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国》感谢读者分享亲身经历 读者留言集锦(组图)

2018-12-23 14:15 作者: 玉亮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在香港发行。
看中国在香港发行。(看中国摄影图)

看中国的读者朋友们,大家好。酝酿这篇文章已经很久,在2018年年末,是时候将大家的留言做一个集锦,向你们表示真诚的感谢了。

今年的每一天,我们都在通过《看中国》这个媒体平台和广大的读者朋友们进行交流。我们媒体众多编辑、记者虽然工作辛苦,但是知道很多读者朋友不论是工作日还是休息日,都在关注、浏览我们网页、脸书上发布的资讯,我们往往会一扫疲惫,以你们的关注作为我们更加认真、努力工作的动力。

我们很多文章、话题,特别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很多读者朋友的留言相当深刻、生动。尤其要感谢你们对我们的信任,留言中一些亲身经历的分享,常常让每天从事文字工作的我们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记得《桂林洞穴探险队惊遇93具白骨 揭开尘封冤案》这篇文章,读者“王明珠”留言:

我的父亲王爽斋1911年6月28日出生在辽宁省铁岭县。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蹂躏东北大地,我的父亲置生死之度外,投身抗日烽火中,曾担任国民党东北调查室干事(抗日组织),国民党东北党务办事处秘书(抗日组织)。1942年初被锦州伪高级法院(小日本)判处缺席死刑,成为伪满洲国缉捕要犯。1945年“八一五”日本投降后,脱离了国民党,在天津从商。我父亲参与了中华民国十四的抗日卫国战争,没有参与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内战,1950年下半年被捕,被捕时的身份是天津元昌贸易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1951年3月31日上午在天津小王庄刑场枪决,罪名“反革命”。

一条抗日十四年的东北汉子没有死在日本人手里,却死在共产党枪口下。是可忍,熟不可忍!我父亲被杀时给我们一份死刑判决书,共计233个汉字,其中13个“匪”字,判决书中反动历史身份全部是抗日时期我父亲的身份,反革命罪恶全部是我父亲在抗日期间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英雄事迹。父亲死的那一天,我不到5岁,我的弟弟刚刚出生十九天。父亲被共产党镇压后,我的爷爷被管制,一家十几口人沦为共产党贱民,成为专政对象。

文革期间天津二十五中红卫兵抄了我们家,我家全体人员脖子上都挂上八块砖,批斗,游街。惨无人性的红卫兵还往我的爷爷眼里滴酒精,疼得我爷爷在地上直打滚,哀叫。我的爷爷在文革中上吊身亡。我的爷爷曾因我的父亲抗日,蹲过日本铁岭宪兵队,受到日本人严刑拷打,他都挺了过来。但是共产党的非人的迫害他抗不住了,选择了自杀。共产党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当看到这段留言时,这些叙述中的画面使我感到哽咽。我数次想做回复,却敲出字删掉,敲出字再删掉。因为我数次敲出的那些文字,远远难以描述心中感受。

读者“推翻共党暴政”留言说:

看的我直流泪,兄弟,您受苦了。您一定要把这段家事也是中国人的苦难历史写出来寄给看中国编辑部,不能让中国人的苦难历史被淹没。我的堂姐夫在文革中也被批斗,有次批斗被灌大粪。我堂姐夫就是不识字的农民,就因为接待一位被定位反革命分子的人在我堂姐夫家住了一夜,后来历次运动就没完没了的挨批斗。

这则留言也让我十分感动,一方面由于在我哽咽时,这位读者也看的“直流泪”,我们有了情感上的共鸣;一方面他鼓励读者“王明珠”写出苦难历史寄给看中国编辑部,是对我们如此信任;还有一方面,他提到堂姐夫“批斗被灌大粪”的事,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当年被批斗死、批斗疯的难言经历……

在这里还要感谢一位特别的读者朋友,《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先生,在推特上发布《看中国》的这篇文章,用他的影响力,使更多读者认识《看中国》,了解到这些历史真相。

在《设局诱骗中共送未婚女青年给苏共强暴》这篇文章中,我们是以2005年,读者“风清”的留言作为文章开头,没想到,更多的读者留言,分享了他们的所见所闻,给我们提供了更多的真实见证。

“我的叔父给我透露了一件藏在他心底50多年的中共与苏共狼狈为奸强暴中国妇女的事情。

那是在中共建政不久,中共山东济南政府以让年龄在18∼22岁的未婚女青年上大学为由,吸引许多女青年填表、查体。然后,她们被中共官员集中起来骗至一秘密地点,让苏共官员们给强暴了。她们被强暴后,不能站立,不能行走。中共只好派人用担架把她们抬进了医院。中共还威胁这些无辜善良的受害者,不准将此事说出去,否则将会立即被枪毙,不说的可以给安排工作。”
 

