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迷人神话的邹族(组图)

2018-11-30 17:36 作者: 彭静文(文/摄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邹族神话里,分布在多变地形上的各部落,都有一段美丽的故事。
在邹族神话里,分布在多变地形上的各部落,都有一段美丽的故事。

邹族,有许多迷人的神话故事。邹族各部落分居区域的地貌丰富,这些多变的地形,在邹族人的眼里,都有一段美丽的神话故事。这趟跟着邹族神话的小旅行,我的旅行范围是沿着169线道,玩转阿里山邹族北边三个部落,依序是乐野达邦特富野

乐野部落邹语为“拉拉吾雅”,以枫红作为表达生命源起的部落意象。
乐野部落邹语为“拉拉吾雅”,以枫红作为表达生命源起的部落意象。

乐野部落,邹语为“拉拉吾雅”(lala'uya),海拔大约在1200公尺,这里曾是满山遍野的枫树林。相传在远古时代,天神哈莫Hamo走进“拉拉吾雅”看见美丽的枫树林,起了童心,便摇晃了枫树,这时枫树上的枫果便被摇落一地,这些掉落且碰触到土地的枫果,便化身成为邹族人;因此,乐野部落便以枫红,作为表达生命源起的部落意象。

相传天神走进“拉拉吾雅”,摇晃枫树,摇落的枫果,便化身成为邹族人。
相传天神走进“拉拉吾雅”,摇晃枫树,摇落的枫果,便化身成为邹族人。

这晚,我们一行人选择在乐野过夜,乐野部落相较于其他邹族部落交通相对便利,从阿里山公路的中途站石棹便有三条公路可抵达。

在山上的早晨,我习惯早起,喜欢一个人到部落或是小径走走,呼吸山里的空气,听着属于这个地方的声音。我依著有点坡度的马路往上走,听说附近有一片小茶园,因为不清楚方向,我向迎面而来的梁大哥请教方向,我想找寻“采茶”画面,不料他却说,前一天这一区才采过茶,今天这里没人采茶,听着我失望了!

心想没人采茶,看看茶园风光也不错,于是道谢后,我继续朝茶园前进。没想到几分钟之后,梁大哥居然开着蓝色柴油货车叫住我,问我不是想看采茶姑娘吗?他说他平常就是从事载送采茶工班相关的工作,知道附近有一区正在采茶;其实,当下迟疑了一下!后来,我还是凭着直觉上车了(哈哈)。

大哥说,乐野部落目前农业是过度开发,由过去水稻、板栗、枫香、爱玉子、甚至捕鱼等产业都是萎缩;如今,农业发展以高山茶和山葵为大宗,游客在乐野部落已经看不见满山的枫树林,茶园取代了森林;早晨往周围的山头移动,可以看见采茶的妇人,另外,乐野部落海拔高度的关系,适合的温度让部落成为蝴蝶兰花苞的催花室与调整花期的地方。

短短10分钟的车程,我看见乐野部落最美的茶园,还有最美丽的人情味。

目前乐野部落,最主要的农业发展以高山茶和山葵为大宗。
目前乐野部落,最主要的农业发展以高山茶和山葵为大宗。

早晨往周围的山头移动,可以看见采茶的妇人。
早晨往周围的山头移动,可以看见采茶的妇人。

茶园里,这位70多岁的婆婆看见我的相机腼腆的笑着,觉得婆婆好美。
茶园里,这位70多岁的婆婆看见我的相机腼腆的笑着,觉得婆婆好美。

离开了乐野部落,大约半个小时的车程,我们进入达邦村,来到一处咖啡秘境“七彩琉璃生态农园”。

七彩琉璃生态农园,一处让人惊艳的咖啡秘境。
七彩琉璃生态农园,一处让人惊艳的咖啡秘境。

农园主人庄大哥说,这块生态园区从八八风灾重创后到现在,重新经营已经迈入第五年,庄大哥带着我们沿着园区步道参观农场的环境,这里大半面积保留原始林的样貌,没有过多的人为干预。

农场从103年开始种咖啡,种植第一年参加“台湾国产精品咖啡豆评监”便获得冠军,园区的咖啡豆属于阿拉比卡原生种,其中铁比卡(Typica)占大宗,铁比卡是埃塞俄比亚最古老的原生种。

