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孩子 变得更谦逊的母亲(组图)

2019-04-21 08:45 作者: 朴是炫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妈妈为了孩子,常常愿意付出一切,变得更加谦逊。
妈妈为了孩子,常常愿意付出一切,变得更加谦逊。

我常去光顾的“格蒂莱娅的森林”咖啡店的老板,就像我的第二个母亲一样,听到我说暂时只有周末才会见到儿子后,她很认真地跟我说:

“是炫,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孩子一定要跟妈妈一起住。”

谁不知道呢?之前为了可以跟孩子一起生活,我甚至去打听归乡1)的方法。

因为若搬到乡下住,即使跟孩子一起生活,也不需要花太多钱。在全国归乡地中,引起我兴趣的是忠南洪城郡。跟其他农村相比,洪城郡的教育设施较完善,有全国知名的亲环境幼稚园以及融入地区文化的小学,看起来对于小孩教育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了。

我打电话到洪城郡归农归乡支援中心询问相关事宜,因缘际会下遇到一位十分热心帮忙的总务,从他那里获得了许多资讯,其中有个叫“归农人的家”的团体,据说可提供住所,月租金只要五、六千元,就能在那里至少住上一年,真的相当便宜。而且恰巧就在那个时候,当地社区大学也正在找三个月短期的契约员工。

于是我想直接到当地去看看,也给总务打了电话,因而得到很重要的资讯,那就是当地的医疗院今天正好刊登征人广告。我想着可以趁今天顺道去面试,因此立刻跟对方抄下联络方式。

所有的事情好像都非常顺遂,但是原本当月要空出房子的一位归乡人之家的入住者,延后了搬家日期,我想透过支援中心找寻其他住所,却一无所获。眼看着跟先生协议好的搬家日期越来越近,最后只好放弃了,因此后来才搬到大田。

我在做这些事情的那段期间,先生听到我的归乡计划后,叫我要理性思考。他有稳定的收入,父母也会搬过来一起住。先生再次提醒我,他比我更有条件养育孩子。也就是说,先生他要自己养小孩。

不过,他也表示,我想见孩子的时候,随时都可以过来。等我安顿好后,才可以带儿子过去。当时,我们常常一开口就是讨论监护权或抚养权这些法律上的用语,我对于先生会不会确实遵守自己的话,感到不安。

虽然能去公证,但不管怎样,妈妈是丢下小孩自己离开的,如果将来得走到离婚诉讼的话,那小孩在法律上判给自己的机率也变低了。就是这样想,我才打算一开始就带着孩子到乡下住,可惜事与愿违。

不过,当我们夫妻协议“为了让关系变好而休婚”之后,两人关系极速地变得稳定,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约定不再说监护权或抚养权这些法律用语,这是对于过去彼此的信赖。

与孩子的约定 是最重要的事

如今,我每周三晚上到周四早上,还有周五晚上到下周一早上都会跟孩子一起度过。周三是非固定的,但周五的时间得无条件遵守。当娘家妈妈听到我们夫妻决定不离婚而休婚时,她这样说:

“不论你有多忙,也要遵守跟孩子约定的见面日期。”

我表面上说知道,但内心却想着:“真的很忙的话,哪有办法啊!”

不过,当真的跟孩子分开后,就没有所谓“没办法”的事。我周五到周日都不接受演讲邀请,也不跟其他人有约。曾经有一位讲师介绍周六的课程给我,我因为那天要跟孩子在一起,就拒绝了。也因此,其他讲师曾对我说过:“我们都知道你最重要的价值是什么。”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哲学理念或信念,只是当了妈妈,自然的就变成那样而已。

原本我以为自己会因为思念孩子而睡不好或彻夜痛哭,但至今从未有过。我和孩子都接受了现在的情况,也适应得很好。当然我每天都会想孩子,但并没有思念到心力交瘁,以至于无法工作或是对于现况哀伤不已。

我相信孩子和我各自过得很好,有只属于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以为我们会这样好好地过下去,但还是发生了一些事。某天,我正好在首尔办公室工作,突然收到幼稚园老师的短信。

小花鹿本来在玩着围巾,突然间就嚎啕大哭起来。

他边哭边喊着:“妈妈……”哭得非常伤心。

于是,我问他:“是不是想妈妈了?”他说:“是!”

实在哭得太惨了,我看得心好痛。

他好像是摸着软软的围巾,就想起妈妈的拥抱了。

他想跟妈妈通电话。请问,您何时有时间呢?

