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磨驴的下场!165名优秀空军军官被划右派(图)

2019-05-16 12:00 作者: 王玉林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反右运动是毛泽东在领导中共历史上时间最长的大冤案。
反右运动是毛泽东在领导中共历史上时间最长的大冤案。(网络图片)

反右运动已过去几十年了,它是毛泽东在领导中共历史上时间最长的大冤案。这是一场中华民族知识人特大灾难。

当时共产党发动大家“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并承诺“说话是算数的”。叫大家一定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结果,将几百万中国的优秀儿女以言定罪,扣上“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右派份子”的帽子,成为继“胡风反革命集团”后又一国内大冤案,时间长达二十二年。

在“鸣放”之前毛泽东就研究好了整治知识人的陷阱,即所谓的“划极右标准”

1、右派活动中的野心家、为首分子、骨干分子、主谋分子。

2、提出反党、反社会主义纲领性文件(意见),并积极鼓吹这种意见的分子。

3、进行反党、反社会主义活动特别恶劣、特别坚决的分子。

4、在历史上一贯反共、反人民,在这次右派进攻中又积极进行反革命活动的分子。

这个内部“规定”与“承诺”放在一起,不难看出毛泽东整人术之恶毒!

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帮共产党争夺天下的枪杆子,当毛泽东坐上北京紫禁城的龙椅后立刻翻脸不认人,一夜间把数以万计的指战员、革命军人变成了“右派份子”。仅原东北空军司、政、后,空二军、三军高炮师、团、空一师、空六师、空十六厂、防空高炮轮训大队、空军三航校、八航校、机务学校、25野战医院、兴城疗养院、陆军旅大守备二师……被划为右派份子的青年军官,就有165人。后来这些人全被押送到锦州市前所果树农场监督劳动改造,时间长达20余年。我当时是从北京炮兵第六师挑选去空军当飞行员的,也未逃脱此一灾难。这些青年军官有三分之一经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大部分是“抗美援朝”参军的大学生和中学生。

这165人中的王景华是战斗英雄,肖方是少校政治处主任,杨骏棋是沈空第一次党代会代表(1949年入党的地下党员)。另外,罗友桥、赵竹桥、余凯成、张景岩、王衍周、朱尔刚、郑全东、应成锵等人,都是北京大学、上海交大、复旦、圣・约翰大学、浙江大学的应届大学生。他们本应出国深造,但为了“保卫祖国”而飞上蓝天,没有想到突然摔了下来,摔到社会的最底层,成为“贱民”。其中上海交通大学6位大学生是初建空军的骨干力量。号称教学模范、功臣、社会主义建设积极份子的余凯成,曾在北京现场操作表演给毛泽东及全国社会主义积极份子的代表观看过。

除此,难友中不少人是政工干部、飞行教员、大队长、飞行员、地勤技术干部、航空专业理论教员、主任、系主任;气象、雷达、通讯场站工程师、技术员,均在1958年4月下旬,在没有出席中国人民解放军事法院审判的情况下接到“判决书”的:开除军籍、党籍、团籍,剥夺军衔,定为“右派份子”,降2-5级行政级别,长期劳动改造。定为“极右”的除“双开”外,每月只有18元的生活费,称为“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

我们的一切权利都被剥夺,只保留“修理地球”的劳动权。大家带着莫须有的罪名,背负着沉沉冤屈,在那贫瘠的山沟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劳动改造”。这顶“右派帽子”紧箍咒,几乎折磨了我们一辈子,而超强的劳动负荷给很多人留下了终身的病根。由于不堪忍受歧视、凌辱和精神折磨,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痛苦,20多年来被砸死、饿死、打死的不计其数,真叫“往事”不堪回首!

我们的难友中第一个上吊自杀的叫汪庆凯,是空一师飞行员。他就因在大鸣、大放中说:“农民生活苦、糠菜半年粮、定量够不够三百六”被打成右派。他不堪忍受各种折磨才上吊自杀。此事引起农场党委重视,并与汪庆凯的原飞行师联系,就举办了一个名为“忆苦思甜”展览会。于是把汪庆凯的英纳格手表、绸缎被褥、军官假日外出自做的呢子便服……还有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说是以前汪庆凯与母亲要饭当乞丐时的破筐、碗、罐作比,藉以说明汪是“忘本变质”的“反党分子”。展览会讲解员按照事先编好的“解说词”调子,向全场工人、干部、农民工、孤儿、右派们宣讲:“汪庆凯自幼和母亲讨饭度日,共产党、毛主席培养他当了飞行员,全部费用折合黄金147斤。他在整风中恶毒攻击党的农村政策和统购统销政策,说农民生活苦……。他早已忘了本,过着资产阶级的腐化生活,堕落成了右派。他不思悔改,上吊自杀威胁党组织,自绝于人民,顽抗到底……”号召大家要忆苦思甜,凡是右派要老老实实改造,脱胎换骨重新做人,顽固到底死路一条……。

