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经费拮据”的第一场选战(组图)

2019-01-29 15:35 作者: 黄光芹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韩国瑜人生的第一场选场,经费十分拮据。
韩国瑜人生的第一场选场,经费十分拮据。(图片来源:Adobe Stock)

韩国瑜读研究所时,白天上课,晚上在中国时报大陆室担任研究员。不满一年,就决定参选台北县议员。

他对政治怀抱高度兴趣,包括大四改修国际关系、考进政大东亚所、当市议员助理,都是伏笔。没有人跟他接头、没有人劝进他,韩国瑜抱持对政治的狂热,蓄足了火力,一头冲进战场。选举要花钱,他没有钱,勉强找了几个好朋友,凑了九十万元,就这么开始打选战。

他在眷村旁租了个矮房子,当竞选总部;在参选立委落选人的竞选总部,拆掉不要的日光灯和䌽球、把剩下的矿泉水搬回去;再把䌽球上原先“祝贺某某人当选”的黑字涂掉,重新写上“张三赠送”、“李四恭贺”、“英雄出少年”等字眼,还特别选用红色墨汁,为自己壮声势。

一九八九年底,省、市议员选举陈学圣当选台北市议员。他与韩国瑜都未获国民党提名,自行参选,经费相当拮据。陈学圣一选完,就把先前用过的二手面包车、桌子、灯光、音响,连同班底,通通移交给韩国瑜。等交到他手上,都已经变成三手的。韩国瑜胜选当晚,跟七个竞选伙伴低头吃方便面,也是陈学圣送来的。这就是为什么,陈学圣二○一八年参选桃园市长,韩国瑜非得在百忙之中到桃园与他合体的原因。

有一个竞选花招,为韩国瑜所首创。时至今日依然有人采用,就是:他在没有人脉、缺乏组织的情形下,每天一大早六点钟,跑到中和各个桥头站岗,向选民挥手,风雨无阻。如此另类的竞选方式,当时轰动了全中和。连公车司机行经桥头,看见他像个疯子一样在那里挥手,都感觉不可思议。韩国瑜凑来的九十万元,只在文宣上花了七十多万元,其余都靠土法炼钢。

这种拮据状态,一直持续到他担任议员初期。在中国时报上班的李佳芬,每个月还得拿出半薪帮他付助理费。每到议会发薪水的时候,韩国瑜绝对在第一天就把钱领出来。

韩国瑜跟太太李佳芬。
韩国瑜跟太太李佳芬。(图片来源:时报文化提供)

犀利的问政风格

韩国瑜才花三个月就当选议员。他在一九九○年三月一日就职,同届议员还包括:吴善九、江惠贞等人。他们合组了一个次级团体─“问政公道会”,经常联合质询,炮火四射,磨刀霍霍对向民进党县长尤清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一日,中和市中山路上的自强保龄球馆凌晨发生大火,总计夺走二十条人命,为台北县二十年来伤亡最为惨重的一次火灾。虽然警消人员在第一时间赶到,却因为巷道窄小,并停满机车,所以当消防车好不容易进入火场时,现场早已陷入一片火海。

事后检讨,由于保龄球馆装潢多采易燃材质,整栋建筑物又被铁板封死,室内通道又集于一处,只有“巷仔内”的员工和施工中的人员,得以顺利从机房后面的安全门逃脱,其他消费者则命丧火窟。针对这起事件,韩国瑜在议场上炮声隆隆。

韩国瑜:工务局管工务局、建设局管建设局、警察局管警察局,没有一个单位要负责,这简直不可思议!

尤清:我有责任一定一肩挑,但是不是今天拍胸膛就可以解决。我很愿意一一追求法律责任,我,假如有责任,一样负责。

当天质询的主题,还包括:台北县政府有意征集国民兵。

尤清:一般常识大家都了解,征集国民兵是属于地方政府的权限,有法律订定,必须要遵从,假如不遵守,我们有人事的调动权。(内政部官员:有关动员国民兵,不在地方自治的项目里面。)

韩国瑜你要编列武器,购买武器,你要为谁而战、为何而战?你要打谁?敌人在哪里?你满口胡说八道,现在社会变了,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就是像你这种妖孽!

谁是谁非?社会自有公评。以中和保龄球馆大火为例,在地方议会与国会的双重监督下,尤清饱受各方责难,政府因此展开大规模清查,并大动作拆除非法保龄球馆;尤其,针对阻碍逃生的铁皮屋建筑以及一般建筑,立法院也责成有关单位必须拿出对策。

“自强保龄球馆大火”案,政治后座力无穷,不仅影响到才刚在台湾风行的保龄球运动;韩国瑜也疑似遭到报复。韩国瑜自小在寿德新村长大,事件发生后没几天,眷村一整排、八幢房子,遭火舌吞噬。虽然尤清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关切,但事后的侦办行动明显显得消极,似乎背后有很大的压力。至今,失火原因都还是个谜。

本文节录自时报文化跟着月亮走:韩国瑜的夜袭精神与奋进人生》一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