文章发表后,“OZ闲人反共匪”留言:

我就认识一位女士是我岳母的邻居。50年代初她在哈尔滨量具刃具厂工作,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她被共匪选中陪苏联专家,第一天就被强奸了。安排的就是性伴侣,她和领导哭诉答复是这就是你以后的爱人。她说他比我爹年龄都大,领导说这是组织安排你可以入党。怀孕以后让她回原籍,工作关系转到当地一个小企业。生了一个混血男孩,后来嫁了一个离婚的男人。孩子的父亲姓啥叫啥都不知道,文革说她是苏修特务。好在她后嫁的丈夫对她不错,(因为她是太漂亮了)还算是挺过来了。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50多岁了,看着也就三十出头。

“共党是强奸犯”留言:

我老家是大连的,那里就有不少苏俄士兵强奸大连本地女人后生下的混血儿。共产党真是罪恶滔天!

另一位看中国网友留言:

我1963年为共产党“服兵役”,当时新入伍(辽宁省)士兵的士兵中,就有一部分是俄中混血儿——灰色眼珠,白皮肤,高鼻梁。虽然他们说着汉语,但他们的“老乡”,经常同这些混血儿“开玩笑”,变相揭露他们的“身世”(即指中国女人被大鼻子强奸后的产物)。

《难以置信!世界史人为灾难TOP10第一在中国》这篇文章讲述了1975年8月,河南板桥水库因暴雨发生垮坝事件,然而事件却被人为掩盖的事实。

读者“自由”留言:

本人是那场洪水的亲历者。原因很多人都知道,本来准备炸堤泄洪的,因为报到某领导时,领导去打麻将了,耽搁了时间,凌晨溃坝,睡梦中的人们被洪水吞噬,受灾严重的共计四个县,最严重的是板桥水库下游的遂平,西平,上蔡等三县,京广铁路铁轨成了麻花,许多村庄被连根拔起,一点痕迹都不剩,恍惚那些村庄就根本没存在过。洪水过后,我跟随母亲去灾区寻找亲戚,沿途田间遍布膨胀的尸体,一眼望去延绵不尽,虽然过了40多年,那凄惨景像我至今记忆犹新。洪灾中,我唯一姑妈和她的小儿子被冲走,至今未能找回,多半已不在人间,连尸骨都未能找回,也无法找回。那些被连根拔起的村庄,少有人生还,更多的村庄伤亡惨重,需强调的是,伤者不多,基本都是亡了。有人可能疑问,为啥我没被冲走,说来幸运,我们村庄地势较高,号称比之前的县城墙还高三尺,尽管如此,洪水的边缘还是到了我家屋跟下。自那之后许多年,亲戚走动时,大人们的话题总也离不开那场洪水,离开洪水中失去的亲人,说到最后常常伴随着叹息和眼泪……关于那场大水的死亡人数,有多种版本,我比较相信的是其中一个民间机构,该民间机构专门逐村调查统计过,最后的统计数字(包括失踪)超过30万人。

读者“心升”留言:

我的堂妹当时就住在驻马店的一座山的半山腰,幸免与难,她亲自看到这一幕残绝人寰的景象。后来她告诉我这件事实。

《骇人听闻!中共“土改”时烧烤地主儿媳》讲述了土改运动,共产党从政治和经济上彻底打倒中国农村精英阶层的历史事件,土改过程中,民兵用的手段十分狠毒。

一位读者留言:

这个在台上被斗的地主,穿的衣服和身旁的民兵并无二样!我的家乡是县城,也有地主在寒冷的冬天受脱衣浇凉水并用风扇扇的酷刑,回家后不几天就病死;还有一地主妇人被斗得死去活来,在一天晚上跑到江边的船上用绳一端系在船上、另一端系住自己的一只脚,就这样向海龙王报到!

以上仅仅是部分读者分享的亲身经历,还有更多的精彩留言,由于篇幅有限,不能一一列举。

在芸芸媒体中,我们感谢您选择、关注《看中国》。通过你们分享的经历,我们看到读者和《看中国》彼此之间建立起的诚挚的信任让人感到可喜。我们也将继续锁紧良知,报导真实谘讯,为您献上真言、良言。因为我们相信,惟真言,才能久而不废;惟良言,才能铭之肺腑。

在此提前恭祝大家新年快乐,新年有新希望,新年更上一层楼!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