庄大哥表示,他的咖啡豆能获得冠军的关键是“好的环境”,农园的海拔高度约1200公尺,地理位置面北,这里的日照比其他地方更短,相对湿度较高,因此这里的咖啡豆密度较紧实甜美,目前农场产量作物以咖啡豆与爱玉子为主。

今年农场开始试种阿拉比卡的亚种艺妓(Geisha),艺妓类属于铁比卡家族的一员,是从埃塞俄比亚的艺妓山发迹,庄大哥说,艺妓咖啡的风味迷倒了一群咖啡爱好者,而农场成熟的艺妓咖啡果实,尝起来会有一种荔枝的香气,听着大哥如此形容,真的好想一亲艺妓咖啡豆果实的芳泽,无奈!这个季节艺妓果实尚未转红。

农园海拔约1200公尺,日照比其他区域更短,相对湿度较高,因此,咖啡豆密度较紧实、甜美。
农园海拔约1200公尺,日照比其他区域更短,相对湿度较高,因此,咖啡豆密度较紧实、甜美。

农园里的爱玉子果胶特别丰厚,洗出来的“爱玉冻”特别Q弹有口感。
农园里的爱玉子果胶特别丰厚,洗出来的“爱玉冻”特别Q弹有口感。

采收后,将隐花果削去外皮,在中间位置纵切一刀后,曝晒干燥。图为,将干燥的果实捏破,将果实反露出来后,然后用汤匙或小刀将爱玉子刮出,再将爱玉子装入布袋,放入水中,始可搓洗爱玉。
采收后,将隐花果削去外皮,在中间位置纵切一刀后,曝晒干燥。图为,将干燥的果实捏破,将果实反露出来后,然后用汤匙或小刀将爱玉子刮出,再将爱玉子装入布袋,放入水中,始可搓洗爱玉。

大哥农园生态丰富,植物种类也不少,走着走着,大哥指着石墙上倒吊着的灯笼花说,你们知道灯笼花吗?花蜜汁是他小时候走在林间最爱的饮料,说时迟,那时快,大哥手里已经摘下了一朵灯笼花,左手拿着花萼,右手将整朵的花瓣摘下,像是小茶杯的绿色花萼装满了蜜汁,他便将蜜汁倒入口中,大家都囔着想尝尝……

农场里有许多都市里无法体验的趣味,原来在山上常见的灯笼花,花蜜汁是如此的清甜可口。

像是吊灯般的可爱灯笼花,花丝突出于花瓣外,仿佛是会发出叮当声的垂铃。
像是吊灯般的可爱灯笼花,花丝突出于花瓣外,仿佛是会发出叮当声的垂铃。

原来垂挂的灯笼花,绿色花萼里,装着满满的清甜蜜汁,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原来垂挂的灯笼花,绿色花萼里,装着满满的清甜蜜汁,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根据邹族神话的脚步,车子来到达邦村,达邦村包含了特富野与达邦两个邹族大社。传说是这样被流传的,“创世纪的时候,大洪水来了,大地成海,天神哈莫幻做人形,有着一双大眼,身穿熊皮,带领邹族人到玉山山顶避难,等待洪水退去之后,天神用双足在林间踩出脚印,族人们再跟着天神的脚步,来到阿里山,天神的第一个脚印落在特富野,因此,特富野成为邹族人的母社,第二个足印落在达邦,第三个足迹则踏在石棹,接着是番路乡的公田村,之后更一脚踏平西边的绵延山脉,因此,创造广阔平坦的嘉南平原。”

依着169县道,因为地理位置的顺序,我们先来到达邦部落的“邹族自然与文化中心”,这是一处了解邹族文化的好场域,由自然文化中心播放的短片与文物的展示解说,我们对于邹族文化有初步认识,例如:邹族社会结构、只有能够举行全部落性质祭仪的社群才有资格称为大社、部落以长老会议为首、各大社推举一位头目;关于部落的重要事务,由头目召集各家族长老开会研商,长老在邹族的社会颇受敬重。

达邦社区的入口意象。
达邦社区的入口意象。

达邦与特富野都是大社,库巴(kuba)是邹族大社特有的建筑,目前邹族也只有这两个大社存在库巴,因此认识库巴也是旅行这两个大社的重点。

库巴是部落的组织中心,是邹族心中的圣所,这里是天神降灵的神圣空间;库巴以五节芒、竹子、黄藤、原木等自然素材建造,大门朝向太阳升起来的东方,屋顶正上方和两侧会种植邹族神花“金草石槲兰”,库巴左前方还会种植邹族的神树雀榕,象征是天神的楼梯。

