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当局为何一再抓人报复加拿大(图)

2018-12-20 06:59 作者: 《上报》古川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2月20日讯】2018年12月1日,中国官办电信巨头华为公司的首席财务官(CFO)孟晚舟,搭乘香港飞往墨西哥的航班在途经加拿大温哥华转机时,被加拿大警方逮捕。

孟晚舟是在美国的要求下被加拿大之警方逮捕的,因为在2009年到2014年期间,华为利用香港星通(Skycom)公司,与伊朗的电信公司做生意,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制裁的禁令,而作为华为首席财务官的孟晚舟,直接参与了与伊朗的交易,因此被美国通缉。目前,孟晚舟已经被加拿大法院同意以1000万加元的保释金保释,而美国正在寻求引渡孟晚舟。

孟晚舟被捕的消息于12月5日传出之后,立即引起了中共外交部的迅速介入,其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中方已向美加方面表明严正立场,要求美加方面立即对拘押的理由作出澄清,立即释放被拘押人员。”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也称:“加拿大警方应美方要求逮捕一个没有违反任何美、加法律的中国公民,对这一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中方表示坚决反对并强烈抗议。中方已向美、加两国进行了严正交涉,要求它们立即纠正错误做法,恢复孟晚舟女士的人身自由。”

12月8日,中共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紧急召见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就孟晚舟被逮捕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要求加拿大立即释放孟晚舟,并威胁“否则必将造成严重后果,加方要为此承担全部责任”。第二天,乐玉成又紧急召见美国驻华大使泰里・爱德华・布兰斯塔德((Terry Edward Branstad),就孟晚舟被逮捕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要求美国撤销对孟晚舟的逮捕令,并表示:“中方将视美方行动作出进一步反应。”

只找软弱可欺的加拿大撒气

虽然同为紧急召见驻华大使,但中共当局的态度则完全不一样,对加拿大是直接威胁,而对美国则留有余地。实际上,抓捕孟晚舟的指令来自美国,而加拿大只是执行。按道理说,中共当局应该对美国更加强硬,而不应该迁怒于加拿大。但由于美国正在对中国发起“贸易反击战”,中共当局一直期望美国能放其一马,还需要讨好美国,当然不敢怒对美国,只能找一向软弱可欺的加拿大撒气。

对于中共外交部,中国网友蔑称其为“口交部”。因为中共当局一向只有“口头抗议”而没进一步行动。但是,这次的中共当局不仅进行口头交涉,还迅速对加拿大采取了报复行动。

12月10日,曾在驻中国大使馆以及驻香港总领事馆任职的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在北京被捕。康明凯是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东北亚高级顾问,负责研究并提供有关东北亚地区的外交与安全事务分析。对此,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称,康明凯供职的国际危机组织在中国并没有备案,违反了《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

12月12日,第二名加拿大公民迈克尔(Michael Spavor)在中国失踪。第二天,辽宁省官方新闻网站东北新闻网报导称,加拿大公民迈克尔因涉嫌从事“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被丹东市国家安全部门审查。迈克尔居住在丹东,是白头文化交流公司的负责人。迈克尔曾帮助美国前NBA球员邓尼斯・罗德曼(Dannis Rodman)前往朝鲜,而该公司的业务主要是促成前往朝鲜的商务、旅游及体育行程。

对于两名加拿大公民的被捕,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于12月1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称,康明凯与迈克尔两人“都从事了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活动”,北京和辽宁省有关部门正分别侦办两起案件,且有关情况均已向加拿大方面通报。

而在问及他们被捕是否与孟晚舟案有关时,陆慷否认称中国“依法、依规采取行动”。而加拿大联邦公共安全部长拉尔夫・古德尔(Ralph Goodale)也称,目前没有“明确迹象”表明康明凯被捕与孟晚舟事件有任何联系。

