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肝义胆的水浒英雄--林冲(图)

2018-05-19 00:00 作者: 柳笛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水泊梁山似乎可以定义为是英雄好汉的灵魂归宿。左:宋江,右:林冲。(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若说水泊梁山是英雄好汉的灵魂归宿,那么在上山前,一百零八位下界英雄都是寻寻觅觅,探索人生归途的旅人。相较而言,“豹子头”林冲的归家之路,显得尤为漫漫曲折。

林冲原本陪护爱妻张氏赴岳庙上香,而他的真正出场却来自一声洪钟般先声夺人的喝采。英雄相惜亦相吸,他等候张氏的地方恰在“花和尚”鲁智深“修行”之所附近。因见鲁智深擅使一柄六十二斤混铁禅杖,林冲便忍不住高声赞叹:“端的使得好!”这五字,是他与鲁智深知己缘分的起点,更是他英雄道路的肇始。

侠骨柔情是林冲

却说鲁智深武兴正酣,周围又有二三十位“落魄户”嘈杂叫喊,林冲简短的一句话竟能引起他的注意,可知他是位功力非凡的武人。鲁智深心中好奇,便循声打量,却见墙外一位官人打扮的汉子:“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八尺长短身材,三十四五年纪。”这副模样,不正是蜀汉上将张飞再生吗?而林冲的名号,恰又是“豹子头”。

然而读者们却很少将林冲视作张飞的影子。尽管林冲也有粗豪义气,也有盖世武功,但更多时候,他更像是一位儒将,低调谦和、虚怀忍让。若非被那禅杖的赫赫神威激起了江湖热血,他或许只是在原地,安静地进行着自己的故事。

互通姓名与家门,才知在同一片大宋土地上,也有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两个人。一个是京城的教头武师,继承父志,成家三载,生活平淡静好;一个虽是提辖出身,却为除暴惩奸而犯下命案,成了亡命之徒,前路凶险黯淡。一个有美满的家庭需要他去守护,还有一番事业为之打拼;另一个却孑身一人,只能寄身佛寺,天地茫茫尚不知何去何从。

人生际遇的迥异阻挡不了二人意气相投、心意相通。鲁智深初见林冲便将杀人出家的因缘脱口而出,毫无隐讳,林冲亦是感激他信任有加,一见如故,拜为义兄。先得美眷,再得知己,林冲一身侠骨柔情,于出场片刻便展现得淋漓尽致。

或许是心灵的契合,注定了鲁智深的境遇将是林冲的明天。尽管林冲号称“八十万禁军教头武师”,乍听之下威风凛凛,实则不过是一介低级武官,况且他身处权臣当道、宵小横行的官场。他拥有的平静生活,实则飘摇如汪洋中的一叶孤舟。

畅饮不过三杯,风波便紧随而至。家中婢女慌忙赶来报信,原来张氏在庙中遭登徒子调戏。再谦和有礼的教头,也无法容忍妻子受辱,林冲一路赶至岳庙,高举铁拳,大喝“调戏良人妻子,当得何罪”,做出大丈夫本能的选择。

忍常人所不能忍

然而,林冲却在认出高衙内后瞬间清醒。那位花花太岁,正是长官高俅的亲侄。林冲不惧高衙内,然而却不得不顾及高俅颜面,一腔怒气只得苦忍下来。正如事后他对鲁智深解释的那样:“不怕官,只怕管。”

林冲若要教训高衙内等人,可说轻而易举,然而泄愤之后呢?轻则刺配,重则害命,不过是白白牵连了家人。况且,以林冲善心度之,高衙内因不知情才对张氏无礼,否则“也没这场事”。几番思量之后,林冲认为,既然“不合吃着他(高俅)的请受,权且让他这一次”。一场闹剧在众人的劝哄之中草草落幕,只剩林冲只得圆睁着一双怒目,郁郁不乐。

情势并不因林冲的忍辱而又所好转,命运还将给予这条好汉更严酷的考验。高衙内迷恋张氏不得,手下人富安设下圈套,让林冲好友陆谦假意邀其喝酒,他再骗取张氏至陆家寻夫,却教高衙内事先在陆家等候。可叹“谦冲”一词常作美德之称,陆谦却趋炎附势,辜负至交好友。幸而婢女再次及时报信,化解张氏一劫。

