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抉择(图)

2018-08-23 08:00 作者: 洪博学

手机版 正体 5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图:pixabay)

【看中国2018年8月23日讯】中国经济学者贺江兵评估:“贸易战争持续下去,两个月内就可以看到中国经济崩溃”,真的吗?

从七月初,在中国大连港外海停泊的“飞马峰号”大豆船,终于在8月11日获准进港,展开卸货,中国对美国的关税“大豆反击”战略,因为最大的供应商山东晨曦集团倒闭,已经宣告失败,中国政府决定自行吸收关税,让“飞马峰号”到港,中国缺粮的弱点,已经显露无遗,转购巴西的大豆,需要等到明年三月才收成。

世界都在观望,中国经济还能撑多久?所有战争,取决于领袖的意志决心,川普是宣战一方,而接战方的习近平,主战的意志到底如何?就成为关键所在。尽管华府已经点名,并暗示中国高层,习是美中谈判的绊脚石,中南海应该把习弄下台,美中两国才有可能谈判,因此北戴河的党国度假斗争,成为观察中国变化的焦点。比较乐观的消息是8月22日,新一轮的谈判,将回到美国举行,中国派出商业部副部长出马,层级较低,这是中国两手策略中,态度软化的一手,但是,中方派出低级官员目的,看来只是探路而已,真正谈判的拍板,应该是11月的川习会,才会有结果。

8月13日,刚结束中国秘密访问的白邦瑞,已经回到华府,白邦瑞过去是中情局探员,曾经撰写《百年马拉松》,白邦瑞和《致命中国》一书的作者纳法罗,两人都是川普幕僚中的“知中派”。白邦瑞在奥巴马时代,曾经建议美国应该打击中国崛起。但是,白邦瑞建言,却不被奥巴马采用。奥巴马认为“一个衰弱的中国,比富强更可怕”。也因为这句话,美国八年来,一直隐忍中国对美国的经济入侵。川普一上台,很快改变了策略,川普相信:“一个衰弱的中国,反而是世界和平的福音”,于是川普模仿当年甘迺迪的“让美国再次前进”,把前进改为伟大。川普总统的弱化中国战略,是否正确,很快就会分晓。

白邦瑞回到华府后,传达一个讯息,在北京的闭门会议中,中国姿态并没有软化,一昧指责美国破坏世界自由贸易规则。看来,中国仍然陷入“和战两难”局面,主战鹰派认为中国投降的话,下场会更惨,所以决定奉陪到底;主和的李克强们认为:妥协停战,可保护中国经济命脉,等待东山再起,至少可以保住共产党专政。目前看来,11月的川习会,将是关键。如果习不让步,这场战争必将升高。如今,关税战争已经演变到货币战。通常,战争的中心点,并没有烟硝味,但是,周边国家已经动荡不安,这就是所谓经济学上的“蝴蝶效应”。美中关税战中,最先出现状况的就是中国“一带一路”的巴基斯坦缺钱,紧跟着是土耳其,因为拒绝释放美国牧师和使馆人员,遭受钢铝的关税制裁,又因为美金贷款到期压力,导致里拉急贬,波及欧亚股汇市,甚至远到拉丁美洲;土耳其是台湾产品,进入欧盟的前哨站,台湾必然也受到影响,股市重跌;巴基斯坦情况,和土耳其相当类似,巴基斯坦因为中国贷款,搞经济开发,国家负债飙高,现在中国自身难保,无法搭救,巴基斯坦企图向国际货币银行伸手,已经被美国阻止,货币银行放款规定,必须得到85%股东认可,美国在货币银行有17% 股权,只要美国喊停,巴基斯坦就无法纾困;土耳其情况一样,美国不同意,土耳其只能看天吃饭。过去,美国在巴基斯坦和土耳其,砸下很多钱,拉拢这两个国家。因此,美国也最讨厌这种见利忘义的墙头草,土耳其的埃尔多安上台后,学习普京搞独裁,压制言论自由,向中国靠拢,如今经济出问题,政权即将不保。

白邦瑞指中国姿态并未软化

值得观察的是:这一次北戴河会议中,很少见的出现不少经济学家,过去老共以党领政,经济政策,由党说了算,这一次,几位顶尖的海归派学者,被邀到北戴河作客,接受咨询,可见,老共至少想听听经济专家意见。

