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孩子移民海外 却没能逃离疯狂的补习班(组图)



学生被各种课外补习压得喘不过气来
学生被各种课外补习压得喘不过气来(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1月5日讯】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在整个亚洲地区能跨越种族、文化、宗教、意识形态乃至于政治体制的差异,那么,给孩子补习绝对是当中之一。连带着孩子移民到了海外,却一样都逃不过补习班的命运!来看《精英说》上的文章:

在北京海淀黄庄,一栋楼里就聚集了辅助孩子去完成K-12阶段全部课程的各类培训机构,红通通的优惠促销条幅印衬着焦虑的家长跟疲惫的娃,组成一幅奇异的场景。

而在韩国著名的“不夜城”大峙洞,漆黑夜色中的萤光不是餐馆也不是夜店,而是鳞次栉比的补习班迎接着刚刚放学的孩子们!他们待在这里直至深夜。

另外在印度拉贾斯坦邦东部科塔的补习学校中,一个班挤满了200多个学生,大家都全神贯注地听课,丝毫不敢松懈,只为了共同目标——考上印度最好的大学。

还有日本、新加坡、台湾等……只要孩子生活在这几个时区,就极容易成为补习的一员,在补习班里耗尽心力。

随着亚裔移民潮席卷欧美,不知不觉中,这种亚洲独有的特色正悄然渗入西方的土地,与当地教育生态融为一体。西方人把这种学习方式归结为“亚裔补习班文化”,只不过其英文首码通常是一个形容词——“疯狂的”。随着补习日渐成为考高分、考名校的同义词,背后的阴暗晦涩之处,却也值得大家反思。

家长焦虑的解药,跃入名校的垫脚石

2017年10月,《纽约时报》曾经对亚裔补习班文化进行过一次报导,引发对补习不甚了解的美国人对这此“亚洲文化”的强烈关注。

这是一个神秘而庞大的“组织”,仅在纽约市就有411家补习中心。其大多数都位于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尤其集中在这两区的亚裔聚居地——法拉盛、日落公园。

在对面的海岸上,加州的洛杉矶县、奥兰治县和圣克拉拉县,一共有861家这样的补习中心,而那些县都是亚裔家庭占比很高的地方。

在任何一家中心都能看到类似场景——玻璃门上的录取捷报里对应着升学率,而每一个成功案例背后,都有着几近完美的标准化成绩。法拉盛领航学术补习中心之创始人颜谦业说,这就是家长们想要的“结果”!

也许用不着补习机构去“自卖自夸”,美国人在很早以前,就发现亚裔学生不寻常的出众。用号称“一只脚踏进常春藤”的美国精英中学当例子,据报导,惠特尼高中共有1,000多位学生,其中75%为亚裔;而在史岱文森高中,四分之三的学生是亚裔;另外在布朗克斯科学高中、布鲁克林技术高中则超过60%。

亮眼的表现背后离不开常年奔波补习班的学生,以及花重金给孩子补习的亚裔家庭。广州的张女士移民洛杉矶刚满三年,本来向往着国外“轻松自由”的教育,觉得不必再担忧在国内时同学家长之间五花八门的补习话题。

张女士说:“之前住在华人社区,孩子们都在上各种电脑班、乐器班、领导力班、SAT班……搬去韩国裔、印度裔为主的社区,大同小异。”

可没过多久,看到许多人都在补习以求升入名校,莫名的焦虑在张女士心中升腾而起。“不能对不起孩子,一定给孩子最好的”,于是她情不自禁地又踏上了让孩子走上补习班的老路。

硅谷工作的王先生一家也是这样,他和太太平时是省吃俭用的人。从超市淘来十美元的衣服能够穿很久,可是给孩子上补习班一掏就是1,000多美元,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事实上,王先生的儿子在学校一直名列前茅。但在人人都补习的环境下,为了顺利升入精英中学,同时日后想考上美国名校,仿佛送去补习班,才是一颗“定心丸”。

在美国网红郭杰瑞的街访中,刚走出补习中心的华裔孩子们现身说法:“这是父母让你做的,即便不喜欢也没办法。”而且,考名校的想法早已深入人心,他们也清楚地知道,无论国内还是海外,若不上补习班,成绩就不会那么好,也许就会在竞争中落败。