两番受辱,林冲仅是高声吓走了高衙内,尽力维系长官颜面。重义的他可以在一定限度内容忍恶人,却不能原谅兄弟的背叛。林冲先是把陆家打个粉碎,又携尖刀欲寻陆谦拼命。

高衙内之事终于惊动了太尉高俅,等待的林冲将是一场莫名奇冤。宝刀配英雄,林冲于集市上购得一口宝刀,夜中反复摩挲,珍爱不已,却不知大祸将至。次日,两公差传高俅之命,催促林冲携新购宝刀入府供其鉴赏。林冲不疑有他,直到在府中久候高俅不至时,他才心生疑窦。抬眼一望,檐前匾额的四个青字“白虎节堂”教他猛然惊醒。

原来此处是军机重地,无故不可擅入,更何况佩带利刃?误闯禁地,罪名非小,林冲明知中计却无法脱身,而高俅的现身更是让他百口莫辩。自此,林冲沦为囚徒,失去官职、清誉,甚至失去为人的尊严。

最终他背负着误闯节堂的罪名,断脊杖二十,刺配沧州。林冲心知祸起高衙内,却甘愿忍下一切刑罚,只是向长官们诉冤,并无其它过激甚至越矩的言行。他自谓“年灾月厄,遭这场屈事”,是命中劫数难逃;而且官场污秽他早已料知,此时尚未探寻人生出路的他,除了隐忍又能做什么呢?


水浒传木刻画:火烧草料场。(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为常人所不能为

发配之前,他做了一件意外之举--休妻。古时始乱终弃者有之,多因财色等私欲而二三其德。而林冲此刻抛弃家室,却是万般思量后选择舍弃。他是戴罪之身,又将与张氏生别离,归期未卜。他不希望拖累他人,不得已忍痛休妻。

道是无晴却有晴,林冲对家庭有着深深的眷恋,即使劳燕分离时,他依然时常牵挂家人。鲁智深与他重逢,开口便问阿嫂“近来有资讯否”,知他心有所念;落草梁山后,他也希冀接家人团聚。只有在听到张氏与岳父的死讯时,他才彻底了却俗世亲缘,成为梁山上一名战将。

时值暑热,林冲在押解路上更是吃尽苦头。他因棒疮发作行动不便,听受公差一路抱怨;夜间洗脚时,被公差一盆沸水烫得脚面红肿,满是水泡;次日出发,公差逼林冲穿上新麻鞋,脚上水泡被磨破,鲜血淋漓;公差说要休憩,便任由其将自己绑缚。林冲只知自己是名“罪人”,还牵连公差受累,同他远行,故而一路上小心谨慎,逆来顺受。

这时,公差凶相毕露,竟要取他性命。原来他们暗奉高俅之命,伺机谋害。林冲新伤旧伤在身,又无反抗之力,只得声泪俱下乞求公差活命。可怜一代豪杰被生生折辱至此!

岂料天不亡林冲,鲁智深早早一路尾随,见林冲有难,及时现身相救。嫉恶如仇的大和尚欲大开杀戒,结果公差性命,林冲作为一名死里逃生的被害者,再次做出难得之举,为杀手求情。他认为,公差只是奉命行事,实在是身不由己,怎么忍心他们断送性命?

幸得鲁智深护送,林冲得以平安到达沧州。回顾从出场到现在,林冲灾祸连连,落得功名尽毁、夫妻分离、孑身飘零的下场。面对奇耻大辱,武艺高强的林冲只是退让、忍受,更在绝境中不失正气,抛却私心维护弱者。为家人着想是善念,而能冰释怨恨为仇人脱罪则是更大的慈心。

“仗义是林冲,为人最朴忠。”这是他的诗歌,亦是他的心声。林冲的宽忍与良善,正是源于他忠肝义胆的天性。他是教头,便要维系法度,忠君尊上,即使蒙冤也甘愿逆来顺受,谨遵宋律行事;他是丈夫,便要尊奉伦常,保护家庭,即使力不能及也要瞻前顾后,为家人安排出路。

到最后,他唯有武艺傍身,成了犯人,依然竭力坚守道德底线,忍受非人待遇,放下生死仇恨。有人说他懦弱,对官场抱有幻想,其实他只是一枚璞玉,初涉人间险恶,只是按照单纯的善恶观为人处世,并未看透忠于奸臣非是忠君报国,姑息恶人并不能真正止恶扬善。

而林冲一路走来,也曾有“男子汉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沉在小人之下,受这般腌臜的气”的慷慨悲叹,可知历经生活磨练,他离觉醒之日亦不远矣。

(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