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杭州人民如此“不关心楼市”!(图)

2018-06-09 08:30 作者: 包邮区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江南名城——浙江杭州夜景
江南名城——浙江杭州夜景(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6月9日讯】5月28日,杭州官方发布了年度“十大热词”。他们的大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最能反映杭州人民呼声的十大热词,是:跑改、地铁、环保、教育、单车、电费、食药、拥堵、降费、垃圾。

而去年这个时候,杭州十大热词是:办事、减负、雾霾、健康、邮递、物价、食品、拥堵、降费、垃圾。

在杭州房价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两年里,杭州人民关心列表里,没有“房子”。

杭州十大热词出炉的那天,核心商业区的一块地被恒隆以107亿价格拍下,楼面价每平米5.5万,而上海中心新天地的地起拍楼面价也仅有3.5万。这块地拍了7个小时,竞价了336轮,佛系的香港开发商恒隆,很多年没有露出獠牙了。

2018年快过去一半,主管部门三令五申,也阻止不了全中国人的买房热情。从二线四小龙再到三四线城市,庞大资金席卷了一个又一个城市,看不到尽头。

在丹东,炒房客把这座边陲小城炒出了限购;在成都,几万人抢一千套房,排队绵延几公里。

在西安,316套房子摇号,出现了几十个公职人员关系户;在郑州,融创壹号院和金茂府把房价拉到十万一平米,有销售甚至喊出“二十万不是梦”。

这些城市气温都没杭州高。

有人排队排到晕倒;有人排队排到打架;98岁老奶奶轮椅上阵,终于买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套房,顺利的话,老人家能在百岁生日的那天拿到新房钥匙。

笔者算了一下,老人家出生的那年,鲁迅刚在北京买了自己第一套房子。

上个周末,上万杭州人还“攻陷”了杭州西北郊区几家银行。他们在银行门口排出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有的人从凌晨五点就开始排队。杭州两大红盘华夏四季和融信澜天要求,必须到指定银行办理验资手续、冻结资金。最终,融信澜天摇号名额定格在11927户,华夏四季摇号名额定格在6687户。

杭州有300多万户家庭,接近两万户参与了两个楼盘的摇号验资。

所谓人生三大错觉,是这样的:TA还爱你、A股要涨、杭州人民不关心楼市。

过去10年,杭州人民循环做着两年事:砸售楼处、爱售楼处;砸售楼处、爱售楼处……

2008年,万科杭州四个楼盘7.5折降价。第二天万科的售楼处和办公区就被砸成稀烂。2012年,房产调控冰封杭州,假跳楼、拉横幅、摆花圈、扔鸡蛋、砸沙盘又开始出现了……在恶心地产商这件事上,杭州人民把想象力发挥到了极致。

2014年春节刚过,天鸿香榭里项目狂降6000元。原本1.8万元入手的业主,一夜间至少损失了50万元。几天后,70名穿着“还我血汗钱,我要退房”T恤衫的老业主,把香榭里售楼处砸了,在门口拉起横幅,把楼盘模型掀翻。二十个警察和三十个保安都拦不住。

医院的墙比教堂听到了更多的祈祷,杭州售楼处的沙盘一定比哭墙听到了更多哭泣。

2013年,杭州卖了1326亿的土地,创了金融危机以来的纪录,第二年杭州新房库存超过了十几万套,到了历史巅峰。

那年跟滨江朱立东聊天,他说:我实在看不懂,为什么库存压力这么大,土地市场还这么热?宋卫平则头疼如何去库存。绿城2009年买的地,很多2014年都没卖出去,“买房的人都在哪里?”有一天他摊开手来这样问。

那时候的杭州人民,真的是不关心楼市了。这也让老宋顿感回天无力:绿城过去的客户——小企业主们,要么移民,要么没有钱了。放眼望去,除了马云,没有谁挣钱。中国民营企业没有得到更好的帮助,做不好企业家们都只能跳楼上吊自杀,太残酷了。

金融危机后的五年,杭州GDP增幅也一路下滑,下滑到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的最后一位。

几个月后,重压下的宋卫平把绿城卖掉了。

那一年,同样看空楼市的还有郁亮。那年6月他在官媒上撰文说:楼市已步入下半场,黄金十年之后将是增速放缓的白银时代。郁亮开始做平、甚至小额做空自己所处的地产业。万科降杠杆,放缓拿地节奏,回归一线城市,并转型寻找新增长点。

他们不会想到,还有那么多人会来买房子。

笔者的好友兽爷说,这一轮中国楼市火爆的最重要特点是:房产开始股票化。

2014年以后,杭州全是利好。

在宋卫平和孙宏斌开始较劲的时候,杭州发生了一件标志性事件:阿里巴巴上市。

以阿里巴巴为引领,杭州开始进行工业经济向信息经济的转型。信息经济是新经济核心——这以后,杭州势头开始上扬。杭州不用抢人。杭州拥有全国超过三分之一的电商网站,除了阿里、网易等互联网巨头的总部外,还有大量创业公司。

