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春来(十六)立家规(图)

2019-01-15 16:04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牧云说:“一个家真要像模像样,必须有好的家风,家规才是根本。”(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接续〈冬去春来(十五)秀姑如愿

牧云问:“刚才说到哪儿了?”瑞雪说:“说到大家都闲得发慌,都坐不住了。”干爹说:“上天给我们每个人一个脑袋,一双手,两只脚,我们就要把它用起来,人不做事就是废人,人一生总要做点事,总要做些奉献。就拿咱们这个家来说,咱们算一笔账,现在咱们全家共十口人,五年后会添十个孩子。”众人都瞪大双眼,吃惊地叫起来:“啊!十个孩子?”干爹笑着说:“你们不信啊?咱们打个赌,五年以后,咱家添整整十个孩子。不过我说没有用,你们年轻小夫妻要加油才行。”瑞雪姐妹几个脸颊顿时红了。

干爹接着说:“五年后,咱家就二十口人了,加上布店的十人,加上刘嫂春雨他们总共也有四十口了。这四十口人全靠一个布店养着,哪里够?所以从现在开始,咱们就要想办法,开源节流,每个人都要动脑动手,力所能及地为这个家做贡献。”众人先是点头,然后思索。过了一会,二伯母说:“他干爹说得对,家大有家大的难处,不能坐吃山空,人人都要为这个家做点啥。我们老姐妹两没多大本事,眼睛也花了,细致的针线活,她们姐几个做,我们纳纳鞋底,做个鞋子还是可以的,全家人的鞋子,我们姐俩包了。”全家鼓掌。

二弟的媳妇秀兰说:“两个妈妈把鞋子包了,那我和秀姑嫂嫂就把全家的衣服包了。”秀姑说:“我还要种地呢。不过,我可以半天种地,半天做针线活。”瑞雪说:“还有我呢,我可以算一个。”三弟说:“大哥和你就是咱家的顶梁柱,你们把咱家的大事管管吧,这些小事就由她们做吧。”秀兰说:“三弟,你就快点娶个媳妇吧,这样我们就添个姐妹,添个帮手。”二弟笑着问三弟:“她多大了?还要等几年?”瑞雪忙问:“要等谁啊?”三弟连忙说:“没什么,别打岔,说正事。”

爹爹说,“说起为这个家做贡献,我和你们的干爹这几天商量一件事。我哥俩就是想到海外做生意。”干爹接着说:“我结识了一些常在海外做生意的朋友,他们每年出海两次,都要从这里经过,我们想和他们结伴,赚钱事小,主要想到海外散散心。两趟也不过三四个月,回来后就帮秀姑种地。”牧云十分高兴,“好啊!要做多大的生意?要多少本钱?我到店里去支钱。”爹爹说:“不用家里的钱,我们哥俩还有点积蓄,每人出五百,就做这一千两的生意。前两天,我们到利先生的批发总行转了一圈,那里有很多精美的瓷器艺术品,外国人家里喜欢弄这些摆设。从他那里弄两箱子;咱们布店的库房里堆了好多绸缎,从咱们这里弄一箱子,先探探路。”牧云由衷赞叹,“两位爹爹想得极是,你们肯定能旗开得胜。”爹爹说:“若能赚些钱,本钱我们留着,赚的钱全部交公,以补家用。男人吗,都有养家糊口的责任。”

二弟三弟急了,“两位长辈不辞劳苦到海外做生意,养家糊口,我和三弟惭愧得很,我们这身强力壮的两个男人做甚嘛呢?”牧云说:“别急,你们两人可要做大事情!干爹一再告诉我,一定要开个酒店。但谈何容易,咱们目前的财力恐怕还不够。利大哥多次邀请我和瑞雪到他家玩。他是广州商会的会长,对行情了若指掌。我们明天去一趟,顺便问问开酒店的事。咱家的酒店一定要开,这个酒店从筹建到开业以后的管理都归你们二位了。”

三弟有些胆怯,说:“我们能行吗?以前只知道读书,何曾做过生意?”牧云说:“不会,就学嘛!你们两从明日起就去逛大街,半个月要把广州府的重要街道及重要商店都记熟了。然后给你们半年的时间学会算帐打算盘。再给半年的时间学生意经。”二弟鼓励三弟:“别怕,咱们背后有二位足智多谋的爹爹,还有高瞻远瞩的大哥,还有大哥那个神通广大的莫逆之交利先生,他们会帮咱们的。”牧云说:“现在都明确了自己的职责,那就把自己的脑袋和双手用起来,好好干吧。咱们这叫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秀姑说:“说完了吧?爹,咱们去看地去。”瑞雪说:“别急,再耐心等一会,我想了几件事,想同大家商量。春雨,给各位添点茶。”不一会,春雨,秋霜两个丫头给每位添了热茶,又端了两大盘点心。春雨说:“听说这里要商量事情,刘嫂怕你们饿,就做了两盘新鲜点心。”人们边喝茶,边吃点心,听瑞雪说话。

瑞雪说:“我看到二弟三弟经常到牧云这里借书,牧云也不断往那边跑,这跑来跑去挺费事的。不如就把他们三人的书都集中起来,放在一个屋子里,人家大户人家有藏书阁,咱们没有那么排场,可是搞个藏书屋还是可以的。你们三位秀才,可以为这藏书屋起个雅致的名字。这书屋的房子我也想好了,读书要安静,光线要明亮,咱们的书屋就选在后楼的楼上两间,把两间房打通,宽敞明亮,再多放些桌椅板凳,以后咱们的十个孩子,也要去看书的。”秀兰笑着羞瑞雪:“大嫂不知羞,哪来的孩子?这没影的事,你就当真?”瑞雪脸一红,一笑,然后一板正经地说:“是啊,今后任何事,都要把这十个孩子想进去。”众人齐声叫:“好!大嫂想得太周到了!”