无论中共外交部和加拿大官方如何否认两名加拿大公民的被捕与孟晚舟案无关,但从时间线上可以发现,这完全就是中共当局采取的对加拿大逮捕孟晚舟的报复行动。

中共外交部部长王毅在12月11日出席“国际形势新变化与中国外交新征程——2018年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研讨会”时曾表示:“对于任何肆意侵害中国公民正当权益的霸凌行径,中方绝不会坐视不管,将全力维护中国公民的合法权利,还世界一份公道正义。”

实际上,这不是中共当局第一次采取对加拿大的报复行动。2014年6月28日,来自中国的商人苏宾(Stephen Subin)因为入侵美国波音公司和其他美国国防承包商的电脑网络盗取美国C-17运输机、F22和F35型战斗机资料出售给中国公司而被加拿大列治文警方逮捕。

苏宾被加拿大警方逮捕一个多月之后,中共当局对加拿大采取报复行动。2014年8月,在辽宁丹东鸭绿江畔经营咖啡馆的加拿大公民高凯文(Kevin Garratt)与妻子朱莉亚(Julia Dawn Garratt)被丹东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从事窃取中国国家军事和国防科研秘密的活动”逮捕。

高凯文与妻子朱莉亚于1984年来到中国,到中共军事机构国防科技大学教授英语。后来,他们来到中国辽宁与北朝鲜交界的丹东,帮助孤儿院和学校,同时开了一间咖啡馆维生。

中共当局以“间谍”抓捕高凯文、朱莉亚,然而却没有找到任何证据。为了迫使高凯文认罪,审问人员还不断威胁要对他动用死刑。因为经常被在“老虎椅”上审问,导致高凯文的健康状况恶化,患上了阑尾炎、慢性头晕、疝气、心律不齐、受四肢麻木、头痛以及背痛等一连串疾病。

在高凯文和朱莉亚被捕之后,加拿大官方曾多次要求中共当局允许高凯文保外就医,但却遭到拒绝。加拿大前任总理斯蒂芬・约瑟夫・哈珀(Stephen Joseph Harper)曾要求中共当局释放高凯文,也遭到拒绝。

不仅如此,中共当局一直不允许高凯文聘请律师,直到被关押将近一年后才有律师。中共当局虽然允许加拿大领事馆官员会见,却禁止谈论案件。

直到被引渡到美国的苏宾被轻判之后,高凯文才被中共当局释放。2016年7月13日,苏宾被位于洛杉矶的加州中区联邦地方法院判处46个月有期徒刑和1万美元罚款。两个月后的9月15日,高凯文被中共当局以驱逐出境的方式释放。而高凯文的妻子朱莉亚则于2015年2月获释。

王毅对加拿大的傲慢与偏见

在获悉康明凯被捕之后,高凯文和妻子朱莉亚感到震惊和难过,让他们没想到历史一再重演,令他们也想起自己的经历。为此,他们在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采访时呼吁加拿大政府与中共当局交涉时应更加积极主动,同时鼓励康明凯的家人不要放弃希望,因为加拿大政府过去的做法比较消极,总是“我们等等看……”

高凯文和妻子朱莉亚很清楚,正是因为加拿大政府的消极作为,导致中共当局一再胆敢抓捕加拿大公民。而加拿大政府之所以消极作为,原因之一就是中共的财大气粗,害怕激怒中共当局。对此,让人记忆犹新的是2016年6月1日,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到加拿大访问期间,在中加外长年度会晤结束后的记者会突然对质疑中国人权问题的加拿大新闻网站IPolitics的记者康纳莉(Amanda Connelly)发飙,声色俱厉地斥责记者充满“偏见”、“傲慢”、“没有发言权”,并质问:“你去过中国吗?”“知道中国人均(GDP)8000美元的第二大经济体吗?”

