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会战:真实战斗比吕良伟电影残酷十倍(组图)


常德会战中的国军。
常德会战中的国军。(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1943年秋,“常德会战”打响,蒋介石亲点第74军57师师长余程万率部保卫常德。57师全体官兵誓死抵抗。亲历常德会战的抗战老兵说,真实的战斗比香港著名演员吕良伟主演的电影《喋血孤城》残酷十倍。

500余勇士全部阵亡 毙敌上千人

1943年秋,常德会战打响,蒋介石亲点王耀武第74军57师师长余程万率部保卫常德。


电影《喋血孤城》中的74军57师师长余程万(香港著名演员吕良伟饰演)。

河洑山是常德西部的咽喉据点。据史料记载,奉命坚守河洑山的是74军余程万57师171团第2营,营长是阮志芳。1943年11月18日黄昏,坚守河洑山的171团阮志芳营开始战斗。战斗打响之前,57师师长余程万将阮志芳召到师部,一再强调:河洑山是57师的圣地,一定要洒上光荣的血迹。同时给该营增派了一个迫击炮排。

日军第一次进攻只有500多步兵,100多骑兵,很快就被阮营火力击退。此后,日军不断增加兵力,增派飞机、大炮轮番轰炸,对阮营阵地发起一次次波浪式进攻。守军在树上搭起鸟巢机枪阵地有效射杀日军。日军一旦突破前沿壕堑阵地,阮营5连连长王振芳、6连连长刘贵荣就亲率战士冲出碉堡,向敌人发动反冲锋,先是一阵手榴弹,然后放一排枪,最后拼刺刀肉搏。在打退敌人的7次冲锋后,让日军在河洑山丢下500多具尸体。

战至11月23日,恼羞成怒的日军正面用大小炮十余门,侧面在沅江南岸用十余门山炮,天上用十几架飞机投弹,对阮营阵地进行地毯式猛轰。步兵也增加到3000多人,并用烟幕弹、毒气弹开路,向河洑山、河洑镇发动猛烈进攻。阮营阵地全被炸翻,碉堡全部被毁,许多战士连人带枪被炸埋在土中牺牲。阮志芳和全营500多人死守4天4夜后全部阵亡。日军也遭重创,仅被击毙的就有上千人。

河洑山据点失守后,常德城就暴露在日军炮火射程之内了。据记载,当天夜里,余程万站在大西门城楼上,默默地凝视着沉寂的河洑山,他摘下军帽,深深地弯下了腰。

11月24日,3万多日军在飞机配合下,由东门、北门突入常德城内。余程万率57师与敌展开逐屋逐巷的战斗。至12月2日晚,国军虽浴血奋战,无奈敌我兵力悬殊太大,57师陷入弹尽援绝之境,余程万率部200人突围出来,最后仅剩83人。

当年抗战 比电影更残酷十倍


电影《喋血孤城》中,余程万率57师与日军血战后突围。

1938年,日军攻占武汉三镇,威逼长沙。16岁的长沙人吴淞和当时许多热血青年一样,投笔从戎,成为第10军中的一名上等通信兵。11月底,吴淞随第10军奉命驰援常德,经历了他人生中最为惨烈的一次战斗。

吴淞随第10军连夜赶了4天,走了300多公里路。“一到常德外围,没来得及休息,就马上打了起来。”吴淞回忆说。此时,常德城已饱受日军炮火和毒气肆虐,沦于敌手。

吴淞所在的部队奉命攻打德山,协同驻守常德的57师残部与日军展开激烈战斗。“刚作战的时候,我心里还紧张,但是人死多了,就顾不得怕了。杀啊,杀啊,就冲上去了。”吴淞回忆说。

常德沦陷后,第九战区欧震兵团和74军向常德反攻。74军军长王耀武命张灵甫58师反攻。经过6天激战,欧震兵团和74军终于攻入城内,收复常德。

这时,吴淞发现自己所属的3师9团3营包括自己只剩下了3人。“从德山孤峰岭打到老茅头,我们的部队牺牲了1400多人。”常德血战后,国军营长以上的阵亡者用棺材装着运到长沙,码头上摆满了一排排的棺材,亲友家属站在棺材边个个大声痛哭,一些来吊唁的市民也都泪流满面。

2010年,再现常德会战的电影《喋血孤城》上映,上述河洑山阵地和德山阵地的血战也都在影片中呈现。57师师长余程万由香港著名演员吕良伟饰演。此片受到海内外观众的一致好评,并受邀参加台湾电影金马奖评选。当《喋血孤城》在长沙各大影院上映时,吴淞作为长沙籍的抗战老兵,被邀请参加电影的点映仪式。观看这部电影时,吴淞老泪纵横。“在看电影的时候,我的泪水就情不自禁地掉了下来,这个时候我想得最多的就是我那些阵亡的战友。”

尽管电影《喋血孤城》拍得荡气回肠,在影片中,国军浴血抗日的战斗场景异常惨烈。然而亲历常德会战的抗战老兵吴淞认为,当年真实的战斗激烈程度远不止电影里呈现的这些,起码要残酷10倍以上。


常德会战阵亡将士纪念碑,蒋介石亲笔题写“天地正气”。(以上皆为网络图片)

常德会战历时两个月,坚守常德16个昼夜的余程万57师牺牲8000余人,最后仅剩83人。蒋介石为阵亡将士亲笔题写了“天地正气”四个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