这是我印象最深的内容:敢于直言的好汉,倒要脱胎换骨!这些人的钢筋铁骨恐怕难脱难换吧?提到那147斤黄金,我更有感触,就因为我们响应号召,提的意见是正确的,若干年后也证明了是正确的。毛泽东为了建立“家天下”的极权统治,又何惜这147斤黄金!黄金算什么?皇位才重要!这叫“政治账”!

反右以后中国哪有一点民主的味儿?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实际是一党、一人专政的“共和国”。在这个“共和国”里说真话倒霉,说假话官运亨通,自此人人说假话,不敢不说假话!不说假话就发不了财升不了官,还得去劳改、坐监。我们这165人的命运与全国右派一样,凡全国一有“政治运动”,都是打击、斗争、批判、镇压的对象,从无安静的日子,常常担心还有没有明天。

事实证明,社会主义国家都是违背马克思理论,压迫人民,搞独裁专制,但没有一个成功、问题在哪里?就是没有民主和法治,总是“权大于法”,“党大于法”,一把手说了算,至今没有一个独立的监督共产党及其领导人行为的机制,什么“人代会”、“党代会”,全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毛泽东死了,死得太晚了,要早死十年二十年,中国人民会少受多少苦!

我们空军这165名右派,一部分人是1963年摘掉“右派帽子”的、又称“摘帽右派”,但不能回到原单位或户口所在的城镇,仍留在农场继续“改造”,真正“改正”是1980年。所以我们这些人的右派帽子一戴就是二十二年,这个运动荒唐不荒唐?

“改正”后恢复军籍,但时间不是算到1979年,而是算到1957年,军龄少算了22~23年(即右派虽然改正,但不承认军龄)。工资恢复原划右派前的军衔级别,每人长一级工资。如果按当年“军官服役条例”,我45岁就能当少将,“改正”时我44岁才是副连级干部。还有,我们与地方不同的是,60年代初中央机关去北大荒的摘帽后,几乎全回到原单位,而我们是军队不管,是“就地安置”,成了没娘的孩子。

1957年中国到底抓了多少右派?中央公布数字是55万,据揭密报导是3178470人,其中中右是1437562人,相当于55万的六倍,若将受牵连的家属子女全算上,是多少人受难啊!现在党内毛派人物仍坚持“反右斗争是正确的、必要的,只是扩大化”,扩大了多少?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经查实,我们沈阳空军165人全部“改正”,不知这个运动“正确”“必要”在哪里?

反右斗争过去了50多年,广大受害人至今未得到任何补偿,连扣发、减发的20余年工资也不发还,更不要说人权、人格、尊严了!尽管我们几十次几百次的申诉上诉,但至今得不到解决,一些权力部门还对我们进行打压,甚至监控和限制出境。

我们现在均是耄耋之年的老翁,不少人儿孙满堂,身体健壮,最大的精神支柱是不少右派夫人们给了我们的鼓励和信任。军队右派的夫人和全国右派夫人们一样,她们毅然决然抛弃城市舒适的工作或干部工作,陪着丈夫来改造,受尽磨难与屈辱。为什么?她们说“我的丈夫不是右派”!有的是结婚当天丈夫即被宣布为右派份子的,如苑耀辰的夫人,她几十年来咬紧牙关,度过了重重灾难,永远保持家庭的完整,才有了白头偕老的夫妻生活。这些夫人中最突出的代表是胡仲夫人鲍文恕。她是安徽省合肥鲍氏家族的女儿,父、兄均在反右时被扣上右派帽子。她一直认为被打成了右派的人都是好人,胡仲是右派也是好人。我就是要嫁给右派!她非常坚强,战友们非常崇敬她。正是这些巾帼英雄坚持正义,维护了丈夫的尊严,又长期分担着丈夫的苦难,本人坚信自己不是右派份子,我们才活到了今天。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