记得十年前的2008年9月,正逢中共当局在北京举办的奥运会结束之时,我和很多中国人权人士在日内瓦参加有关联合国人权运行机制的培训。期间,我们与加拿大驻日内瓦的联合国大使进行座谈,在谈到有关中国人权的问题时,我们要求加拿大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但这位大使却表示很难,因为中国经济发展很好很强大,加拿大无能为力。

加拿大不敢惹怒中共当局

十年过去之后,中国越来越财大气粗,不可一世,不仅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还成为加拿大的第二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地,使得加拿大更加不敢惹怒中共当局。

更何况,现任的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就是一位向往共产主义的左派总理,其思想理念与中共当局天然亲近,当然不可能对中共当局强硬,甚至还一度跪舔中共当局。

当高凯文仍被中共当局关押时,贾斯汀曾于2016年8月31日对中国进行访问时,为了讨好中共,将一枚其父亲43年前订制的“白求恩纪念章”送给中国总理李克强。1973年,皮埃尔作为首次访问中共政权的加拿大总理,曾特意订制了50枚古铜色的“白求恩纪念章”,并将其中两枚分别送给了毛泽东和周恩来。

当时,在与贾斯汀举行会谈后,李克强虽然表示将法律途径处理高凯文案,却没有立即释放高凯文,而是在半个月后才予以释放。这就是说,虽然贾斯汀极力讨好,中共当局却依然不给面子。

不仅极力讨好中共,贾斯汀还曾跪舔古巴独裁者菲德尔・卡斯楚(Fidel Castro)。2016年11月25日,菲德尔・卡斯楚于去世,贾斯汀称其为“传奇领袖”,并称“我知道我的父亲以称他为朋友为骄傲”。而作为加拿大总督的大卫・劳埃德・约翰斯顿,还到古巴出席了卡斯楚的葬礼。

贾斯汀的父亲是皮埃尔・伊里亚德・特鲁多(Pierre Elliot Trudeau),曾任加拿大总理长达16年,分别在1968年至1979年间和1980年至1984年间两次担任总理。皮埃尔曾对马克思主义感兴趣,并热衷于社会主义,热爱中共独裁者,并推动加拿大于1970年与中共当局建交,并于1960、1973、1979年、1993年四次访问中国。1960年访问中国22天后,皮埃尔与杰克・赫贝尔(Jacques Hebert)根据日记撰写了《红色中国的两个天真汉》(Two Innocents in Red China),并在第二年由加拿大蒙特利尔出版社以法文出版。这本书向西方宣传中共当局取得的所谓“成绩“,被看成是“新中国时期的《西行漫记》”。对于这本书,有人认为更应该翻译成《两个傻瓜在红色中国》。1976年毛泽东去世后,皮埃尔还在一篇声明称毛泽东是20世纪最伟大的领袖之一。

皮埃尔・特鲁多与菲德尔・卡斯楚于私交甚笃,曾多次访问古巴。贾斯汀出生于1971年12月,其父亲皮埃尔与其母亲玛格丽特在1971年初结婚时,年龄分别是51岁和22岁。在菲德尔・卡斯楚去世后,曾盛传贾斯汀是在菲德尔・卡斯楚的儿子。虽然加拿大政府极力辟谣,但从菲德尔、贾斯汀、皮埃尔三人的照片来看,贾斯汀与菲德尔确实更像父子。而菲德尔・卡斯楚的长子菲德尔・卡斯楚・迪亚兹・巴拉特在2018年2月1日自杀去世之后,传言称他在自杀前留下了一封遗书,称特鲁多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而贾斯汀的母亲玛格丽特,曾在贾斯汀四岁多的时候,公开带着贾斯汀到古巴,与菲德尔・卡斯楚进行会面。

面对中共当局的报复行动,加拿大不能低声下气的向中共求饶。如果求饶,只会让越来越多的加拿大公民被中共当局抓捕。加拿大应该以强硬的姿态与措施来应对,立即启动对华为的制裁,并制裁抓捕加拿大公民的相关官员及其家属,并中断与中共当局的经贸与外交关系。此外,在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对中共当局发起致命的“贸易反击战”的大背景之下,加拿大必须抛弃跪舔共产主义的姿态,坚定地站在盟国美国的一边,与美国一同对中共当局发起“贸易反击战”。只有打垮中共政权,才能最终保障加拿大公民的安全。

不过,在加拿大这样一个盛产白求恩、特鲁多等崇拜共产主义的国度,要做到彻底与中共政权翻脸对决,可能很难很难。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