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震为部下招亲 八千湘女被骗 最小13岁(图)


《新湖南报》也登出了招兵启事:条件是16岁到25岁,高中以上的未婚女性。
《新湖南报》也登出了招兵启事:条件是16岁到25岁,高中以上的未婚女性。(网络图片)

大陆媒体披露了当年中共曾征招8000名湖南女兵前往新疆所谓的“屯垦戍边”的新闻,并称这群湘妹子是如何改变了新疆的历史。据报,这些女兵最大的19岁,最小的只有13岁。

还有报导说,当年中共为了稳定边驻兵,不仅从湖南,还安排山东女子和北京、上海的妓女去援疆。

8千湖南女兵嫁到新疆拓荒 最小13岁

“乌孙山啊,金色的摇床,英雄喜爱自己生长的地方,假如叫我在异乡做一个国王,我情愿在故乡当一名靴匠……”——每当湘女们思念家乡时,总会唱起这首民谣而泪流满面。

1950年2月,毛泽东命令驻守在新疆的20万解放军就地转业,屯垦戍边。可是光棍官兵们“没有老婆安不了心,没有儿子扎不下根”,于是新疆军区代司令员王震,致信湖南省的负责人黄克诚、王首道,要求从湖南招收女兵到新疆生儿育女,来解决官兵们的婚姻问题。

王首道看完信后,觉的荒诞可笑,黄克诚也忍不住说:“这个王胡子,真是乱弹琴。要人家黄花闺女到新疆去生儿育女,哪个敢去哟!”

可是,说归说,不久长沙的大街小巷便贴满了新疆军区的招兵广告,还大量印发了《新疆鸟瞰》,把新疆描绘得如诗如画、令人心往神驰。《新湖南报》也登出了招兵启事:条件是16岁到25岁,高中以上的未婚女性。参军进疆后,可分别入俄文学校和其他各类学校学习,或进工厂做纺织女工,或到农场开拖拉机,或进部队文工团……但是关于“结婚”和“生儿育女”却只字没提。

在“有志青年到新疆去,为祖国大西北贡献青春”的诱人口号下,中学学生、大学生,甚至国民党将军的女儿,徒步走到长沙的,瞒着父母家人的,有的身高不够把鞋跟垫高,有的体重不够就在口袋里装上石头、秤砣,年龄不够的谎报年龄……结果,一年内就招收湘女3862人。1952年,又招收了4000多湘女,“八千湘女上天山”便由此而得名。她们中年龄最大的19岁,最小的才13岁。

通往新疆的旅途,湘女们开始时充满兴奋。车厢里反复播放着“年轻的人,火热的心,跟随着毛泽东前进……”等中共歌曲。到达西安,经过10来天的政治教育后,改乘汽车,经兰州,过酒泉、出阳关,再越过天山,才到了新疆首府迪化(今乌鲁木齐),全程4000多公里,行驶了四、五个月。

当故乡渐行渐远,迎面而来是陌生的荒凉时,湘女们热血沸腾的心渐渐的一点点冷却。加上饮食的变化使湘女们非常不适应,特别是水的极缺,干燥使湘女的嘴唇裂开了一道道的血口子。更有一些湘女因为突如其来的车祸,或者疾病,未达到新疆就夭折在途中。

可是到达新疆后,湘女才知道真正的苦难才刚刚开始。茫茫戈壁,不但看不到一户人家。她们的宿舍只是地下两米深的地窝子,这样的地窝子不但没有门,只挂个帘子在洞口遮挡风寒,之外是三面泥墙,所谓的“床”也不过是高出一点的地面而已。床上铺着红柳枝,洞顶上铺着红柳和胡杨枝,上面垫着土,头一碰到地窝子的顶棚,泥土就会不停的往下掉。除了极少数留在乌鲁木齐的湘女外都住在这样的地窝子里。甚至日后她们结婚、生儿育女,都在这个地窝子里,时间长的在地窝子里一生活就是十几年。

她们每天在1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疆土上,和男兵们一起开荒种地,修水库,打土坯,盖房子。因为水极缺,女兵头上生了虱子;来月经没有卫生纸,她们就把内裤撕了缝成一个布袋,再把棉衣里的棉花扯出塞到里面,做成“卫生巾”。棉花用没了,女兵们就在布袋里装上沙子,做成“沙袋”。

然而生存环境的苛刻还不是最苦的。因为团以下的指战员几乎是清一色的光棍汉,为解决他们的婚姻问题,时不时的便有领导给湘女“介绍”对象,而且年龄都要大出她们十几岁。湘女们“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首长找谈话”,因为只要一听说哪个首长要找谁谈话,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而且一旦被组织决定和谁结婚,她们就只有遵从,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当时有一首打油诗描绘了湘女们无可奈何的心声:婚姻法,婚姻法,男四十,女十八,跑到新疆找爸爸,配的是夫不是爸,生儿育女把根扎。