每位邹族男子一生都与库巴紧密结合,邹族男子满周岁便由氏族长老抱进库巴参与“初登会所礼”;男孩在11、12岁时,必须离开家里,夜宿库巴,接受狩猎与战技等的训练,经过成年礼后,才能成为邹族勇士;另外,只有部落成年男子才被允许从正门进入库巴,自古女人是不能触摸与禁止进入的,因此,库巴又称为男子会所。

邹族库巴与凉亭主要的区别在于:库巴在屋顶正上方和两侧会种植神花“金草石槲兰”。
邹族库巴与凉亭主要的区别在于:库巴在屋顶正上方和两侧会种植神花“金草石槲兰”。

在达邦部落停留的时间,我还参加了射箭、风笛、打陀螺与皮雕等的部落传统活动体验。

邹族传统风笛,除了用于信号作用,也可作为农作物旁的驱鸟器。
邹族传统风笛,除了用于信号作用,也可作为农作物旁的驱鸟器。

风笛,是邹族人的信号用具,风笛又被称为竹制响片,透过山谷的回音,通知族人敌人来了,或是告知族人自己的位置,也被当成驱鸟器,它的原理非常简单,将一片形状类似羽毛的竹片,绑在细绳上,然后将其转动,竹片会产生上下飞舞的状态,因而产生拍打空气的“呜嗡声”。

状似纺锤的邹族传统陀螺,不同于平地汉人的陀螺,打法也不尽相同。
状似纺锤的邹族传统陀螺,不同于平地汉人的陀螺,打法也不尽相同。

部落朋友还教我们玩邹族部落的传统陀螺,它的形状类似纺锤,不同于平地汉人的陀螺,邹族人一般会在小米拨种季结束后,由长老在家祭屋前打陀螺,打陀螺的方式是在家祭屋前放置一个圆形米筛,家族长老面向东,将陀螺植入米筛,顺利旋转,视为吉。如果陀螺停止后尖端朝西,视为大凶,就要找巫师来解厄。

陀螺除了有“卜卦”的作用,其实也是部落在节日后的娱乐活动。
陀螺除了有“卜卦”的作用,其实也是部落在节日后的娱乐活动。

陀螺除了有“卜卦”的作用,其实也是部落在节日后的娱乐活动。邹族人善于鞣皮,在部落的文创体验中,我制作了一条质朴且具有文青气质的小鱼书签。

邹族人善于鞣皮,在文创体验中,我制作了一条质朴且具有文青气质的小鱼书签。
邹族人善于鞣皮,在文创体验中,我制作了一条质朴且具有文青气质的小鱼书签。

这时候差不多接近中午,我们在部落的“邹风馆”享用一顿充满细节的邹族风味餐,餐厅主要使用在地食材,以减少碳足迹,除了高山鲴鱼(俗称苦花)是在苗栗养殖外。

这顿风味餐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一次吃到的“酱笋烧鲴鱼”,酱笋是利用7、8月阿里山盛产的麻竹笋制作的,酱笋烧煮鲴鱼,鲴鱼肉质细致鲜甜,令人难忘的好滋味;冬季盛产的高冷蔬菜,像是大豌豆片或是高丽菜皆十分清甜,这里的高丽菜调味加了山葵和会回甘的酱油,烹煮口味也让人惊艳;炸虾与炸南瓜一旁都还附上山葵椒盐也有画龙点睛的效果;最后一道汤品是甘甜好喝的山地豆炖鸡,来到达邦部落,别忘了为自己预约一顿山上的邹族好滋味。

邹风馆里的酱笋烧鲴鱼,鲴鱼肉质细致鲜甜,令人难忘的好滋味。
邹风馆里的酱笋烧鲴鱼,鲴鱼肉质细致鲜甜,令人难忘的好滋味。

最后我们来到特富野,特富野相较于达邦,给旅人的感觉更是纯朴与幽静。特富野与达邦隔着一条伊斯基安溪,从达邦到特富野有两种方式,第一是沿着169县道、第二种方式则是循着先民踏出来的古道。

