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新娘 肉眼难辨――奇才断奇案 鹊桥辨真伪

2018-08-12 08:20 作者: 郑重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汉阳的刘县令,性格方正耿直,因整治某个案件过于严厉,便有奸商上书,向巡抚控告,巡抚对其作了警戒申饬。刘县令不服,以理辨白,情绪抵触。巡抚怒道:“你如确有才能,如今沔阳州有个特殊案件,你能去审办么?”刘县令听了,恭敬地把这案子接受了下来。

起先,沔阳有个叫金桂姐的女子,受黄某之聘,将要完婚。到了成婚这天,花轿把她迎到了黄家。打开轿门,出来的却是两个新娘,她们簪珥插戴,服饰装束,甚至声音体态,无不完全相同。因此弄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未敢贸然拜堂成亲,仍请轿夫,把她们双双抬回金家。因两人生得一模一样,金家父母,无法分别哪个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于是金、黄两家,都以人妖莫辨为由,告到沔阳官府,请官府明断。

这案由州官到巡抚,案子已搁了半年,都不能审理清楚。所以巡抚便就以此来难一难刘县令。

刘县令接了这个案子,禀请将这两个女子传唤到巡抚的公署中,听候审处,并请在他审案时,要借用一下巡抚的宝印。巡抚自然全都答应。

到了审案这天,刘县令将两个女子唤来,把她们分隔在两处,分别进行审问。刘县令问了她们父母的年庚,问了家产,问了家中的陈设,一桩一桩,仔细盘诘。盘问后,再核对两人的供词,如出同一人之口。

然后,刘县令唤两个女子,同到公堂之上,对她们说道:“看你们两人,原是同胞双生,若一起判你们嫁到黄家,恐怕你们的父母不肯。我现在特设一座鹊桥在此,能在布桥(用布拉成桥,布下面为空)上过去的,判她嫁到黄家,不能走过去的,不去黄家。”

乃铺白布如桥,从外面的仪门,一直铺到刘县令的座前,叫两个女子在布上(实为凌空)行走。一个表示不会走,盈盈泪下,很是懊丧;一个愿走,欣欣然高兴得喜形于色。刘某呵叱流泪而不会走的,将她驱逐出公署大门,“关入牢狱”!唤高兴而能走的,登上布桥。这个女子,站在布上如履平地,一步一步走到刘县令的座前。这时,刘县令手擎巡抚的大印,向她头上击去,两旁又张了网,她当场现出狐狸原形,遂投于江中。于是,这一疑案,终于了结。

巡抚大喜,并奏请朝廷,升刘县令为汉阳府知府。从此,远近百姓,全都赞扬他是“包龙图再世!”

(据袁枚《子不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