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史上唯一被諡为“大皇帝”的帝王(图)


孙权画像
三国东吴皇帝孙权画像。(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三国时期的三大杰出政治家中,孙权有好几个“之最”:他寿命最长,活了七十一岁;主政时间最长,执掌东吴政权长达五十二年之久;去世最晚,死于252年,諡大皇帝,庙号太祖,是中国古代史上三百多位帝王中死后唯一被諡为“大皇帝”者,被誉为“千古大帝唯一人”。

军事家孙权

孙权承继父兄之业,年未弱冠而坐拥江南。期间孙权善度大局,策略灵活。或降操,或联刘,一切皆随时局而变,孙权深谙列国竞争之妙,终成一方霸业。故而历史学家陈寿曾经这样评价孙权:“任才尚计,有勾践之奇,英人之杰矣!”

他善谋大局,是个很有作为的军事战略家;他善于用人,文武大臣愿为其用,甘为其死,豪俊之士均愿与之共成大业;他善于用威,专断大政,在政治、军事思想、用人、拓疆土、开发经济等诸多方面都很有作为。致使竞争对手曹操也不无感慨地赞扬他:213年正月,曹操再次亲率大军南侵,据《三国志》记载:“望权军,叹其齐肃,乃退,谓‘生子当如孙仲谋’”。另一敌对方的诸葛亮在《隆中对》也不得不夸孙权善于用人:“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

孙权善用良才

孙权领导下的孙吴政权之所以能够雄踞江东、与魏、蜀鼎足而立,固然有其“地利”,即北控大江、西扼三峡之险,然而更重要的是凭借“人和”,即孙氏父子在开创吴国基业时表现出的善于笼络人才、使用人才,内部团结一致,从而“跨制荆吴,而与天下争衡”。举贤任能是孙氏父子割据称雄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一点在孙权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知弟莫如兄,孙策在临终时对孙权说:“决机于两阵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我不如卿。”(《三国志・吴书・孙破虏讨逆传》)

《三国志》记载大臣对孙权的评价:“提鲁肃于凡品,是其聪也;拔吕蒙于行陈,是其明也;获于禁而不害,是其仁也;取荆州而兵不血刃,是其智也;据三州虎视于天下,是其雄也;屈身于陛下,是其略也”。

孙权也深深地认识到,为确保江东,需要各方面人才的通力合作,“天下无粹白之狐,而有粹白之裘,众之所积也。……故能用众力,则无敌于天下矣;能用众智,则无畏于圣人矣。”(《三国志・吴书・吴主传》)

善于用人是孙权的制胜武器。孙权用人不拘一格,不分亲疏,且能用人不疑。吕蒙原是一名小校,有次孙权阅兵,看到吕蒙为数不多的军卒步伐整齐、精神振奋,便破格提拔吕蒙。后来吕蒙英勇善战,曾打败关羽,夺取荆州。西元221年,当刘备举倾国之兵进攻东吴时,孙权派诸葛瑾前去说和。张昭认为诸葛瑾必将一去不返,孙权却说:“孤与子瑜可谓神交,孤不负子瑜,子瑜必不负孤。”果然,诸葛瑾公私分明,不久便回吴覆命。而陆逊本是一介书生,未有战功。在孙刘大军开战后,经吕蒙推荐,孙权对陆逊赋以大权,大胆提拔。陆逊不负所托,在彝陵之战中,大败刘备。正是孙权的知人善任,破格用人,才使得孙吴政权一直是人才济济,没有出现蜀汉后期人才青黄不接的尴尬局面。

孙权善容人

史书记载:“孙权善抚将士,能得臣下死力,将士都愿以身事主。”孙权不仅会用人,而且还善容人,有“忘其短而贵其才”的雅量,全面评价下属,调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发挥他们的长处。吕范性好威仪,其居处服饰奢侈,有人举奏他“服饰僭拟王者”,然而孙权深知吕范为人忠诚,多立战功,“不怪其奢”。

