现在已经很饿了,去不得了。”

那贵公子寻鹞心切,马上让人取下所携的酒食,与侯白及同伴们美美地大吃了一顿。

吃完,那人所携的鹞子突然叫了几声。侯白故作惊讶地说:“我们庄上的那种鸟,身体形状大体一样,只是叫声不同。”那人就问:“怎么叫法?”侯白诡秘地一笑,说:“声音好像是求敕鸠(求吃酒)。”那个贵公子连呼上当,然而侯白等人已将他的酒食吃完,无奈,他只得连声抱怨着回去了。

——旧题隋.侯白《启颜录》

原来古人这么幽默 你绝对想像不到
原来古人这么幽默,你绝对想像不到!(图片来源:Adobe Stock)


营丘士

营丘地方有个士人天性愚笨,常常无事无非,喜欢诘难,但又不通事理。

一天,营丘士专门向艾子请教说:“我见大车之下和骆驼脖子上,大多缀着铃铎,这是为何?”艾子告诉他说:“大车、骆驼等物体积庞大,并且经常夜行,一旦狭路相逢,极难回避,所以缀上铃铎,使彼此都能很远听到响声,可以预先回避。”

营丘士又问:“那么,佛塔之上,也大多设有铃铎,这难道也是为了夜行时便于回避吗?”艾子不耐烦地答道:“你怎么如此不通事理!鸟鹊大都喜欢把巢筑在高远处,往往弄得鸟粪狼藉,所以高大建筑物之上才设有铃铎,这是为了吓跑鸟鹊,难道能与车驼相比?”

营丘士步步紧逼:“如此说来,那鹰鹞之尾,也大多系着小铃,难道说鸟鹊还能把巢筑在鹰鹞尾上不成?”艾子被问得哭笑不得,只得回答说:“我还没见过像你这样不懂事理的!鹰鹞找准了目标,或者飞到林中,由于足上缠着线,万一被树枝绾住,振翅之际,铃声即响,人们可以依着铃声找到它,又怎么说是为防鸟鹊而筑巢呢?”

营丘士还不死心,又问:“我以前见挽郎摇着木铃唱着挽歌,虽不知是何原因,现在想来,竟是为了让别人容易找到他啊!但我还弄不清,他缠足用的是皮带呢,还是线绳呢?”

艾子终于忍不住了,生气地说:“实话告诉你吧,挽郎是死者的向导,因为死者生前好诘难,所以才摇铃给死尸听,好让死尸听了高兴。”

——旧题宋.苏轼《艾子杂说》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