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如苏轼,留白方得圆满(图)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绘画:Winnie Wang/看中国)

留白,是一种“有舍,才有得”的生活智慧。生命,存在于虚、实之际;圆满,亦成就于舍、得之间。你若留白,圆满自来。大智慧者如苏轼,在岁月里洒脱,舍弃追求圆满之心,才会获得心灵的自由和内心真正的满足感。为人生“留白”,方得“圆满”。

留白,成就绘画意境

纸为白,墨为黑,寥寥数笔,意境自来,这就是中国画的最高境界——留白。苏轼说:“萧散简远,妙在笔墨之外。”正是在他的倡导下,产生了人类艺术史上空前绝后的艺术形式:“文人画”。

其他文化系统中,从事绘画的人永远只能是画家,而在中国,职业意义上“外行”的文人却将中国画推向历史的巅峰。苏轼说:“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决定绘画优劣的不再仅仅取决于绘画技巧,而是画面之外,画者不为物役、诗意栖居的超然心胸。

如此,中国传统的职业画家又如何能与“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文人士大夫相提并论?方寸之间勾勒天地,无画之处皆成妙境。“舍”技巧,方“得”意境。

留白,决定人生境界

1091年,苏轼受朝廷提拔,任翰林学士承旨。这个正三品职位,多少人挤破头往里钻。可他偏不,接到圣旨,立马给皇帝写辞呈。这么做的原因很多,最重要的一条,是兄弟同朝为官极易互相包庇。

有舍,方能有得。苏轼,这位心中始终装着百姓的千古第一文人,为生命留白的方式,是守护着心中的梦想,有滋有味的过完这一生。他为官一生,跌宕起伏。被贬黄州,生活拮据,他就乐呵呵去种地;没有美食,他就自己发明“东坡肉”,有酒有肉赛神仙。年近花甲,被贬惠州,他依然用我行我素的快乐吟诵着千古名句:“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留白,是庄子所谓“无用之用”,是物质生活之外的人生境界。

生活,在岁月里洒脱

才华横溢如苏轼,也避免不了陷入命运的泥沼。但智者,懂得洒脱。人生一世,如白驹过隙。当然要马不停蹄地去做“有意义的事”,努力成为“有用之人”。但追逐久了总会疲惫,给人生留白,学会消遣“无用之乐”,虚虚实实,才是生活的真谛。

苏轼说,“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世界无边无际,人不过是宇宙间之蝼蚁,百年之后都会被历史的尘埃湮没。在岁月里洒脱,就是善待自己,不过分苛求。

中国文化讲究“月满则亏,水满则溢”,任何事物盛到极点就会走向衰落。在岁月里洒脱,舍弃追求圆满之心,才会获得心灵的自由和内心真正的满足感。为人生“留白”,方得“圆满”。

情感,在空间中升华

庄子说:“虚室生白”,意思是空的房间才显得敞亮。如果房间里堆满了东西,光亮便透不出来。每个人的灵魂,都是自由不羁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自由,这是他们的隐私、底线,不许人碰触。与人交往,抱团取暖,但需要彼此留下空间。两只靠的太近的刺猬,必定扎得鲜血淋漓。

给友情留白,“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朋友,才走的最长远。给爱情留白,保留一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感,恰如花开半朵。给亲情留白,给彼此足够的呼吸空间,是理解、尊重,更是懂得。

做菜的时候少放盐,味道淡了可以再加,但若加多了,便无法挽回。舍弃满满当当的画面,方得意境。为“情感”留白,方得长远。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