甘宁粗暴好杀,但甘宁“开爽有计略,轻财敬士,能厚养健儿,健儿亦乐为用命”,孙权不计较甘宁的缺点,对甘宁格外厚待。甘宁深受感动,作战更加勇敢。

凌统性情暴躁,曾过失伤人,因屡建战功,一直被任为亲信大将。凌统死后,孙权将其二子收养宫中,“爱待与诸子同”。

周泰出身寒门,其部下朱然、徐盛等老将心不服。孙权在宴请诸将时,让周泰脱下上衣,露出每次作战留下的伤痕,并把着周泰的手臂流涕说:“卿为孤兄弟,战如熊虎,不惜躯命,被创数十,肤如刻画,孤亦何心不待卿以骨肉之恩,委卿以兵马之重乎!”随后又让周泰带着兵马作前导,于是徐盛等称服。

大司马朱然病重,孙权白天减食,晚上不睡觉,派人送医药食物,相望于道。朱然病死,孙权哭得特别伤心。

吕蒙患病,孙权将其安置在内殿就近治疗,不惜重金悬赏以求名医名药。其间孙权常来探视,又恐吕蒙伤神劳累,就在墙壁上穿一小洞,随时看望。

孙权采纳建言

孙权不仅亲贤爱士,更善于采纳下属的劝谏,向臣下认错,反躬自责。虞翻数次犯颜谏争,孙权很不高兴。

在一次酒宴上,虞翻喝酒装醉,孙权大怒,拔剑要杀虞翻。大农令刘基谏说:“大王酒后杀人,不能容贤合众,令天下人失望,万万不可。”孙权不仅认错,而且下令:“自今酒后言杀,皆不得杀。”

魏国辽东太守公孙渊向孙权称臣,孙权决定派张弥、许晏率兵万人及金宝珍货出使。张昭及朝中大臣认为公孙渊不可靠,坚决劝阻。孙权不听,张昭一怒之下称病不起。后来,公孙渊果然杀死使臣,没其军资。孙权登门向张昭认错,“深自克责”,张昭不得已,才又参加朝会。

陆逊为孙权废太子事再三上疏抗争,孙权多次派人指责陆逊,致使陆逊忧愤而死。数年后,孙权对其子陆抗说:“我先前听信谗言,对你父亲的忠信产生怀疑,很对不起你们父子。”

更难能可贵的是,孙权高度信任自己选定的统帅,绝少亲赴前线带兵打仗,而是交给属下去完成使命。这当中突出的有周瑜指挥的赤壁之役,吕蒙指挥的荆州之役和陆逊指挥的彝陵之役。这三大战役都是决定东吴命运的大战,可孙权却完全放心属下在前线御敌作战。

孙权能韬光养晦

孙权本是极有雄心壮志之人,但更能韬光养晦。起初鲁肃曾建议孙权在江东称帝,但孙权拒之未应。当时曹操拥有百万之众,挟天子以令诸侯,刘备处于汉帝皇叔尊位,打着复兴汉室的旗号,因而曹、刘在政治上都具有优势。孙权自知不及,不愿过早暴露自己的政治意图。直至西元229年,曹刘死后,东吴的政局比较稳定,孙权认为条件具备,才称帝登基。

229年称帝后,孙权下令修筑蓄水水利工程,开凿破岗渎运河,以解决灌溉和运输问题,发展江南的水利事业。设置农官,实行屯田,平定山越,设置郡县,促进了江南经济的发展。同时孙权也很重视海外贸易,他又多次派人出海。230年,他派卫温等航行到达夷州(台湾),242年又派聂友等航行到海南岛,加强了两岛和大陆的联系。当时的东吴船队还去过许多国家,东至朝鲜,南至今天的菲律宾、越南、柬埔寨等地,西至印度、阿拉伯等,极大地促进了中外的交流联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