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慈禧遗言 女人不可预闻国政(图)


慈禧太后晚年的临终遗言,指出女人不可预闻国政。
慈禧太后晚年的临终遗言,指出女人不可预闻国政。(网络图片)

光绪三十四年(即1908年),慈禧太后病势沉重,进入弥留状态。御医们手忙脚乱,开了一剂益气生津之方,想妙手回春:老米一两,人参五分,麦冬五钱,鲜石斛五钱,水煎温服。这是慈禧太后一生中最后一剂药方,可惜此方可以生津益气,但无法挽救她的性命。一个时辰后,她就命归黄泉。

临终前,慈禧太后郑重地说:“此后,女人不可预闻国政。此与本朝家法相违,必须严加限制。尤须严防,不得令太监擅权。明末之事,可为殷鉴!”

慈禧太后晚年的临终遗言,令世人震惊,也给历史留下了一团迷雾。人们一直不明白这样一个成功坐上女皇交椅的铁血女人,这样一个有效控制大清王朝长达半个世纪的铁腕太后,何以最后留下这样的遗言?这是一个历史之谜,人们迷惑不解。仔细想来,一个王朝的命运如同个人的命运一样,仿佛都是上天的安排。细读慈禧太后的临终遗言,分析其原因,主要有三点:

首先,慈禧太后心里知道,大清王朝将会在她的手中寿终正寝。作为大清的当家太后,她当然知道流传盛广的叶赫那拉氏家族祖宗的遗言,仿佛冥冥之中,叶赫那拉氏家族的神秘之手选中了她作为大清帝国的终结者。她自负、坚定,聪明,在她的铁腕统治下,大清王朝的精英人物都心甘情愿辅助她,使她能够顺利执政长达48年之久,将风雨飘摇中的大清牢牢地稳定在这块古老的东方土地上。可是,她走之后,这样一个庞大的帝国,内忧外患,千疮百孔,交给一个三岁的孩子,这个帝国能够支撑多久?她感觉,也就是五年的光景。

其次,慈禧太后是位个性鲜明的女人,她想做的事,一定要做,她的目标一定要达到。她的聪明、冷静和不动声色的冷酷,让她的丈夫咸丰皇帝敬佩而恐惧,所以,在咸丰皇帝去世之前,既充满了对大清王朝的忧虑,也充满了对心爱皇后的爱怜和担心。经过三思之后,咸丰皇帝就写下了一道密旨,交给皇后,大意是说,如果皇子载淳即皇帝位,生下载淳的兰儿(慈禧)如果不能安分守己,就消灭她:“朕不能深信其人,此后如能安分守已则已,否则,汝持此诏,命廷臣传遗命除之。”从这份遗诏上看,咸丰皇帝在祖宗留下的江山社稷上不敢苟且,临终前对政务做了前所未有的安排,对一直心怀敬畏,对其个性忧心忡忡的兰儿,也做了最坏的打算。

从整体上说,慈禧太后是一位心胸博大的女人,也是一位自命不凡的女人。但即使是她这样对这个庞大的王朝驾轻就熟的女皇,也免不了女人普遍的缺点,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心眼窄,见识短,感情用事,不计后果。慈禧太后的临终遗言,正是充满了对女人的失望,慈禧深知女人统治的脆弱。

也有人这样解读慈禧太后的临终遗言:这个世界,特别是权力世界,是男人的世界。男权世界使得女人不得不依赖男人,因为所有的命脉都把握在男人手中,而女人真正的弱势,就是必须要依赖男人。再强的女人,也要通过男人攫取权力,还要通过男人巩固住权力。能做到这样的女人寥寥无几。古今中外的历史里不乏登上权力顶峰,而后又被摔得粉身碎骨的女人。依赖了错误的男人,政权不但不能巩固,生命都在旦夕之间。女人在权力斗争中的脆弱性,导致女人统治的脆弱,很容易被男人控制和利用。而且在中国,但凡男人的政权就比女人的更名正言顺。

一位从事创作和研究的作家在分析慈禧太后的临终遗言时,得出这样的看法:

