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军,最后一颗子弹献给你(组图)

2018-07-27 08:40 作者: 桑桑姐腰线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朱军
朱军被爆性骚扰实习生(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8年7月27日讯】为什么说是最后一颗子弹?

因为中国ME TOO运动的野火已经烧到了城门外,再往里打,就需要扔炮弹了。

这是我见过撤得最快的热搜,早上朱军二字还排在第5名的位置,几乎是一霎那,魔法般烟消云散,只留下他德艺双馨的艺术人生。

朱军

究竟发生了什么?

原来,朱军也沦陷了。

如果没有耐心看女生自述长图的朋友,我简单复述一下事情经过:

 

一个大三女生,在央、视艺、术人生组实习,自述遭到朱军性侵(单方证词)。

在化妆室里,朱军反复提到自己有各种权力,包括“让你留在电视台”,

随后隔着衣服开始试图猥亵,丝毫不顾姑娘的推阻。

幸运的是,当场的录制嘉宾阎维文推门进来了,姑娘得以逃脱。

她立即报警(这次没话说了吧,她立即报警了)

没想到第二天,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她的编导老师说此事对她的事业打击巨大,求她不要继续

公安局的人规劝她不要打破朱军的“正面影响力”,

甚至以她的父母的公职相威胁,“你的父母都是党员,这事闹大对他们工作不利”

并连夜赶往武汉,通知她的父母……

这位女孩在重压之下,只能放弃立案。

但她心里一直为此压抑,不解,委屈,迷惑:

“他作为惯犯,毫发无损,这难道也是应该的吗?”

(相关阅读:面对性侵和性骚扰,女性为什么不敢发声?

 

这篇文章一出,昨天的章文、孙冕、张弛、熊培云、赵秉志、周非都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危机终于解除了。

跟朱军的光辉身份相比,这些文人骚客,确实暗淡无光。

事实也是如此,媒体人文化人,表面看似光鲜受人尊重,实则两手空空,朝夕不保。

其实他们又何尝不知道自己“非主流”的地位。非要比喻,那就是围绕在庞大的鲸鱼嘴边讨生活的䲟鱼罢了。

可朱军不一样,他是中国人民刻奇的总指挥,是每个大年三十,对着十亿人大喊十遍“过年啦”的大祭司,是每周使明星们泪流满面的魔法师。

就像警察对姑娘说的一样,他代表着春晚,代表着央视,对社会有巨大的“正面影响力”。

正面影响力有多大,负面影响力就有多大。

新闻一出,几乎半小时之内,就被删得干干净净,相关微博无法转发,再搜朱军,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只剩下赵忠祥老师一脸发蒙地呆在热搜榜上。

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对网友说:什么性骚扰,乐呵乐呵,差不多得了,别过分。

章文被悬尸街头24小时,任人耻笑,轮到朱军,可就行不通了。

公知们现在知道了,自己和朱军都上电视,但本质上有着云泥之别。

他是城里的人。

我前两篇文章,我自知是在捏软柿子,内心有些惭愧。

我又何尝不知道,性剥削和性丑闻,最严重也隐藏最深的,恰恰是在城内。

前面的一堆公知媒体人炮灰,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圈子最烂,而是因为他们无人输血,组织结构过于松散,层级过于扁平化,下面敢不听话的人,最多。

公知真的很街头流氓范儿,胯下肿胀,空有虚名,名声又换不来大钱和性资源,只能出些下三滥的手段,给小姑娘灌脏酒啦,下楼时摸一把屁股啦,骗人说喝茶其实想强吻啦,人家不同意还霸王硬上弓啦,用王五四的话来说是,“蹭妞”。

一旦出现了让姑娘们不痛快的事,这些无组织无纪律的受害者,立马就敢四处嚷嚷,甚至不惜辞职翻脸,给对方泼开水啥的,于是大量的鲜活案例,涌现了。

性剥削最严重的地方,恰恰是那些固若金汤,铁板一块的地方。

在那里,没有强奸,都是顺奸。

不需要费时费力地伸出毛乎乎的咸猪手,在暗处摸一把腿,他们只需要躺在高塌之上,自有人呈上洗刷干净,被毯子裹好,咕咚咕咚摊到面前的尤物。

或者有识时务的女子,主动勾搭,自己只需笑纳即可。

前两篇文章发出后,后台收到很多姑娘的留言,讲述自己的经历。

最让我无奈又心疼的,都是那些无处可逃的。

一个姑娘说,自己在某X企,领导是个色狼,最喜欢带女同事出差。有人从了,那么工作顺利步步高升,有人不从,那就换岗位穿小鞋,折磨到你从了为止。她几乎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还有一个姑娘说,自己是地方上的记者,跑政府口的。领导都当她们是“自己人”,经常喊女记者出来陪酒陪跳舞陪唱歌。她问我,你知道什么叫高山流水吗?就是男人把酒从女人的胸口倒下去,男的在下面接着喝。

还有一种让人脊背发凉的案例,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老公为了晋升,需要“进贡”,为了他的前途,老婆成了牺牲品。

这些性侵,更隐蔽,更绝望。

因为受伤的女性,根本发不出声音,她们是困于栅栏之中的羔羊。

性侵绝不是某些人口中的“骚事儿”,也不仅仅是男女问题,它事关权力。

而权力的野蛮,远超你我的想象。

这把ME TOO的大火,烧过了高校圈、公益圈、媒体圈、文化圈,如今烧到了这堵墙的面前,墙后有无数个灭火器,在严阵以待,它不知能不能烧过今夜了。

朱军就是我们暂时能抵达的边界,再往前,深渊更深,长路漫漫。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艾米莉・狄金森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