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科幻】如果历史可以重来(上)——重回2008(组图)

2018-11-29 09:30 作者: 老蛮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8年11月29日讯】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地球极其轻微的偏转了一下公转角度,并因此打开了一扇隐藏着的时空大门。第二天早晨,人们睁开眼睛,拿起手机打算刷新闻,结果发现还是老式的键盘机。

人们打开电视,看到晨间新闻正在播放雷曼兄弟破产的新闻。人们推开窗户,看到楼下的平房区人来人往,热腾腾的包子铺和香喷喷的油条档随处可见……这一刻我们在惊讶中终于确认,一切都回到了2008年9月。更难得的是,实现了集体穿越的国人全都带着此后10年的清晰记忆。我们看着还处于懵懂之中的欧美日各国人民,发出阵阵冷笑:等着吧你们,我们将会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彻底“击败”你们!

2008年9月,华尔街老牌投行雷曼兄弟破产
2008年9月,华尔街老牌投行雷曼兄弟在次贷风暴中轰然倒塌、破产(图片来源:Oli Scarff/Getty Images)

很快我们就平复心情,回到工作岗位上。这个时候,人们开始意识到了自己的强大:2008年中国的工业总产值达到7.3万亿美元,显著超过了美国的6.3万亿美元。我们在这一年创造了2981亿美元的货物贸易顺差,较2007年的2640亿美元增长了13%。并且,伴随着欧美各国的基础制造业持续迁往中国,货物贸易顺差势必还将继续增长。这个时候国内的物价普遍比国外便宜,中国大妈还没有养成出国买买买的习惯,此后十年让我们焦头烂额的服务贸易逆差因此还没出现,当年的服务贸易逆差仅115亿美元。这一年,中国吸纳了924亿美元的外商实际投资,并且国内的资金完全没有出逃的趋势,因此,中国的对外投资仅仅只有559亿美元。因为上面这些原因,这一年中国的外汇储备达到了1.56万亿美元,而当时美国的M2(货币总量)也不过是8.27万亿美元,相当于有19%被中国人挣走了。

那个时候的中国处处“欣欣向荣”,焕发无限生机,唯一的杂音在于国内的房地产市场。当时美国房地产市场已经处于崩盘状态,并带来了席卷全球的次贷危机。国内的地产市场一日三惊,也随之出现萎缩。这一年国内的商品住宅销售规模2.12万亿人民币,较2016年的2.56万亿,萎缩了17%。价格方面则出现微弱下降,这一年全国商品住宅均价3576元/㎡,较2007年的3645元/㎡,下降了2%。这也是中国从1998年启动住宅市场化改革以来,第一次出现全国范围的住宅市场萎缩与价格下行。

然而,我们仔细一看,房地产行业在当时来说,也并不算是多么支柱,更没有绑架经济这一说。那一年,银行的新增贷款4.23万亿,其中新增居民贷款(基本上都是购房贷款)仅6400亿,占比仅仅只有15%,哪里会像2017年那样,银行新增贷款的53%都是居民贷款。对于熟悉未来历史的我们来说,2008年的地产市场如果要萎缩,那就让它萎缩了吧,其实也并不会给整个金融系统带来多大的冲击。毕竟以全国3576元的均价的来说,也不比建筑成本价贵多少,你要说这种房价有多少泡沫,那还真是谈不上,就算房价再跌,也跌不到哪里去。集体穿越而来的全国人民此时都淡定得很,就等着房价继续降一降,就冲进去抄底。所谓系统性的金融风险,在彼时彼刻,根本就不存在。欧美日各国都深陷到了次级购房贷款爆仓的风暴之中,金融系统在连锁反应之下被抽干了流动资金,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但是,中国当时相对封闭的金融机构根本就与这场风暴无关,也完全没持有哪怕是一毛钱的次级债券。唯有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在惊恐之下,纯粹是因为信心问题出现了下跌而已,在实体经济层面,根本一点问题都没有。

就在这样的淡定情绪之下,时间很快就过了两个月。到了2008年11月。在原本的历史线上,这个时候杭州万科由于降价售楼,爆发了一次轰动全国的老业主砸售楼部事件,并引发中央的直接关注。

2008年11月,因杭州万科降价售楼,爆发了一次轰动全国的老业主砸售楼部事件
2008年11月,因杭州万科降价售楼,爆发了一次轰动全国的老业主砸售楼部事件。
图为被砸后的售楼部房屋模型(网络图片)