围绕着补习的种种迷思

只为考试与升学,把好成绩与录取率当作终极目标的亚裔补习班,显然跟美国人预想中的“补习班”大不相同。在美国,即便有“补习”,也是为培养学生的兴趣爱好,或补足短板。

2018年6月,纽约州众议会教育委员会进行一场投票,以16比13的微弱优势,赞成取消了精英高中的入学考试,引发了亚裔家长的担心。纽约市市长白思豪指出,准备这场考试需要额外的辅导跟训练,对那些无力负担的家庭来说不公平。

当然,白思豪所言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举法拉盛领航学术补习中心的费用为例,准备高中升学考试的夏季辅导班通常每个工作日都上课,每天是三小时,费用约1,400美元。

而法拉盛某一补习班一季的费用约为1500-1800美元,如果三季连报,“优惠”之后的价格在2200-2500美元之间。

法拉盛某一补习班一季的费用
法拉盛某一补习班一季的费用(图片来源:郭杰瑞街访/iqiyi视频)

即便对于中产阶层华裔家庭来说,经年累月的补习班费用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更别提某些生活在社会底层、连维持温饱都困难的那些少数族裔及其他低收入家庭。

白思豪以为,推进入学改革是为了挽救拉丁裔跟非裔学生的入学比例。如果一味地让亚裔的补习班发扬光大,那么无异于是种“作弊”。不少亚裔人士认为,只是单纯地把亚裔作为补习“受益者”,被放在其他少数族裔的对立面,无疑是另种形式的不公平。

就在美国纽约争执不休时,澳洲一位华人女孩的惊天自白,引起了人们对补习盛行带来功利主义的反思。她从小就知道考名校才是人生目标。

“之前的每个周六我都要去补习班上课。那里的人不会在意你是否进步,也不关心你是否能跟上进度。他们只想从你身上赚钱而已。”

“在补习班会不停地考试,但我总不及格。”

结果,在升学考试的关键期,女孩未能如愿地考上精英名校,得知了结果的父母竟当场破口大骂,“去做妓女和捡垃圾好了!”父母甚至以“白白花了这么多年补习班的钱”为由,对女孩进行羞辱,让她悲伤至极。

而那些通过补习顺利升学的精英又是如何呢?在女孩看来,他们有着太强的“优越感”了。“谈了恋爱,男朋友正好是读精英学校的,他和他的同学们,处处觉得高人一等……”

而且据女孩的观察,曾沉浸于补习班、后来又上了精英学校的同学,更迷恋社会地位,更易成长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一切很难说与功利主义弥漫的补习现象无关。

仅强调“结果”的学习方式,为了达成目标不顾一切的付出,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这宣扬着一种高度竞争、充满压力的精英主义。在优异的学业表现背后,未必就没有风险。

考上大学仍未终结

许多人可能认为,考上名校就是补习的终点。然而,最近曝光的某一个加拿大补习班,却告诉我们截然相反,也揭开了亚裔学生沉迷补习现象不太好的一面。

据接口新闻报导,即便在成功升入大学后,补习班却依然在华裔学生跟中国留学生中盛行,但是它的目的已变得不那么纯粹了——盗考题、偷资料、卖作业,无形中给那些没心于学业却期待着不挂科的同学提供保障。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数学系教授阿方索·格莱希亚萨兹将这种类型的“补习班”称为“小偷”跟“歪风邪气的助长者”。他在一次批改过程中,惊讶地发现全班52名同学的作业出现了同样的错误答案,经调查才明白这都是补习惹的祸。

阿方索教授表示,“他们通过种种手段搞到往年作业乃至考试题,明目张胆地给学生提供答案,甚至是瑕疵品。”参与这种补习的学生已违反了对于学术准则的规章制度——“获得和使用非官方的帮助”跟“抄袭”,将进行相关处理。

可即便对此类补习的负面性质心知肚明,有些华人学生还是愿意打擦边球。毕竟,用补习费换来作业与考试的“保证”,又何乐而不为?有人干脆不来上课,快考试了再赶紧到补习机构,用中文重新学一遍课程要点;另一些学生更是“精打细算”:与其挂科缴费重修,倒不如一次性花钱上补习班来得划算。

或许在许多西方人看来,来自东方的补习班是疯狂的、陌生的、可疑的。但说到底,无论在哪里,补习均是一种手段和工具,善用者必锦上添花,被其牵制者会自取灭亡。而在不同文化的交融碰撞中,补习也应该得到有效的内外监管与更多理解。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