收到这短信时,我的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几乎失去理性的我马上回复:“现在可以。现在马上就可以。”但我实在无法等待老师再回电,于是打算直接打电话给老师。但拿起手机时,看到上头的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半,现在是孩子们睡午觉的时间。不能给别人添麻烦,老师看到我回传的讯息,会看状况回电话给我的。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的心脏感觉被紧紧勒住了。于是,我马上打电话给先生。我跟他说我今天没开车,问他可不可以送我们到车站。因为今天我一定要带儿子回去住一晚。

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清楚的明白了,我跟孩子的约定,绝对是最重要的事。如果当天正巧在先生家附近有课程,我也会跟别人借住一晚,和孩子短暂地共度一夜。

与孩子分开后的妈妈,思念会日益强烈,孩子的言行举止会不时涌上心头。
与孩子分开后的妈妈,思念会日益强烈,孩子的言行举止会不时涌上心头。
(以上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日益强烈的思念

最近,我深受相思病的折磨,对于儿子的思念越来越强烈。刚开始或许忙于适应新生活,我还没有太大感受,等工作慢慢上手之后,孩子的表情、行动、笑容等全都涌上来。第六周,也就是上周更是特别漫长的一周。就跟平常一样,把孩子送到幼稚园后,我搭上公车离开。

才刚分开,我就开始思念他了。本以为已经到了星期四,一看日历才发现不过是星期三而已。我好希望一周能有一半的时间可以跟儿子一起度过,但这仅仅是我的妄想而已。原本只是小事,一跟儿子分开之后,这些事情通通变成了大事。

这周我特别怀念儿子的拥抱,于是不停地摸摸他,抱抱他。儿子好像长大了似的,已经开始想要摆脱妈妈的拥抱。只有他需要的时候,才愿意让我抱。其他时候,他会拒绝我,我还因此有些受伤难过。

白天在到处都是人的外头,我不能抱他,得等到没有人的晚上,他才愿意让我抱着。一下子靠在我的手臂上,一下子抚摸我的头发,也亲了好几次。睡醒的时候,我总是呆呆地看着儿子的脸。

大事不妙了,或许再过不久,我真的会因为思念孩子而睡不好或彻夜以泪洗面。于是,我把居住地从大田搬到了忠北阴城。我想跟儿子再住得近一点,想跟儿子共度的时间再多几个小时也好。钱的话,再赚就好了,但心痛是无法愈合的。

在父母教育课程中,我们曾经讨论过“为了孩子忍耐活着vs.为了孩子分开”这个议题。即使为了孩子不分开而选择继续一起生活,孩子还是能感受到父母的关系。没有了正向和亲密感的家庭,只是空有家庭之名的虚壳,我们必须思考,什么才是真正的家人。

身为父母,同时也是他人儿女的几位成员表示,他们希望自己的父母可以离婚。长达数十年看着父母吵吵闹闹,他们的内心充满了疲惫感和不安全感。辩论的结果,后者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我也是因为看到孩子习惯父母争吵的样子后,受到极大冲击才决定分开。看起来我的选择没有错,我对此感到安心。

不过,最近我又开始产生疑虑。当然对于我的选择,我并没有后悔。即使时间倒流,我还是会做出相同的选择。虽然孩子可能是在假装,但是感觉他好像更喜欢同时跟爸爸妈妈在一起。

先生上班的公司每年都会举办亲子二人三脚比赛。今年我们也报名了,在休婚后的第五周,我们第一次三个人一起相处。孩子开心得不得了,看见孩子如此开心,我们夫妻之间尴尬的气氛渐渐消失。无法准确地说那天是不是一个新的起点,但感觉那天之后,我们的关系更加接近“家人”一点。

我们更常联络,更常一起笑,在一起的时候也不会那样尴尬了。这部分是我们永远的课题。孩子眼中父母相处的模样,也是家庭的牵绊。或许世界上许多当“橱窗父母”(2)的夫妻,并不是在演戏给别人看,而是为了儿女做出另一种努力,努力去维持彼此友好的关系。我们必须赋予“假装”这个词不同的意义。

─────────

注1、归农归乡:是韩国政府的政策。随着经济发展,农村人口越来越少,城乡差距越来越大。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韩国政府推出了“归农归乡”的政策。包含设立咨询中心、教育等。“归农”是指农村以外的人回到农村生活,当真正的农民。“归乡”是指农村以外的人口回到农村生活,但不从事农业活动。

注2、橱窗父母:从“橱窗夫妻”演变而来。“橱窗夫妻”是指在外人面前恩爱,其实感情并不和睦。而“橱窗父母”是在外人面前假装感情好的爸妈。

本文整理、节录自朴是炫《休婚》一书。由采实文化授权转载,欲阅读完整作品,欢迎参考原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