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所谓“中国奇迹”的对话(7)

2018-12-30 22:15 作者: 袁斌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袁斌:“中国奇迹”究竟是老百姓的福音还是灾难?

张先生:有篇分析“中国奇迹”的文章说的好:“GDP一路高歌猛进的中国,虽然拥有了全球第二大经济实体的桂冠,却失去了湛蓝的天空,洁净的空气,未被污染的江河和农田;虽然拥有了越来越多的新兴城市,越来越多的高楼大厦,越来越多的高速公路和铁路,却失去了不含瘦肉精的猪肉,不加三氯氰胺的牛奶,没有甲醛等有害物质的无毒大米和农药含量不超标的蔬菜水果;虽然拥有了“举世瞩目”的‘北京奥运’和‘令人惊艳’的‘上海世博’,却失去了越来越多可供子孙后代开发利用的土地矿山河流和森林。”

王教授:是啊,环顾改革开放40年来的神州大地,环境日甚一日被污染,资源日甚一日被透支,贫富差距日甚一日被拉大,传统道德日甚一日被摧毁——凡此种种,无一不足以证明,所谓“中国奇迹”其实不过是一种以毁灭生态环境,牺牲中华民族的前途和子孙后代的幸福,剥夺广大民众的权利和福利为惨重代价的一种“慢性自杀式的增长”!

张先生:用成语说,这就叫杀鸡取卵、饮鸩止渴。

王教授:就像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Acemoglu和哈佛大学政治学教授Robinson说的那样,改革开放后,中国并没有行进在向发达国家繁荣水平迈进的道路上。“中国的崛起并不是在播撒繁荣,它只不过提供了有一个社会走进死胡同的例子。”就连前任中共总理温家宝也不得不承认:“中国经济存在着巨大问题,依然是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结构性的问题。”“这主要表现在城乡和地区发展差距大,收入分配不均也在不断扩大,资源能源过度消耗,环境污染严重等。这些问题都促使我们考虑,今后我们给子孙后代留下什么?”

张先生:谢谢你阿,王教授!通过分享你的研究成果,我感觉自己对所谓“中国奇迹”的认识在原有的基础上又深了一大步。现在我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在分别从财富分配与经济增长的代价这两个角度对“中国奇迹”做了具体的分析之后,是不是还应该把这两个角度整合起来再来审视一番所谓“中国奇迹”的真相?

王教授:我完全赞同你的意见。一旦当我们把这两个角度整合起来再来审视“中国奇迹”时我们就会清晰的发现,由于共产党垄断了权力与资源,连续几十年的经济高增长尽管把中国的财富蛋糕做大了许多,但得大头的注定是权贵阶层,老百姓只有吃残羹剩汤的份;而与此同时,为经济高增长所付出的昂贵代价却绝大多数落到了老百姓肩上。也就是说,大部分的好处都让权贵阶层得了,大部分的坏处却摊到了老百姓头上。

张先生:你点到要害了。说白了,这样的“中国奇迹”根本就不是老百姓的福音,而是他们的灾难。

王教授:不结束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再有多少奇迹也改变不了中国老百姓的命运,改变不了中国的命运!

张先生:是啊!共产党造谣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其实应该说:“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王教授:对!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袁斌:我为什么不赞同女权主义?

最近,因为me too运动趋热,女权主义在大陆受到了人们更多的关注,也引发了一些讨论。有位信奉女权主义的朋友来信问我对此持何种态度,说实在的,尽管我一向反对对女性的性歧视、性侵犯、性剥削和性压迫,一向支持保障和维护妇女权益,但我并不赞同女权主义。

