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人远天涯近》(二十六)(图)

2018-05-24 00:00 作者: 宋唯唯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说连载:《人远天涯近》(二十六)(图片来源:  pexels)
小说连载:《人远天涯近》(二十六)(图片来源:pexels)

想到文星,他那双清澈、聪慧、很远很远的一双眼睛,女孩一样浓密的长睫毛;他的漂亮的挺直的鼻子,殷红的嘴唇,笑起来唇红齿白的样子;还有他的乌黑的,清爽的分头,月光下的亚麻布白衣衫,夜风灌进袖子里满满当当的样子,他在风里,孤单影只地走……那一种剧烈的,彻底失去的痛苦,那个人依然存在于她无望抵达的彼岸。她诚实的心灵唯有对他的想像、念记,依然在心头明灭,一种无望、极至的渴念。她想念文星家的书柜,那些妖冶的绿漆书柜的颜色,风吹着宣纸的边角,那些缭绕的,热烈的,带着花香、阳光、拂动着椰树婆娑的热情的风啊,吹拂他在云端在天堂的房子。他在桌子,好看的背影,回过头对她说话的样子,飞快地检索着书里的段落,打定主意要好好考考她的样子;还有,在城中村那个冬至的黄昏,积木一样的楼宇,泼泼溅溅的灯火里,他站在街角,仰起头向她笑,大声道:“哦,你呀!原来你也在这里呀!”这些旖旎的细节,边边角角地收集来的,到底,是荷荷自己的珠玉记忆。有这么多熠熠生辉的片段,她忠于她的感情,她原本就知道,这个人不会归她的,有这些记忆在心里,终归,是有点什么凭据的。

她安静地织起那件毛衣来,飞针走线里,冬日的阳光溶溶地笼罩着人,风依旧很寒,她心里有一种默默的认命。

隔年了,平原上的油菜花金汪汪盛开成海,花海中停泊着沉船一样孤寂的村庄。村子里离家去打工的人们都走得干干净净。许多人都不再南下去深圳沿海,而是去长三角地带,上海、苏州等地。那边的打工机会,也多如牛毛,纺织业,化工业都相当发达,只要肯出力,饭碗遍地都是。而且长三角一带,据有经验的人口口相传,那边的人相对文气,城市和古镇,地方有底蕴,没珠三角的那种蛮荒,外来讨生活的人,相对就没那么普遍被侮辱被打压。荷荷对此无知无识,她也压根儿没想过要去什么上海苏州杭州。除了深圳,她还能去哪儿呢两个哥哥呢也都被荷荷骂跑了,回学校了。她不说走的话,爹娘也不敢再吱声,开春之际,两个在校生的学费,田里要播种要施肥,农具要更新,哪里都需要钱,他们愁眉不展,长吁短叹,却又不敢发一言。她只是在家一日一日地挨着,心烦意乱地织毛衣、学着母亲以前的针线绣鞋垫,虽然现在村子里无论男女老幼,都穿着那种三线以下乡镇销售的伪劣旅游鞋,厚厚地包着脚,跟牛马的蹄子似的,看起来又笨又丑,不知道为什么每人脚上一双。因为是假的,那鞋子鞋底硬得不得了,运动鞋的透气灵活功能,则完全没有。早就没有人穿那些手工做的鞋了。然而,荷荷还是一心一意,笨手笨脚地绣着并蒂莲,喜鹊唱枝头。她记得小时候,要出阁的姑娘,都是会做这样的鞋垫,送去夫家,显示一下自己的女工,很美好的闺阁景象。

一天黄昏,牵藤来家里了。她刚刚从田里上来,裤脚上都是泥巴,手里还拖着一把刚刚挖坑撒种的铁锹,她还和从前一样,嗓门清脆愉快地,笑嘻嘻地,老远就听见她沿途和人招呼,一路欢声笑语地进了荷荷家的门。面色黑里透红,额头上皱纹也生出来了,一把头发扎了一根塑料头绳,从前在城中村理发店烫染过的痕迹,只能从发际之间那点枯草黄,捕捉到一点余韵了,她整个人,看起来是一个地道的农妇了。

荷荷起身,为她端椅子,又去拿了茶杯,加茶叶,倒开水,筛一杯茶端到她面前。她妈妈则点了稻草烧热油锅,打了鸡蛋,要煎蛋裹糍粑给牵藤吃,在田里劳作一天,肯定是饿得很的。

牵藤笑哈哈地,也不推迟,几块香热的蛋糍粑下肚,开门见山地问道,荷荷,你这个憨姑娘怎么还不去深圳?你东家不是好好的等你回去的么?

不要去了!荷荷在家横着走了这么几个月,讲话一下子改不了抬杠和顶嘴。我又不是非做那家的小保姆不可。

那你要做什么呢?

荷荷一时也说不出来。她脑子里闪过从前看过的那么多亦舒小说,里头的女主人翁,都穿着白衬衣,卡其布七个骨裤,戴着腕表,利落行走在城市里最高档的写字楼,要什么都是要得到的。她要什么?就要那样的人生!只是,亦舒的小说里从来没写过,一个像她这样出身农家,和商业社会,城市没有一毛钱关系;长得也不是落在贫民窟里也会宝光灿烂,漂亮极了的人精,她并没有啥机会,还自己喜欢作死。同时她的性格也没有任何戏份是能为自己打个翻身战的。

她看看家中,墙壁上挂了几面筛子,还有去年收集的老葫芦,地面是原始的泥巴地,门外刚刚下过春天的牛毛雨,村子里远远近近的一片昏寐迷蒙雨色,远一点是田野,四周连亮一点的灯都找不到。这样的一个家境,她要干什么呢?她能干什么呢?

她心头一阵酸,眼泪就蓄满了眼眶。

你留在家里,能做什么呢?和你爹妈一样种田,一年到头手里紧巴巴的?这方圆百里的男丁都出门打工的打工,上学的上学了你就是要找个对象都找不到的!

我不找对象!荷荷怼道。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