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起眼的黄土 居然能当作药 救人无数(图)


黄土除了生养万物以哺育人类,还能用来救急以起死回生。
黄土除了生养万物以哺育人类,还能用来救急以起死回生。(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尚书洪范》云:“土爰稼穑”,能化生万物。中国作为一个古老的农耕文明国度,国人对黄土的崇拜由来已久。黄土,除了生养万物以哺育人类,还能用来救急以起死回生,是一味可以就地取材的良药。

最早对黄土的使用,见载于《金匮要略》,在此书第二十四篇《禽兽鱼虫禁忌》中有治疗吃生肉中毒的方子,这个方子就是由单味黄土组成。要“掘地深三尺,取其下土三升,以水五升,煮数沸,取澄清汁,饮一升,即愈”。食物中毒的典型表现是上吐下泻,古代没有静脉补液技术,严重的食物中毒属于急症,若不及时止其吐泻,难免脱水而亡。

急救时,来不及去掘地三尺和煮取数沸。所以通过历代演变,只需要在黄土地上挖个坑,将新汲的井泉水倒入搅拌,等待片刻取澄清液服用即可。这种黄土拌出来的汤液,陶弘景给其取了一个雅名——地浆。经后世不断发展,黄土涉及的急救病种不断增多。

到了宋代神宗年间,儿科医生钱乙便藉着一味黄土而名声大震。钱乙早年自学《颅囟方》,因善治儿科疾病而名闻当地。一次,钱乙治好了长公主女儿的病,被留在了京城。不久,宋神宗的皇子得了惊风而抽搐不止,众太医屡治不愈,病势紧急。这时,长公主向宋神宗推荐了钱乙。钱乙诊视之后,认为皇子的病属于水气上泛所致,遂以单味黄土煮水为药。给皇子喂下后,抽搐渐渐缓解,再经调治旬日便痊愈了。神宗大喜,便将钱乙提升为太医丞,并赐以紫金,这在当时是莫大的荣誉。一时间,公卿争相拜访求治,钱乙名声大震。

到了明朝,李时珍总结历代经验,认为黄土做成的地浆水,可以“解一切鱼肉果菜药物诸菌毒,疗霍乱及中喝卒死”。

李时珍所提到的霍乱,包括烈性传染病霍乱和暴泻暴吐症。黄土做成的地浆水,除了对暴吐暴泻症有效,对真性霍乱也有神效。真性霍乱可见呕吐泄泻,极短的时间内,将全身的水分倾泻殆尽。医书虽然有四逆汤等经方可用,但病人往往等不到医生来诊治或者来不及煎药,已濒于死亡。

据陈存仁先生记述,用温水调和黄土,取清液灌服,一边吐一边灌,大约灌到八杯的时候,吐泻可止,霍乱症状也就消除了。一战期间,军队因流行霍乱伤亡惨重,阿拉伯人用中国传去的灌地浆水法,使霍乱的死亡率降低为百分之三,而用盐水灌救的死亡率是百分之三十。军医们纷纷研究这种方法,最终将其命名为“陶土疗法”,被收入美国医生霍华德的《最新治疗学》一书。

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黄土地浆水所能治疗的食物中毒、真性霍乱、暴吐暴泻症,若及时给以静脉补液支持,已罕有死亡病例了,加之完备的防疫体系,真性霍乱也很难流行开来。此时,曾经为拯救黎民做出极大贡献的黄土地浆水,是不是就要进入历史舞台了呢?我曾经也是这样认为的。某天,偶然翻阅沈洪主编的《急诊医学》,我改变了这种看法。

在“百草枯中毒”一节,中毒急诊处理的第一条云:“百草枯无特效解毒剂,必须在中毒早期控制病情发展,阻止肺纤维化发生。一经发现,即给予催吐并口服白陶土悬液,或者就地取材用泥浆水100~200毫升口服。”

读到这段文字,我最先有些惊讶,紧接着是兴奋。惊讶于卫生部“十一五”规划教材竟然收录了“口服泥浆水”这样的解毒方法;兴奋于几千年前先民智慧之余荫,仍在千余年后庇佑着子孙。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