再到那个月底,银行贷款基准利率将会由于这一场事件下降近两个百分点,并且四万亿投资计划也将陆续出台,试图拉动经济,恢复地产市场的兴旺。然而这一次,杭州市民安安静静,看着眼前从一万降到9千的房价,再想想10年后均价都要突破5万,根本就不觉得眼前的这点价格波动算个什么事。中央层面因此也是非常淡定。只不过是些许房地产市场的波折而已,哪里能够因此就启动印钞机。毕竟,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都是国之重器,绝不可轻动。中央因此死死的摁住了地方政府的借债救市冲动。要知道在那个时候,地方政府借债在财政法规上依然还属于违法行为,唯一有资格借债的政府主体,只能是中央政府,形式也只能是公开发行国债。对此后十年的历史都了如指掌的中央政府,在这一年的11月份发布命令,地方政府借债属于严重违法违规行为,一经发现,地方主政官就地免职,以此杜绝地方政府以借债形式大兴土木之风。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开始敞开国门,放开外资企业进入中国的限制。最关键的举措,是取消了外国汽车企业必须在国内建立合资企业的限制。更加吸引人的是:对于愿意将发动机等核心部件搬迁到中国来生产的外国车企,金融机构可以提供由中国政府提供担保的低息长期信用贷款。很快,这条政策就被推广到几乎所有外资科技型企业。在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开始直接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出手,收购濒临破产的优质外国企业。这个时候的外国企业正面临着金融机构抽回资金的巨大压力,现金流普遍处于极度紧张之中,大量的优质企业正在破产边缘徘徊。看到中国政府的如此举措,焦头烂额的外国企业家们当场有了绝处逢生的快感。虽然欧美各国对中国普遍都有诸多的高新技术出口类的限制规则,但是在金融海啸的背景下,在企业家沉重无比的资金压力之下,这些规则或者被推翻,或者被无视。所有的企业家都将中国视为了救世主,启动了搬迁到中国的计划,或者直接将整个企业卖给了中国。

在另一方面,没有基建压力的中国各级政府手里资金充沛,它们在11月份敏锐的发现当月的进出口数据同比出现了小幅下降,这算是民营企业经营陷入困境的先兆,于是当即启动了对民营企业的“中国版”扶持计划,具体措施有两条:地方政府为民营企业用于技术升级的贷款提供担保,并降低50%的贷款利率;对民营企业将利润再投资于技术升级的,可以相应免除企业所得税。如此高强度的工业企业扶持计划,刺激了企业技术升级浪潮,全社会的资金大规模流入生产线升级换代以及技术研发领域。在原本的时间线上出现的大规模基建投资,被大规模的技术投资所取代。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了重复投资与亏损,地方政府所担保的各种民营企业贷款同样出现了一定比例的坏账,但是与原来的时间线上那些毫无效益的基建投资相比,这一次的技术投资直接引发了中国的全社会技术升级浪潮,并带来了全社会生产效率的质的飞跃,在投资效益上,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启动了全新的“985工程”评定标准,在这场大规模的技术升级浪潮中,能够企业达成合作并真正完成可供实际应用的技术成果的大学,将会被视为最优秀的大学,享受财政上的优先补贴。这种全新的大学等级认定标准,促使全中国的学风为之一变,真正精通技术发展与落地的教授们纷纷走上大学的领导岗位,一系列真正具有实用性的研究成果纷纷涌现,并自此开启了中国的产业科技化与精细化生产之路。

到这个时候,经历过原本时间线上的十年地产狂欢的底层国民都开始懵逼。原本他们都在兴致勃勃的等着“四万亿大基建计划”的指令枪响,就开始疯狂买房。结果在这条全新的时间线上,中国政府开启的是全新的企业投资计划,引发技术投资浪潮。资金疯狂的涌入到技术领域,对房地产根本就不屑一顾。底层国民原本想好的各种新区置业计划,比如抢占郑东新区余杭新区的中心楼王什么的,因为大基建计划不复出现,因此各种新区根本就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真真正正的产业园区建设,以及对老旧厂房的升级改造投资。尊重实业的风气确立了起来,企业家们获得了真正的尊重。老百姓在惊讶之余,抛下了炒楼的念头,转身投入到了这场对中国来说完全是全新的技术革命之中。

而在另一方面,各级政府为民企提供技术升级贷款担保的唯一条件,就是在贷款存续期间必须获得一位企业董事会席位。这名董事不享有提案权,也不得参与公司的日常经营。他的核心职责就是确保资金确实用于技术升级,并且对于违反该资金用途的生产经营计划,拥有一票否决权。如此制度安排,使得中国各级政府与民营企业建立起了极深的联系。民营企业与政府之间,自此终于有了真正的“友谊”。那些派驻董事到2013年之后陆续回归政府体系,成为中国第一批真正懂得企业经营与权力制衡的实务型政治精英。他们将会给这个国家带来真正的政治变革。

然而,就在这条全新的时间线到达2013年5月的时候,地球的公转轨道再次发生了一次不可被察觉的偏转,时空之门再次打开,一切时间线重置。到第二天早晨,国人从睡梦中醒来,惊讶的发现,此前的五年变动轨迹都已经被抹去,历史已经回归正轨,四万亿大基建投资计划如期而至,并将在一个月后爆发出它的第一波核打击:钱荒,即将发作。

而这一次,拥有集体穿越经验的中国人,将会如何正确应对?请期待第二章——重回2013。(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