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消费能力严重萎缩,罪魁祸首是谁?(视频)


当大半个中国都处在盛夏的闷热时候,中国经济的寒风却似乎越吹越冷。以至于中国最重要的两个经济管理部门——“央妈”(央行)和“财爸”(财政部)罕见地吵了起来,而且公开相互指责得毫不客气。唇枪舌剑间,财政部7月17日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财政收支情况》都无人关注。
盛夏的闷热时候,中国经济的寒风却似乎越吹越冷(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7月26日讯】当大半个中国都处在盛夏的闷热时候,中国经济的寒风却似乎越吹越冷。以至于中国最重要的两个经济管理部门——“央妈”(央行)和“财爸”(财政部)罕见地吵了起来,而且公开相互指责得毫不客气。唇枪舌剑间,财政部7月17日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财政收支情况》都无人关注。

财政部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地方政府获得的土地出让金26,94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与此形成一个令人担忧的反差的是,近日的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5月份,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只有8.5%,不仅远远低于预期,而且创下自2003年5月以来的15年最低,这意味着整个中国社会的消费能力正在严重萎缩。

一涨一缩之间,中国经济面临的困境赤裸裸无处隐藏。

卖地创收还是饮鸩止渴?

根据媒体的报道,一二线城市地价依然居高不下,比如浙江杭州今年上半年仅卖地一项就获得超过1,485亿元的收入。

不过,一线城市房价上涨势头被中央政府有意为之地抑制之后,地方政府依靠土地增收的办法开始遇到阻力,比如北京市今年上半年土地收入较去年同期下滑达25%,上海市和广东省广州市等城市土地成交价也走在下降通道。但是“卖地增收”依然是地方政府收入的主要来源。

各地方政府通过卖地增加收入,直接推动房价多年暴涨。

目前地价收入增长的主力部队来自一直被忽视的广大三四线城市。如广东佛山市上半年狂揽571亿元,昂首挺进中国全国城市(土地成交总价)前五,黄河南北、长江两岸的省份纷纷蹦出一座座卖地收入超100亿元的地级市,如湖南岳阳市今年上半年土地出让金同比暴增10倍。

房地产大数据应用服务商克而瑞数据显示,今年3月,中国三四线城市经营性用地成交金额达2,260亿元,同比增长123%,远高于一二线城市之和。

除了土地出让金,与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的税收增幅,给中国各地方政府带来的收入也颇为可观:契税2,974亿元,同比增长16%;土地增值税3,231亿元,同比增长10.7%;房产税1,484亿元,同比增长6.9%;城镇土地使用税1,309亿元,同比下降0.2%。只有耕地占用税801亿元,同比下降31.7%。这几项合计9,799亿元,再加上26,941亿元的土地出让金就是36,470亿元。除此之外,地方政府其他的全部收入是44,642亿元。数据面前,土地财政对地方政府的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

虽然政府一喊再喊抑制房价,但是地方政府要依靠地价给自己带来收入,必定会无意控制地价,高地价推动高房价,以至于现在的结果是一二线城市房价虽然不涨但是依然居高,三四线城市房价节节攀升。

而城市居民收入并没有像房价那样快速上涨,因为房价上涨过快,“六个钱包”(年轻夫妻加双方父母所有财力合在一起)买房子的不正常现象已经成为常态,这不仅透支了年轻人未来二三十年的收入和消费,也抑制了老年群体的养老消费。

所以当《经济参考报》近日发表题为“养老、教育、医疗有望成拉动内需‘三驾马车’”的文章时,立刻招致舆论的口诛笔伐。舆论的不满不仅因为养老、教育、医疗很大层面上属于政府应该承担的公共服务或者说福利范畴,而且因为高房价一面成为民众的负担,一面挤压了民众的消费能力。

“消失”的储蓄与“干涸”的消费能力

不得不承认的是,曾经让国人津津乐道的高储蓄率已是昨日黄花。在2006年和2007年连续两年的最高值之后,中国居民储蓄率从2008年开始下降。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在今年3月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发表演讲时指出,中国居民储蓄从2010年以前的16%下降到了2017年的7.7%,增速降至历史最低值。从居民储蓄在可支配收入中的占比来看,这一下降趋势更加明显。2010至2017年,中国居民储蓄存款增长与可支配收入之比从25.4%下降至12.7%,下降了一半。今年初中国央行公布的数据也显示,2017年中国全年人民币存款增加13.51万亿元,同比少增1.36万亿元。

但是这种储蓄率的下降并不是因为居民消费指数的提高,更多的影响来自房价。中国房价不断上涨,房贷负担不断加重,居民加杠杆有增无减。数据显示,中国居民杠杆比率已由2015年末的39.9%快速升高至2016年末的44.8%,2017年新增居民贷款创下了7.13万亿的新高,占当年全部贷款比高达52.7%。中国经济学界人士称,中国居民负债占居民收入的比重超过90%。而负债的原因几乎全部来自房贷。

同此同时,居民储蓄中的可支配收入被房价挤压得“节节败退”。同是今年3月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会上,易会满还在演讲时表示,2010至2017年的中国居民储蓄存款增长与可支配收入之比从25.4%下降至12.7%,降幅达到了一倍;而与此同时,中国居民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已升至49%,几乎占了GDP的一半。

双重挤压之下,结果就是中国居民消费被迫紧缩。

雪上加霜的是,不仅是居民消费指数创下15年最低,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也创出2017年以来新低,中美贸易争端之下的出口形势同样不容乐观。消费、投资、出口,拉动经济的这“三驾马车”,均已呈现疲态。所以,2018年,中国经济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