首先,慈禧认为自己的一生是一个特例,是她超人的个性、智慧,无与伦比的机智果敢造就了一个传奇式的人生。作为执政者,最得意时候自认为不仅女人做不到她这一步,男人同样做不到!咸丰在位时他就明显感觉这位皇帝夫君的能力在她之下,做太后之后,她又能将公认为咸丰兄弟中最有能力的恭亲王完全掌控。所以,慈禧虽然爱美、会享受生活,但绝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普通女人,她让光绪称她为“亲爸爸”,说明她虽在生活上做足女人工夫,但在政治上她要当一个男人,比男人还男人的强者。

慈禧不是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女权主义者,她争的是自己的权力,从未替妇女争过什么权力,她只代表她自己,不代表占人类二分之一的女性。严格来说,她内心看不起女性,而且事实上她也发现,没有哪一个女人能够像她一样,绝对没有人能顶替她的角色。故而临终谕令“女人不得执政”,就是担心女人盲目模仿她,把政治搞得一塌糊涂,最后归罪于她这个“始作俑者”。

再者,慈禧对中国传统意识还是颇存敬畏之心的。中国是一个男权社会,尤其政治上绝对是男人的舞台。中国历代关于反对与防止女人干政的训令多多,慈禧知之甚详。从内心来讲她也认为这些训令是有道理的,是不能推翻的。

还有,慈禧晚年尤其是临终,对自己的一生肯定做了回顾,感觉有很多失误,作为女性执政有很多力不能及的地方。受女性自身性格的局限、视野的局限以及社会风俗的局限,无法做到像康熙、乾隆那样与大臣进行直接、自如的交流,可以对宫外的一切获取直接的印象,甚至亲披战袍出征,而慈禧连正式的上朝都不能进行,只能坐在帘子后面发表简单笼统的指令。她内心同样认为,女性是不适合执政的。

慈禧的临终遗言,在《清史稿・后妃传》中没有记载。最早披露此事并广泛传播的人,正是慈禧太后身边的英国军官伯克豪斯,他在慈禧太后去世2年后的1910年9月,出版了《慈禧外传》,将慈禧的最后遗言公之于世,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这真是最为奇特的历史一幕: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1908年11月14日)太阳落山的酉时,光绪皇帝崩逝于中南海瀛台之涵元殿,终年38岁;十多小时之后,十月二十二日未时(下午2时左右),慈禧太后逝世于中南海之仪鸾殿,终年74岁。

24小时之内,皇太后和皇帝相继去世,朝野轰动,天下震惊。

慈禧太后去世后,清廷发布了她事先拟好的遗诏:予以薄德,祗承文宗显皇帝(咸丰)册命,备位宫闱。迨穆宗毅皇帝冲龄嗣统,适当寇乱未平,讨伐方殷之际。时则发捻交讧,回苗交扰,海疆多故,民生凋敝,满目疮痍。予与孝贞显皇后同心抚训,夙夜忧劳。秉承文宗显皇帝遗谟,策励内外臣工及各路统兵大臣,指授机宜,勤求治理,任贤纳谏,救灾恤民。遂得仰承天庥,削平大难,转危为安。及穆宗毅皇帝即世,今大行皇帝入嗣大统,时事愈艰,民生愈困。内忧外患,纷至沓来,不得不再行训政。前年,宣布预备立宪诏书,本年颁示预备立宪年限,万几待理,心力俱惮。幸予体心素强,尚可支拄。不期本年夏秋以来,时有不适。政务殷繁,无从静摄。眠食失宜,迁延日久,精力渐惫,犹未敢一日暇逸。本月二十一日,复遭大行皇帝之丧,悲从中来,不能自克,以致病势增剧,遂至弥留。回念五十年来,忧患迭经,兢业之心,无时或释,今举行新政,渐有端倪。嗣皇帝方在冲龄,正资启迪。摄政王及内外诸臣,尚其协力翊赞,固我邦基。嗣皇帝以国事为重,尤宜勉节哀思,孜孜典学。他日光大前谟,有厚望焉。丧服二十七而除,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