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记2_10》黑屋三梦(上)索命鬼差、离庙弃民的众神(图

2018-11-10 18:00 作者: 苗羽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回:《仙游记・第二部》第9话:幻偶

由于婶婶实艳挺身相护,幸运逃过一劫的阿修,这时在农舍内孤身一人,借由气窗洒进来的微弱月光,身子微弯,扶着低矮的栅栏,顾不上嘈杂的牲畜与弥漫在空气中的异味,迳自朝着里边的黑暗走去。然后双手像是触摸到什么的阿修,一下子倒了下去,消失在黑暗中。原来在农舍最里边,放着一堆干枯的稻秆,这堆稻秆既可做为牲畜的粮草,也可当阿修休憩的床铺。

惊魂未定的阿修,一手拿出事先藏在怀中的狼角,把它埋进稻草堆深处,另一手则胡乱的抓些稻秆盖在肚子上后,便征征望着气窗外的小片星空出神,心想:“平时忙完回来都是窝在这里躺下就睡,没想到满天星斗的夜晚是如此美丽。”然后回想起今天在禁域的种种奇遇,以及临去前老爷爷的叮嘱。

接着再想到叔叔实善方才的凶样、堂妹实丽的冷漠与婶婶实艳的善意袒护,一直默默忍耐的阿修,顿感心头紧了一下,鼻头一酸,然后便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悲伤,一直以来无处宣泄的情绪随着眼泪泊泊流出。

“娘、阿嬷……你们在哪?我好想你们!”虽说年纪渐长的阿修,对娘亲与阿嬷的记忆日渐淡薄,思念却是有增无减。也或许是回到自己最熟悉的窝,就算居住环境与华屋相较显得恶劣许多,心中无比孤独却仿佛找到避风港的阿修,过了一会便嘴角微扬,沉沉睡去。

*********************

“小修,快起来,阿嬷带你到茶行张老板店里坐坐,顺便让你这实家的小金孙喝上几杯好茶。”慈祥的阿嬷边说,边背起年幼的小修朝着张老板家走去。被阿嬷背着的小修,心中感到十分幸福愉悦。沿途遇到的村民,也都会礼貌的跟阿嬷寒暄几句,同时开心的捏捏、摸摸小修的脸庞,逗弄一下。

毕竟只是个村子,阿嬷没走多远就到张老板家中。一如以往,张老板夫妇亲切的拿出刚做好的热腾腾茶点招待两人。而事业交接给正值壮年的儿子,无事一身轻的张老太,也跟阿嬷热络的聊天,回忆着两人从小到大在村里发生的种种趣事,不时轻笑着。开心的小修,也边享受美味的点心,喝着老板盛在杯里的淡茶,闻着满室茶香,听着不甚了了的大人谈话。如此景象,无论谁见,相信心头当会浮上人生若此,夫复何求的感受。

只是就在这时,小修看见三个人大摇大摆从门口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人穿着比任何一位村民还来得正式,脸色惨白,面无表情,似乎是头儿。旁边则跟着两个墨绿小怪,之所以说怪,是因为这两人身高只到为首的一半,身体瘦小、四肢纤细,头、眼睛、耳朵、手与脚却又奇大无比。

小修从没见过这几个怪客,顿时忘了享受茶点,一对眼睛征征望到出神。而阿嬷、张老太、张老板夫妇四人,依然谈笑风生,居然无人意识到眼前这三位不速之客的闯入。

索命鬼差

领头的那人环顾四周,神情讶异的与小修对望一眼,意识到小修与其他人有所不同,却也不以为意,便严肃的伸手直指张老板,其中一个墨绿小怪见状,立马跃到茶桌上,却又神奇的没有碰倒任何物品,蹲在张老板面前。

“身体也太好,放七日份‘黑丸’,七天后收人!”带头那人只简单说这句话,小怪便依言拿出几颗黑色小丸,确认所需数量后,融合成一颗较大的黑丸,然后把黑丸顶在张老板的印堂上,待黑色小丸没入后,只见张老板的印堂微微发黑,头上也浮现一团烟雾,形状就像支小黑旗飘啊飘的。小怪见状双腿一蹬跃到地上,同样没有打翻桌上任何物品,然后三人便转头离开茶行,临出门前,带头者还回头瞄了小修一眼。

年幼的小修见三人出屋,好奇的跟了出去,视线所及,只见几个村民,哪还有什么怪人,只得纳闷进屋,口中含糊的兀自复诵着:“七日完,七天后收人。”

张老太四人见小修神情举止怪异,口中还念念有词,便好奇询问。天真的小修虽不擅言语,几番来回,也算是勉强交待了整件事的经过。哪知不说还好,一说完四人脸色旋即大变。面对脸色通红、明显压抑着愤怒的张老板夫妇以及狐疑的张老太,尴尬的阿嬷只得起身告别,背起小修便往家走。

出于多年情谊,张老太还是走到门口为阿嬷与小修送行,只见张老太犹豫再三后,还是跟阿嬷寒暄几句,除了原谅小修的童言无忌,却也请阿嬷暂时先别到他们家了。

“阿修,从小阿嬷就觉得你跟其他小孩不一样。但是…”回家路上,阿嬷语重心长、欲言又止的提醒似懂非懂的小修::“以后你再看到这种事,记得别再跟别人说了,知道吗?”小修年纪虽然不大,却也发现自己好像做错事,便用力点了点头,答应阿嬷。

只是话虽如此,天色未暗,这事便在全村一传十、十传百,迅速传开,许多村民都好奇的放下手中工作,跑到茶行边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末,边大口吃喝着茶点,安慰着不断抱怨的张老板夫妇,以及在一旁愁容满面、沉默不语的张老太。