肖叶群,怀着梦想与姐姐一起报名参军时,她还不满15岁,体重不足40公斤。入疆的第二年,肖叶群所在部队的师政委就迫不及待的,给不到16岁的她介绍了一个21岁的教导员王富民。但相处不久后,王富民告诉肖叶群说,他的真实年龄是25岁。肖叶群马上表示不愿意,没想到王富民掏出手枪,并将子弹推上了枪膛,做出要自杀的架势,肖叶群吓的再也不敢说不愿意了。之后政委又出面相劝,肖叶群最终还是嫁给了王富民。2002年,肖叶群的丈夫王富民因患急性淋巴癌去世。

1951年3月,在哈密,一个倔强的长沙女兵拒绝了一个营长的求爱,营长被激怒,于是拔枪杀了这个女兵。还有一个高中毕业长得非常漂亮的长沙女兵,因为被“包办”给一个死了老婆,有三个孩子,比她大近20岁的老干部,在结婚当天就疯了。

湘籍女兵江莉华总结了一条规律:湘籍女兵年龄越大(入疆时最大的才19岁)结婚越早,结婚越早的婚姻越不幸,但更不幸的是相貌漂亮而且文化程度高的。因为漂亮,就越容易被更高级的大龄军官看中;因为文化程度高,内心就越痛苦。因为军官们的年龄普遍大过她们十几岁,与湘女们想找个年轻的,有文化的理想相差甚远,但是又不得不接受这个被强加的没有感情的婚姻。

就这样8000名湘女基本都在1953年、1954年便早早结婚成了家。可是,直到入疆10年后湘女们才被准许回乡探亲。1962年,阔别家乡10余年的陶先运终于可以回湘探亲了,在返回新疆的途中,她从长沙一直哭到兰州。还有一些湘女由于天高路远,从离开家乡那刻起,就再也没有返回过家乡。然而,“文革”中这些介绍给她们的丈夫又几乎一个不剩的都成了“走资派”,她们也无端受牵连,被批斗,挨打,住牛棚。

由于进疆湘女结婚较早,丈夫的年龄又大多都比她们长出10余岁,加上50年代的超强体力的劳动,文革中的被整,很多人的丈夫都在七八十年代就去世了,因此很多湘女中年以后就成了寡妇。还有一些湘女在上世纪60年代,因响应号召退出工作回家成了家庭妇女,生活只能依靠丈夫,一旦丈夫去世,她们就只有依赖子女,生活上就更困难了。

传北京上海妓女曾被分发给新疆兵团

据报,为解决官兵的婚姻问题,中共不仅从湖南,还安排山东女子和北京、上海的妓女去援疆。

2015年6月9日,山东作家孙君红在其微博上曾曝光了一段当年“毛泽东和王震对话”:“王:主席,现在垦荒队伍里几乎全是男兵,团长以上干部还打着光棍,工作安不下心呀。主席回电:王将军,给团以上干部开个会,马上给他们每人发一个老婆。王将军狐疑:哪儿来这么多女人?主席:八大胡同和上海夜总会改造的妓女分发到各区。过去的人不懂基因决定素质,二代三代特征非常明显。”

孙君红还撰文表示,妓女援疆是中共官方从不掩饰的事实,随意搜索就可以看到来自人民网、《环球时报》等官方报导。题目为《55年上海妓女改造之后:到新疆当兵团战士媳妇》;不仅如此,《中国警察网》甚至报导“中国把两千白俄妓女送到新疆兵团和战士组建家庭”。报导也称,妓女援疆是毛泽东亲自同意,王震亲自主持的工作。

文章说,为了稳定边驻兵,最突出的是由国家统一安排的8,000湘女、山东女援疆和近3,000妓女援疆(其中上海妓女926名,白俄妓女网上报导公开数据为1,000至2,000左右),目的就是解决兵团婚姻。而这些女青年几乎是由组织牵头动员,甚至包办分配给了当地的一些老干部。

据今视网报导,1955年4月,有920名身穿绿军装的上海姑娘被编为4个中队,踏上了西行列车。这些青年女子是刚刚离开“上海市妇女劳动教养所”的妓女。最后,她们到新疆当了兵团官兵的媳妇。

根据当年湘女回忆,有湘女不愿意则被打死,也有被逼疯。后来有许多人选择了逃跑。

网易历史报导,1951年3月,在哈密,一个长沙女兵拒绝了一个营长的求爱,后者被激怒,拔枪杀死了女兵。该军官后被军事法庭处以极刑。还有一个高中毕业非常漂亮的长沙女兵,因为被“包办”给一个死了老婆有3个孩子的比她大近20岁的老干部,在结婚当天就疯了。

1952年,有人向王震反映,这些有文化的湖南女兵不大适合介绍给老兵,他建议找一些农村的姑娘,最好是找丧偶妇女。于是,军区决定到山东去找,此后,大量山东女性被招入新疆。

1999年8月署名张海峰的文章,披露了王震部队集体逼婚的事实。文章说,从1949年10月初到1950年3月底,150名临洮女兵从家乡徙步进疆,这是首批西征女兵。在临洮女兵之后,全国各地又有女兵奔赴新疆,“事实上也肩负着这个使命”。

1949年10月,王震被派往新疆任中共新疆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和新疆分局书记,其率领10万官兵进军新疆,进行政治、文化改造的红色殖民政策。同时,王震在新疆大肆推行其充满血腥味的极左“镇反斗争”,大开杀戒,最后王震被撤职。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