特富野相较于达邦,给旅人的感觉更是纯朴与幽静。
特富野相较于达邦,给旅人的感觉更是纯朴与幽静。

我们的脚步先来到特富野部落大社库巴,这里的大社建筑和达邦类似,从前特富野大社里会有生生不息的火把,象征传承,另一个目的是借由烟熏驱虫,让库巴的使用寿命可以延长,但是,现代部落族人生活习惯改变(生火容易,不再需要到库巴引火),因此库巴已经没有24小时不灭的火把。

另一个特富野大社的特色是入口的“遂火具笼”,不似达邦库巴的“敌首笼”,遂火具笼的作用是放邹族历年来战功不败勇士的火器袋,平日不能乱动,唯有在举行Mayasvi前,知会祖灵后,届时由特富野的五个大家族长老一起去扶着“遂火具笼”;特富野的库巴也是有敌首笼,只是敌首笼放置的位置较里面,不是摆在入口,而且当时敌首笼放置的首级都是较有权力的像是巫师或是头目等。

特富野与达邦两社的库巴,较明显的不同是特富野大社入口是“遂火具笼”,而非达邦库巴的“敌首笼”。
特富野与达邦两社的库巴,较明显的不同是特富野大社入口是“遂火具笼”,而非达邦库巴的“敌首笼”。

目前邹族只有达邦与特富野具有库巴,因此,全阿里山的邹族只有这两个大社有能力在库巴举办Mayasvi,Mayasvi是邹族的大盛事,目前Mayasvi由两社轮流在春天,大约是二月或是三月时举办,确切日期由长老决议。

从前举办Mayasvi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整修库巴的屋顶,库巴是天神降灵的神圣空间,所以,只要修屋顶就一定要告知祖灵;另一个举办Mayasvi的次要原因是抚慰亡灵,希望被猎取敌首的亡灵可以归顺我方,以增加我方战力。

现在部落举办Mayasvi的目的,主要为了邹族的文化传承,不会说母语没关系,长老希望年轻人能多回部落,希望让悠久的邹族文化能继续传承后代。

Mayasvi是邹族最重要的敬天地仪式,透过仪式表达对于神的畏敬和护佑。
Mayasvi是邹族最重要的敬天地仪式,透过仪式表达对于神的畏敬和护佑。

听完了特富野部落的文化故事,可到“走廊咖啡”喝一杯属于特富野的咖啡香。
听完了特富野部落的文化故事,可到“走廊咖啡”喝一杯属于特富野的咖啡香。

这个季节走在部落里,路边随处可见日晒的苦茶籽和咖啡。
这个季节走在部落里,路边随处可见日晒的苦茶籽和咖啡。

走在特富野的乡间,眼光被一幅蓝色的壁画吸引,部落称这幅画为“风的孩子”。

相传在许久以前,部落刮起一阵怪风,摧毁了所有的东西,唯有一棵香蕉树屹立不摇,族人靠近一看,发现一名一直哭闹的小男孩在树下,部落的高家长老于是收养了男孩,长老认为男孩是风吹来的,因此,给予这位男孩姓氏为pope' ana,意思就是“风的孩子”。这就是高家的亚氏家族“浦家”的由来故事。

旅行时,带着一颗开阔的心,部落永远有听不完的故事。图为“风的孩子”。
旅行时,带着一颗开阔的心,部落永远有听不完的故事。图为“风的孩子”。

台湾最具潜力的山、海生态旅行,都可以和原住民文化有某程度的结合。

台湾的原住民直到荷领时期(1624-)才开始有文字纪录,荷兰人对原住民采取所谓的教化政策,透过罗马拼音的传入,算是迈向另一个文明的开端,邹族文化具有其独特性,这种魅力不是其他文化所能取代的,希望借由独特的原民文化魅力,期待可以改变部落的凝聚力,再结合祖先文化和生态保育观念,以发展成为永续旅游的模式。
============

乐野部落体验
单位:嘉义县阿里山乡乐野社区发展协会
联络人:武建刚
联络电话:0928-356932
粉丝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lalauya2561436/

达邦大社传说体验
单位:嘉义县阿里山乡达邦社区发展协会
联络人:杨志刚
联络电话:0916-141707

特富野部落体验
单位:嘉义县阿里山乡特富野社区发展协会
联络人:汪之龙
联络电话:0939-476488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