那天后,村民们遇到阿嬷带着小修时,虽然也会礼貌寒暄几句,却不再逗弄小修,取而代之的,是上下打量的狐疑神情。

就这样平安无事的过了七天,身体健朗的张老板每日作息一如以往,未曾因此事而有丝毫改变。正常大家准备嘲笑出洋相的小修时,张老板却在当晚一觉不起,再也没有醒来,无缘看见隔日的太阳,就连大夫仔细检查后,也无法找出猝死原因。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张老太,由于悲伤过度,也在几个月后抑郁而终。张老板的妻子由于无法接受现实,在为亡夫与婆婆的守丧期间,成天不断的诅咒小修,到最后疑似精神错乱,被住在其它村庄的娘家紧急派人带回去照护。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在短短几个月家破人亡,令村民对小修的态度由狐疑戏谑转为惊惧恐慌,避之唯恐不及。

“瘟神!”是小修在村里得到的第一个绰号,而且是全村公认的响当当封号。阿嬷就算只是带着阿修在路上散步,都可以感受到村民不分老少、充满敌意的刻意排挤。但是慈祥的阿嬷并不引以为意,依然十分疼爱这个可说是实家唯一香火的宝贝金孙,只是或许也在意小修的感受,阿嬷带小修散步的路径慢慢移往人烟稀少的村庄外缘。

即使如此,牵着小修散步的慈祥阿嬷,身影逐渐模糊淡化起来,发觉不对劲的小修,想紧握阿嬷的手,却发现无从握起。焦急的小修只得呼唤着阿嬷,只是阿嬷却像毫不知情一样,迳自往前走去,消失在小修眼前。

“阿嬷……阿嬷……你在哪里?”惊慌的小修,东张西望,无法理解阿嬷的消失,只得继续声声呼唤,希望阿嬷会再出现。

就在这时,一阵声音从身后传来:“孩子!你在找谁?”

离庙弃民的众神

这声音是如此的温柔、令人怀念,小修惊喜的转过身后,面前站着的,赫然便是朝思暮想的娘亲,只见桂花笑吟吟的走过来牵起小修的手,便开始缓缓前进。

沉浸在幸福里的小修,忽然想到什么,出声询问:“阿嬷呢?”

“阿嬷先回去休息了,你陪娘去庙里拜拜,我们待会就回家找阿嬷,好吗?”笑容满面的桂花,似乎滋润了小修久涸的心,小修不禁紧紧握着桂花的手,希望两人可以永远这样走下去。

到了庙里时,桂花与正在拜拜的村民客气的打了个招呼,便又各忙各的。毕竟桂花心中也十分明白,由于张老板一家的事情,他们与村民的深厚的情谊早已出现鸿沟,再也不复往日。

而小修呢,则像平日一样,坐到旁边的长板凳上,边看着娘亲摆放供品,边望着供奉在庙里的几尊神像,开心的笑着。小修十分盼望庙里的众神仙能像往常一样,慈祥和霭的过来摸摸他的头,逗逗他。这也是在村民视他如洪水猛兽后,生活中少有的欢乐时光之一了。

可惜,小修发现今天庙里的几位神仙不同以往,个个神情焦急、手忙脚乱的整理行囊。须臾,一个未曾见过的金甲巨神驾着一条金色巨龙从天而降,金龙看了小庙一眼,便意兴阑珊的趴在庙旁静候。只见金甲巨神声如洪钟的说道:“动作快。神帝慈悲,让你们可以离开被封印隔绝的育神高原,回到神域。若超过时辰,我们全都走不了了。”

整理好行囊的神仙与随侍的仙仆,闻言纷纷跃上龙身,远处也有几位神仙披头散发、狼狈奔来,似乎时间紧迫,已无暇整理行囊。庙里的最后一位神仙即将登上龙身前,看了一下远处的神仙,估计还有些时间,看着庙里正在拜拜的村民,便快步过来摸了摸小修的头。

一位平常跟小修互动热络的庙神,眼中流露不舍神情,看着小修说道:“对不起,孩子。时间紧迫,我们将要离开这儿,没法守护大家了,自己多保重。”然后像是想起什么,站了起来,看着远方,若有所思。小修顺着视线看去,才发现不知何时,远处居然多了几只大小不一的狐狸,摇着尾巴,蹲坐在那儿,静静的瞅着这儿。

金甲巨神当然没放过庙神的这个细微动作,像是知道庙神企图似的立马提醒:“住手!敢公然现身是很嚣张,但我们没时间管那些狐精了,别节外生枝。”

庙神闻言,加上后至的神仙已陆续登上龙身,只得看着小修叹道:“也不知我们昨晚传递的讯息有多少村民会在意?记住,以后别再到庙里来了。千万放在心上啊,孩子!”说完便跃上龙身。金甲巨神见众庙神已上龙身,便头也不回的号令巨龙腾空离去。

“你们要走了吗?”看着庙神如此仓促离去,小修像是又失去了几个好朋友似的,难过的望着空中身影渐小的庙神们,忍不住脱口而出,大声问道。

而这一番惊悚言论,再度被现场村民听在耳里。发现氛围有异的桂花,只得仓促收拾供品,带着小修回家。只是在途中,回望庙宇的小修,发现远处的狐精在众神离开不久,便窃占这座小庙,当着那些烧香拜拜的村民面前,无所顾忌的对那些供品大吃特吃起来。

下回:《仙游记・第二部》第11话黑屋三梦(下):罹难、意外的访客

《仙游记・第一部各话》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