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集中营!远未完全被曝光(组图)

2018-07-10 10:09 作者: 者行孙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苏联古拉格集中营。
苏联古拉格集中营。(网络图片)

提到集中营,人们会立即想到纳粹集中营和苏联的古拉格集中营。历史走过,很多人难以想像甚至相信发生在集中营中的惨剧。然而,历史的今天,甚至有超过当年规模与邪恶的罪行,正发生在红色共产主义国家的秘密集中营中,而这些集中营远未被完全曝光。

北韩数千个地狱般的秘密集中营

从北韩逃出来的一些幸存者告诉世界发生在北韩的可怕的人权状况,也令西方社会能够了解到这个世界上最封闭的国家里发生的事情。据悉,北韩有超过20万名男子、妇女和儿童被关押在政府运行的集中营里,遭受酷刑、饥饿和谋杀。在这些集中营里,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很少人能够幸存。

一名前囚犯Kim Young Soon(金女士)告诉《赫芬顿邮报》,她是如何在这样的集中营里生存下来的。

金女士被关押在北韩最臭名昭著的、残酷的集中营Yodok长达9年。入狱前,她是一名著名的漂亮的青年舞蹈家,常在北韩的“精英”之间活动。

金女士曾是另一名舞蹈演员的朋友,那位朋友与金正日有外遇。只是因为知道了他俩的这一关系,令金女士被关进了集中营,她的父母和孩子也因连罪一同遭到关押。

她于1970年8月开始被囚禁,在那里度过了9年。被判处关进Yodok监狱的北韩平民对自己的“罪行”一无所知。金女士也是在多年以后才得知她的“罪行”是什么。

她说:“一讲到所过的生活就忍不住掉眼泪。”她描述了Yodok监狱里她和其他叛逃者是怎么活下来的。

她讲述,在集中营里,囚犯们被迫凌晨3:30醒来去工作,一直干到天黑,然后被迫从事“革命”的讨论和自我批评。

营养不良和疾病使人难以生存,“你的皮肤变得发暗、裂开,身体没有力气。我亲眼目睹每天都有人死亡。”

“我们受到的对待比动物还差”,她说,“你根本无法想像那份痛苦。”

当金女士逃出来的时候,她的家人,父母和8岁的儿子已经在苛刻的条件中死亡。

她详细描述了那里饥饿的囚犯什么都吃,“飞来飞去的,爬的,任何在地里长出来的。”

金女士说,集中营里绝望的母亲们剖开怀孕的老鼠,取出里面的老鼠胎儿,焙烧这些无毛的小动物来喂养他们瘦弱的孩子。

其他叛逃者恐怖地描述了那里的囚犯把人当作可以食用的动物。一名Yodok监狱幸存者描述说,其中包括一名儿童被剥了皮吃掉了。

在集中营里,强奸行为司空见惯,而怀孕的妇女往往被处决。

囚犯们甚至不能自杀,因为这种行为在北韩是一种犯罪行为,会连累到家人被抓起来受到惩处。

金女士逃出来后,详细描述了那里饥饿的囚犯什么都吃。
金女士逃出来后,详细描述了那里饥饿的囚犯什么都吃。(Breaking News Today YouTube视频截图)

中共苏家屯集中营——至今没人活着出来

2006年,一位逃离中国的独立记者向海外媒体透露,中共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一个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集中营。2001年,那里曾关押过6000名法轮功学员。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摘除用于器官移植,而后他们被扔进锅炉房改装成的焚尸炉火化。据悉,至今没有人能活着从那个集中营里出来。

这位证人讲述:“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苏家屯地区建立了一个,有一个很秘密的关押中心。这个里面被集中着6000多名来自沈阳,包括东北各地的,或者说,是从全国各地转送过来的法轮功的成员。这6000多名法轮功成员被秘密的关押在苏家屯这个所谓的监狱里面,但对外它并没有声称是一个监狱。那么在这个监狱里面,发生了很重大的脏器买卖的这么一个交易。”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近年来,沈阳已经成为全国乃至世界人体器官贩卖和移植的集中地,其中多数器官,来自于法轮功学员。这个秘密监狱里设有“焚尸炉”,还有大量的医生。

“我在得到苏家屯这个消息以后呢,我就一直在沈阳待着。终于被我找到了这个在苏家屯这个设施里面工作的工作人员。包括这个里面的一个做脏器移植的主要的一个主刀医生。他们本人都向我亲口阐述了这一事件的真实性。”

2006年3月31日,沈阳军区后勤部下属一名老军医指证:吉林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秘密集中营代号672-S。

老军医还透露,这个秘密集中营关押人数曾超12万,是最大的集中营之一。曝光的苏家屯集中营仅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分,需要的时候可大规模调动,专车专列,使用封闭的铁路货车。

此外,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助理国务卿大卫・乔高,与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应邀的独立调查中也同样验证了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一事。

同年5月8日,他们应“赴中国调查真相委员会”之讬,成立独立调查团,调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虽然他们前往中国的签证被拒绝,但仍设法直接取得了证据。

大卫・乔高说:“我做过10年的检察官,我懂证据的问题,我们请人给中国的医院和监狱打电话,问有没有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可以用,中国各地大约50个机构的人回答,‘有’。”

大卫・麦塔斯说:“指控是真实的。我们发现发生的时间是在从2000年迫害法轮功开始直到今天,发生的地点是遍及全中国。指控的内容和我们的发现是骇人听闻的。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我们在这个星球上还没见过的邪恶。”


证人揭苏家屯集中营罪行。(新唐人视频)

新疆秘密集中营——成千上万维吾尔人失踪

2017年,一名维吾尔学生从埃及回到中国,然后被警方带走。没有人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他的母亲、邻居、同学统统不知道他的下落。

据美联社报导,人权团体和学者估计,陷入同样命运的还有成千上万人。在没有审判的情况下,他们被送入秘密集中营。自从中共当局利用数字监控技术在新疆打造警察国家以来,大规模失踪开始出现。

还有遍布新疆街头、数量空前的警察,伴随着集中营一起出现。先进的数字监控系统追踪维吾尔人去了哪里,读了什么,跟谁谈话,说了什么。在一个不透明的、将所有维吾尔人视为潜在恐怖份子的系统下,维吾尔人跟国外亲人联系都可能受到审问或被拘留。

据悉,在新疆库尔勒有三四个这样的集中营,一共关押着数千名学生。美联社记者访问了一个集中营,此地挂出的牌子是监狱。另外一个集中营位于市中心一条街道上,此处有挎着步枪的警察把守。第三个集中营位于一个军事基地。

在新疆库尔勒有三四个这样的集中营。美联社记者访问了一个集中营,此地挂出的牌子是监狱。
在新疆库尔勒有三四个这样的集中营。美联社记者访问了一个集中营,此地挂出的牌子是监狱。(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一名新疆集中营幸存者贝卡利讲述,在那里,他和40个人被关在一间屋子里。每天凌晨起床,唱“红歌”;要学共产党是如何“解放”新疆的。吃饭前,要高喊“感谢党”等;上课时,一再重复地念口号。

他们要不停地声讨伊斯兰信仰,自我批评和批评亲人。贝卡利拒绝这么做时,他被靠墙罚站5个小时。一个星期后,他被单独囚禁,24小时不给进食。

在戒备森严的营地关了20天后,他想到了自杀。

直到今天,他仍然无法走出那段阴影。几个月后,他的父母和妹妹也被关进了“再教育营”。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