2015年以后,杭州人口每年都飙涨十几万。2017年,杭州增长了28万人,在全国15个重点城市中,杭州人才净流入率排名第一。

杭州城更大的历史转折点在2016年9月。他们没有辜负中央领导的信任,成功举办了G20。G20让杭州迅速有了新一线城市概念。敏锐的炒房者马上意识到,杭州将接过深圳、北京、上海和二线四小龙的接力棒,成为房产投资的又一个资金洼地,房价上涨无可避免。

全中国的炒房者纷至沓来。那年的9·18,杭州一天成交了5105套,创下这个城市的历史记录。

当上海人还在为“上海为啥没有阿里巴巴”世纪之问纠结的时候,杭州人民提出了一个新世界性难题:到底杭州是上海的后花园,还是上海是杭州的后花园?

政声日隆,杭州准备用一届亚运会,把自己推向更重要的位置。

杭州开始了又一轮大规模的城市更新建设。2016年下半年,杭州定了一个攻坚计划——拆迁10万户。为了亚运会顺利召开,一切不容有失,拆迁力度远超计划。去年杭州拆了5万多户,今年杭州还要拆4万户。

几年前,绿城和滨江怎么找都找不来的客户,就这样被政府、被产业创造出来了。经济好像还是那个经济,城市还是那个城市,但预期不再是那个预期了。

新增人口需要住房,拆迁户也需要住房,他们撑起了杭州楼市的半边天。整个2017年,杭州卖掉了17万套房子。很多人都是一次性付款——他们中的很多人,是拿了千万级别补偿款的拆迁户。

另一半边天则是投资者。他们露出了饕餮本性,再多、再贵的新房推出,总是一吞而空,人们似乎对数字失去了感觉。

四年后,当初被砸盘的天鸿香榭里,如今二手房均价已经超过3.5万元,与当年最高售价比,价格也翻番了。

杭州人的愤怒还在。只是他们不再是抱怨房价下跌,愤怒在于——买不到房子。

融信澜天400套房子摇号,万人验资参与,中签率仅4%;华夏四季160多套房子摇号,六千多人验资参与,中签率仅2.3%。

哪怕是1992年百万人排队抢购股票认购证,中签率也有10%呢。

终于,今后杭州人找老婆,丈母娘问为啥没房时,可以理直气壮告诉她:我摇不到号!

前不久,有十二个城市因为“调控楼市不力”而被住建部约谈,杭州不在其中。尽管抢房这么激烈,杭州的房价不仅没涨,反而同比下降了0.4%。

中学明明学过的,供求影响价格,供不应求,价格上涨。笔者的好友兽爷说,也许是教科书错了呢。

排队验资这件事,最开心的应该是验资的银行了。

融信澜天验资要求是无房无贷记录客户,冻结存款50万;拥有一套住房或有贷款记录的冻结100万;一次性付款客户冻结150万。华夏四季的要求分别是:60万、120万、200万。就按最低冻结存款额算,这两个楼盘银行冻结存款超过百亿。

100亿,在兽爷老家驻马店,是半年的财政收入。这些钱如果放余额宝,每天利息就有100万;用火车拉,至少要用两节车厢;如果买上市公司,可以买三家保千里;如果再添点钱,都能办一届东京奥运会了。

那几天,两家银行支行的负责人做梦都在笑,但杭州地产商却都一副苦瓜脸——他们被限价限得太狠了。

融信澜天限价1.8万每平米,旁边万科未来城二手房3万一平米。华夏四季旁边的欧美金融城,二手房单价超过了3.5万每平米,华夏四季限价2.6万一平米。

严重倒挂的新房与二手房价格,让很多人动动脚指头都能算清楚一笔账——就像参加一次“轮盘赌”一样,中奖者能白挣一两百万,概率还比大乐透要高得多。

这不是在抢房,这是在抢钱!

天道酬勤,古人诚不欺我。

未来一个月,杭州还有24个楼盘要摇号上市,他们都是被限价的楼盘。

限价之下,越来越少的人会关心品质了。当年在城西,绿城和南都比建筑质量,细节苛求到了极致。到了今天,房龄18年的南都德迦小区外立面依然不落后,面砖依然很新。

这种故事今后的杭州再也不会有了。

在一个为套利而结婚的年代,没人再关心自己娶的老婆漂不漂亮。

投资市场里有句真理:一切限制流动性的行为,最后都会增加波动性。

这句话回味无穷,可以用来解释2016年股市熔断,或者可以用来预测今后的杭州、成都和西安的楼市……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