瑞雪接着说:“还有一件大事,就是咱们家要建个祠堂,有个祭拜祖宗的地方。”几位老人连声说:“应该的,应该的,这可是头等大事。”瑞雪说:“祠堂要安静,洁净,我想就设在书房旁边,正好是后楼正中间的三间房。”秀姑说:“这个位置好,各位祖宗正好高高地坐在那里,每天看着我们,谁也不敢做坏事。”瑞雪说:“祠堂的隔壁就是咱家的银库。”三弟说:“大嫂真会巧安排,有祖宗给咱们看着银库,保险得很。”瑞雪说:“我倒没想到这一层,我哪敢让祖宗为咱们办事?”这时秀兰站起来说:“能不能给我们一两间房子作为绣房?昨天姐妹几个搬了几匹布,把我的房子都堆满了。而且裁衣服,熨衣服,挂衣服也占地方。”众人都说:“秀兰说得对,给他们个绣房吧?”都望着瑞雪。瑞雪想了想,说:“应该的,那就把前楼最东头两间作为绣房。”瑞雪问:“两位妈妈做鞋子,要不要安排个地方?”三伯母说:“做鞋子,要不了多大地方。我和你三弟两人住了四间大房子,位置大得很。就在我那里做鞋子。”二伯母说:“秀兰,你们裁衣服剩下的零布头千万别扔了,放在一个筐子里,我们挑选一下,做鞋面。过日子就要节俭。”三伯母笑着说:“这些零布头拼拼凑凑,还可以为孙子们做小背心。瑞雪不是说凡事都要想着十个孙子吗?”众人都笑了。瑞雪说:“两个妈妈说得对,以后,咱们就要勤俭度日。”众人拍巴掌赞成。

三伯母说:“这祠堂,书屋,绣房,都有了,这个家真有点像模像样了。”牧云接着说:“这都是表面的,一个家真要像模像样,必须有好的家风,家规才是根本。”停了一会,牧云说:“咱们能有这个家真的不容易。我从小无父无母,孤苦无依。如今,我一下子有了四个长辈,作为依靠;有了二位兄弟相互扶持;有若雪,秀兰,秀姑倾力帮衬,我再也不孤单。我觉得从来没有过的开心安心。所以咱们全家要互相关爱,互相扶持,上下一心,世代如此。这一条作为咱们家风的第一条,好不好?”众人都深深点头。“这第二条:百善孝为先,咱们家有四位长辈,作为晚辈,首先要把咱家的四位神供好。长辈们,你们不能只跑跑生意,纳纳鞋底就完事。你们可有要务在身。”

四位长辈齐声问:“有何要务?”牧云笑着说:“我前一阵子坐了几个月的船,到现在还满脑子是船。我就用船做比喻吧,如果咱家是条大船,那么四位长辈就是这船的舵手。要掌好方向,千万不能让这条船走歪走偏了,要始终走正道。平日看谁有歪心思了,行为不正,出轨了,要严加管教,或打或骂也可以。晚辈们一定要尊重长辈,听从长辈的教导。每日早晚的问候是要定下来的。”三伯母说:“这太麻烦了!清晨,你们分几拨来,我要早早坐那里等候,晚上再重复一遍。等十个孩子出世了,长大了,也一个个来,咱们家就别干事了,就光拜来拜去了。”

众人都笑了。瑞雪说:“三伯母说的是。那咱们都在卯时起床,晚辈们都在大厅汇集,一起去给长辈们问候。”众人说:“对,就这样。”牧云接着说:“这就是咱们的第二条家规。这第三条嘛,也是最重要的一条,那天干爹告诉我和若雪,处人接物,要做到三心:善心,真心,忍让之心。咱们把它列入家规中,可好!”

众人边小声重复着,边认真思索着。三弟说,“真能做到这三条,我看人人都变成大圣人了。”二弟说:“何止是圣人,简直是神人了。”牧云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相信大家都能做到,只要你下决心做。”二伯母说:“这几条真好!牧云,你把它写下来,书房,绣房,餐厅,到处都贴上,抬头就能看见。”“对,对!”众人齐声叫好。

秀姑怯怯地问:“说完了没有?能去看地了吗?”牧云说:“你只惦记你那块地。”秀姑说:“不是的,大家的话,我都牢记在心了,不信,我把你刚才立的三条家规背一遍。”“好了,记住就好。”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一回分晓。下一回为:〈冬去春来(十七)家和万事兴(一)〉)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