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人远天涯近》(二十八)(图)

2018-07-06 02:00 作者: 宋唯唯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小说连载:《人远天涯近》(二十八)
小说连载:《人远天涯近》(二十八)(图片来源:Fotolia)
 

回到出租房,雀雀扑倒在床,咒天咒地痛哭了一场。荷荷呢,风尘仆仆地出门找了一天工作,冷风冷雨里,奔波一天只剩疲惫和沮丧。回来见雀雀泪痕满面的样子,也不多问,赶紧生火做饭煮茶,早起煮下的饭,只剩锅底一小碗,往锅里加一碗凉水,煮成粥。荷荷薅回来的蔬菜,全都洗干净,一顿炒了出来,桌头还有半瓶橄榄菜,二人相对吃完一顿夜饭。离开麒麟峪又怎样呢?少了一个干洗店小妹,一个看孩子的保姆,那里就缺了人么?就不运作就乱套了么?不会的,她们知道,不知有多少个荷荷和雀雀,此时已然活泛地填补上去了,不会招不到人的。

荷荷没有文凭,跑人才市场都怯,她给自己的定位很低,合适的岗位大抵都是服务员,售货员等等。雀雀呢,也没跳出这个层次,上串下跳地找了一些日子,便去了国贸区一间高级商场的成衣店做导购,是一间国际大品牌在深圳的旗舰店,进这个店做店员,需要许多要求:个头修长,相貌漂亮,会简单英文,有服务意识,会招恰如其分地招呼客人等等。

找好了工作,雀雀便说一不二地搬了家,一定要离开梧桐山,视野里再也看不见麒麟峪了,方才眼不见心不烦!因为是说搬就要搬,房东讬辞没有提前一个月招呼,租房的押金不肯退付。雀雀如何肯舍得那一千多块,当即就嚷嚷了起来。吵得房东冒火,翻了脸,不但押金一分钱没讨回,还勒令她一天之内搬空,届时登门换锁,逾期不搬完,剩下的东西一样都不让拿了。雀雀威胁了一番要报警要讨个说法——自然并没有地方会让她能讨个说法。像她们这样的打工妹,在这个城市是没有任何权益保障的。吃了亏,认不认命,亏总归是吃下去了的。

吵闹了一阵,家就一趟搬空了。新公寓是在罗湖老城区里,城中村的一处两室一厅。那一种陈旧墙壁、宽阔客厅、瓷地砖的老公寓,多少的过客在此停泊又离开,积累下浓郁的漂泊气息,氤氲在空气中。于这两个女孩,却是满目一新,两个人拿刷子刷墙,拿扫把扫天花板,扫地,去夜市上扯了几匹桃红柳绿的花布,遮住那些敝旧的桌子、柜子,两扇房门上各挂了一排珠帘,各自的闺房内,窄薄的单人床,棉布床单,蛋圆的镜子。荷荷传染了从前的女主人点熏香的习惯,习惯在角落里,静静地点燃一盘檀香……花色璀璨的棉布窗帘薄薄地遮住窗户,市声从楼下传上来。

雀雀按照店里的要求,每天穿着品牌样板服,平底皮鞋,很是好看,脸上还上了浓妆,整个人就漂亮起来了。气派奢华的大商场里,无时不刻不是灯火华丽,香氛飘满的,大厅有柔曼的钢琴声,走动着衣冠楚楚的男女。店面毗邻著有一个咖啡厅,会看见临窗的卡座里,许多精致的绅士淑女,充满形式感地,用银质的茶具,斟出红茶,三层点心盘里,点心像是用来看的,不是用来吃的。这是个讲究的地方,雀雀受用起来。她身上那种无产者的抱怨、紧张、计较、旺盛斗志,在这样的氛围里,也放松起来,开始练习做一个漂亮女子。她在同事的指教下,很快学会了穿丝袜,出门时在手腕上洒几滴香水。寻常在家,铺一块瑜伽垫子,做一做健身操,用来塑身。每天睡觉前呢则声势浩大,全副武装,擦了护肤乳液,手脚又格外厚厚涂一层,手上套好手套,脚上穿了棉袜。为的是乳液全部吸收。脸上呢,敷一层免洗面膜,临躺下,往眼睛上贴一张眼膜。保证明早醒来明眸皓齿。

发了工资,她还学着用内部价去买些商场处理的过季箱包和衣服,品牌的皮包,尤其高档的晚装、裙衫,虽然没有机会穿,也买回家,很珍爱地用专用的衣架挂起来,像搁一个珍重的梦,搁在衣柜里。对于这些变化,荷荷很是吃惊、见怪,她眼里的雀雀,一贯是酷的,在她细皮嫩肉的外表下,有着一个壮年男子的当机立断和昂扬斗志。然而,现在的雀雀连一头青油油的长发,也剪了,修了,染成了一头金发。这样时尚的一个雀雀,似乎女孩气了许多,令荷荷觉着可爱许多。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