中国目前的经济体,是一个怪异的经济体,佛兰克福山称之为“国家威权资本主义。六四事件后,中国从全面计划经济转向,变成民企和国营分半的经济体制,以免堕入海耶克所说的全面国家计划经济是通往奴役之路(详见尼古拉斯瓦普夏:凯恩斯对决海耶克)。但是,采取“政左经右”的结果,人民还是被奴役,国企的债务已经是拖垮国家的怪兽。这种半调子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在第一轮关税战争中,中国可以操作的金融手段并不多,利用贬值人民币和货币宽松政策,目前看来成效不大,反而造成楼市更大泡沫。通常,资本主义国家奉行凯恩斯理论,在经济衰退时,用扩大国家公共支出,挽救失业。但是,如此下来,势必使地方债务扩大,加上最近网贷平台倒地,其中有不少案件中也传出官商勾结,坑害中产阶级的事情。网贷平台从2013年开始,从数百家膨胀到6,000家,涉及金额约人民币一兆。经济学家在与汪洋见面时,曾经提出警告:一但美国2,000亿关税制裁清单启动,外资逃离潮发生的话,中国将会出现5,000万失业人口,这才是亡党亡国的开始。

古今中外,王朝更替,逃不出饥饿的人民起义。从七月起,猪瘟加上饲料涨价,北上广的民生食品和猪肉价格,已经上涨20%。但是,老共还是公布漂亮的消费指数,欺骗天下。一位北京市民说:现在很多人见面打招呼,说的是:“你屯粮了吗?”

中国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说,中国朝代更替有四项指标:第一、出现外敌“美国就是外敌”,第二、经济动荡“目前正在出现”,第三、暴力维稳失效,第四、高层权力斗争“目前已经出现”。四个指标已经出现3个,老共政权已经岌岌可危,维稳效力,仍须观察,因为一但群众事件增加,维稳单位奔波不及,必然导致维稳出现破口。

中国作家辛可在一篇《王朝为何崩溃?》文章说:大凡王朝崩溃有三个转捩点:第一、老百姓不信了,第二、老百姓不怕了,第三、老百姓无所谓了。老共是一个暴力夺天下政党,更是一个暴力治国典型,善于抓住人民恐惧的天性,然后接着用欺骗话语术驱使人民。现在“厉害了我的国”,一夕之间被穿帮,网贷诈骗和假疫苗事件,宣告中国以诈欺起家的本质,越来越多人不信了这个国,也因为低端和中产人口,相继被迫害,并且失去财产,所以就不怕了。就像这句话:“奴役所丧失的,仅仅是头上的枷锁”,所以,不怕了。人民一但不怕死,勇敢走上街头,害怕的就会变成政府。军人和公安眼看天下已乱,所以就无所谓了,因为效忠已经无法挽救国家。这3个指标,也是朝代更替的三部曲。

余杰的大作《少数人觉醒,改变不了中国》,对这句话,我认为太过悲观,我并不认同。其实,这个世界,不管是民主国家,或独裁专政国家,大部分被统治的人民,都是旁观者居多,简单说就是“看客”。你既无法要求所有人服从你,接受你的意见,但是,看客只是扮演旁观者,已经足够。因为历史证明:一个国家或社会的改变,根本上,不是所有人觉醒,而是少数人觉醒就够了,法国革命、苏维埃革命、中国推翻清帝国,莫不如此。

习近平应向戈巴契夫看齐

清帝国从1842年第一次鸦片战争,旁观者就增加了。当英国海军和中国海军冲突的时候,在江边上看热闹的人民增加了,这些中国人就是旁观者,不只不帮中国军,反而看到中国海军失败落海时,在岸上大大鼓掌。这些旁观者是长期的沉默者,在高压下不敢反抗,但是,很乐意看到国家出丑。最近,“中国网易”一个军事节目的平台上,询问中美开战,“你会捐多少钱给国家”?结果出乎意料:一半的人回答:投降、替美军送情报、捐给美国、乐当汉奸。这些回答就如同看热闹的中国人。因为,我已经无所谓了,不指望国家了,这个政府经常欺负我,我无法反抗,却乐意看他倒台。目前,多数中国人,已经有这样的心态,老共一向善于操弄民族主义,也已经到底了。

中国人口多,只要有千万觉醒的人,就足以扳倒老共。中国历史上,土匪李自成数万人,就可以打进百万人口的北京城,因为多数人是旁观者,就看好戏而已。话说回来:中国的老共,目前处境正是如此,看客对国家失望极了。

习不傻,他不会不知道老美不只是要钱,他要的是中国转弯,走向民主自由的国度,融入并遵守西方国际游戏规则。老共企图以拖延战术,根本无法挽救一党专政。习应该顺势而为,学习蒋经国或戈巴契夫,推倒自己所造的、围困人民的高墙,宣布开放言论自由,解除党禁报禁,进行民主选举。就算如此宣布,老共还能在10年内维持第一大党,习也会因此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受到世界推崇。若背道而行,与14亿人民为敌,最后下场,就是另一个崇祯皇帝而已。请习读一读《儒林外史》的诗吧:“江风吹倒王朝树,满眼尽是王朝墓”,王朝的颠覆,瞬间而已,厉害了,你的国,已经走到这一天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