为什么我不赞同女权主义?我谈三点理由。

第一,据我所知,尽管女权主义存在着不同的派别,彼此观点不一,诉求有别,但它们都秉持一个共同的立场,那就是都认为女性之所以成为女性,不是因为她们与男性天生有什么不同,而是因为后天的社会和文化,具体说也就是父权制,把她们塑造成了女性。因此,性别差异首先是一个社会和文化概念,而不是一个自然概念。例如,当代最负盛名的女权主义者波伏娃在其被誉为西方妇女《圣经》的《第二性》中称,“女人并非生来就是女人,而是后天才成为女人”;后现代女权主义代表JUDITH BUTLER在《性别的烦恼》等书中说,性别是社会的而非天生的,身体不是生物意义上的"自然身体",而是由文化和权力决定的;另一位后现代女权主义代表MONIQUE WITTIG也主张,女人并非生来就是女人,女人的身体是社会造成的。这种观点貌似新颖,却完全违背了事实。

不错,女性所处的社会和文化对她们包括她们的身体是有不可否认的塑造作用,在传统社会,女性身上也确实打上了父权制的明显烙印,但女人和男人从他们来到世上的第一天起,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命,这种差异不仅体现在性器官、体型和体力方面,也同样存在于性格、思维、情感等其它方面。换句话说,在社会和文化对女性的塑造还没发生作用时,这些差异就已经存在在那里了。即便是社会和文化对女性的塑造,在很大程度上其实也是基于女性的先天特征发生的,因而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对这种特征的维系和强化。女权主义竭力贬低先天因素对性别的影响缺乏说服力。

第二,大家都知道,女权主义喊的最响的口号就是男女平等。男女之间存不存在不平等?当然存在。比如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女性一直不享有受教育的权利,这就是一种不平等,一种很明显的不平等。之所以说这是不平等,是因为它体现了父权制下男性对女性的歧视。毋庸讳言,这种基于社会和文化影响而形成的不平等,在现代社会是应该消除的。另一方面,由于男女的先天差异,他们所扮演的社会角色历来也不一样,或者说彼此的社会分工历来有所不同。这一点,在抚育后代的问题上可以说体现的最为典型。

按说两性分工的不同跟歧视女性没一毛钱关系,分工的差异与权利的有无完全是两码事,但女权主义从其夸大社会文化因素对女性的塑造作用的立场出发,却把这两者混为一谈,不问青红皂白的将社会对男女分工的不同安排通通都视为不平等现象。按照她们的逻辑,男人干的事,女人也可以干,女人干的事,男人也可以干。如此一来,岂不成了性别虚无主义?

第三,女权主义的逻辑跟共产主义是一致的。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宣称,共产主义就是要跟传统的所有制和传统观念彻底决裂,说白了其实就是要彻底摧毁传统文明,再造一个全新的世界。而在女权主义看来,传统的两性关系和观念同样也是必须予以全盘否定和彻底颠覆的,也就是说一切都要推倒重来,因为传统的两性关系历史就是男性奴役女性的历史,父权制就是女性的深渊和地狱。

这种逻辑行得通吗?我认为完全行不通!为什么行不通?因为古往今来的历史一再证明,人类文明不管怎么变化,新旧之间都是有联系的,作为我们祖先反复试错之后积累的经验,传统不是不可以改进,但推倒重来是做不到的,也是有害的。硬去做,就会给社会造巨大的破坏。所谓“苏联革命”和“中国革命”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文化大革命不就是要彻底砸烂封资修,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吗?其结果如何大家都看到了。文明的这种延续性同样适用于两性关系。在我看来,当代女权运动,尤其是激进的女权运动无异于两性关系上的一场文化大革命,它对传统家庭和社会秩序已经造成了有目共睹的威胁与破坏,近一个世纪以来,西方社会离婚率的大幅提高,单亲家庭和私生子的明显增多,同性恋的日趋氾滥等等,女权主义可以说都难辞其咎!

总而言之,女权主义在理论上不具说服力,在实践上行不通,甚至有害,这就是我不赞同它的理由。

如果再说的透彻些,我完全同意九评编辑部《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家庭篇)》中的观点,女权主义实际上是共产邪灵在两性关系上所宣传的一种变异文化,目的是要通过它摧毁传统家庭和传统两性文化,最终毁灭人类。试想,如果你被它牵着鼻子走,那不可怕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